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170819六33°C 76%:和平獎Made in Hong Kong?

   劉霞上YT稱〈外地休養〉:靜下來,好好活。以你擅長的方式做你要做的事,繼續爭取出國。
   「678」將成為首批獲和平獎的港人?未來五年唔俾我地參選重啱,等我攞完諾獎番黎選特首。你人大快的釋法,唔俾判刑逾三月的港人做特首啦!
   特首行埋便:英美澳加8國政界及公民界領袖聯署責港府。彭定康稱三子將為世人牢記。「世界第一大報」推和平獎。會否初見港人係美國國會發表演說?三子怕頭痛:特朗普如果話要見,點推好?
   認真講句:回顧「中國人」既和平獎歷史,第一個(佢或唔覺得自己係中國人,但中國唔係咁計)係「六四」個年,第二個(呢次貨真價實,甚至係entirely MiC)係中國發威既京奧年。且看下個大occasion!
   我懶學法,只能借以前學既科學,加的政治空想。記憶中(非見報,懶Google),近年的社運帳至今埋咗三單,由遠至近,暴力遞減,刑期亦然:
1. 旺角暴動:與警方對打、砸/燒(?)車,刑期以年計。
2. 反土改衝立會:群起撞門,刑期一年上下。
3. 重奪「公民廣場」:集體靜坐等拉,刑期「678」。
   控方雖難以控制法庭判案的先後,但三案先重後輕地提告,唔蠢!

   餘下若有第4批,會否是幾百人靜坐等拉的佔鐘清場?處分也相應最少?
   我當時賭冇得告。過百社運翹楚,不少國際知名,包括我做新聞時既老闆,到時實逼爆法庭。個個都有口才理念,逐個抗辯,怕兩三年都審唔完。
   普通法不知是否有應付集體案的「簡易程序」?既出於同一場景同一行爲,可同一處分,一次過完成。
   若此,會否一律判長時間的社會服務令?配合各人的理想,請大家照顧老弱傷殘,送飯之類,創造更好的社會。

   前天看到判案視頻,就想留個記錄。但project剛打通了些,怕像打波打牌,打順條氣時,一放低就氣不再來。期間適逢NHK借日本投降72週年,播出36-45年在哈爾濱近郊設立731部隊細菌戰研究所/集中營的紀錄片,同時有日本台請「女優」綾瀨遙走訪當時在內海島上研製毒氣對付中國的一位倖存者(愛國朋友可上YT睇)。拖到今天才來關顧「本土」

   謝網友留言。由上述三案可知,暴力按輕重不知有多少層次,裁決也應相適應。有人或想說,中共也是靠集體暴力得國的,你怎能否定港人用這樣溫和的暴力來爭取民主公義?但蘇共、中共...講明是拿起槍桿子推翻你,根本不承認法律。
   我完全相信,衝立會、重奪廣場、佔鐘的朋友,都誠心愛民愛土(借用建制的語言)。看三學子判刑前的宣示和誠意,絕對值得敬重。
   缺乏普選和市場放任的後遺症拖得太久,回歸後內地的人物資有意無意地湧來佔地盤,你們受害最大,加上中共過半世紀的往績,造成了你們這一代。但三種因素的結合加上與689的仇,可能令你們看輕了歷史,對建制的指責over,看民主過於rosy。
   
   此外有留言提到東突、圖博。正想請教:疆獨可信因爲接連斬人,被盯得緊(新疆據說入食肆要安檢),難活動。但藏人幾年前一輪絕食後,沉寂至今。怎麼了?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170816三29°C 81%:法治由放任回到正軌?

   13「正義」港青反新界東北「土改」衝立會,由服務令升呢爲8至13月,總算由長年的放任回到正軌。
   我愛看法律劇,但一向不信法律能解決問題。我的白癡觀是:
   1. 對思想應寬鬆。例如:大陸的劉曉波;
   2. 對用暴力履行思想,按暴力處置。禍及無辜尤要嚴懲,不論其理想有多神聖。
   3. 對集體暴力要以人數x個人的罪「加倍奉還」(日劇《半澤直樹》的金句),以免由個人的正義提升爲社羣甚至社會的準則。
    過去這二三十年的病態,深層的原因是怕97,避免共產黨鉗制思想。但港人的自由反共觀少了西歐兩千年基督教和貴族傳統的約制,變成無限上綱的self-righteousness。

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170815二深夜29°C 79%:天大的假案?

   民主黨中堅分子稱遭「強力部門」強擄酷刑,昨晚半夜180度逆轉爲疑似假案。事發當日,我還以爲呢次難以想象地大鑊,即日上博。若證實係流料,那就是最大最大的錯判。
   我不懷疑當局至今的研判。銅鑼灣書店案在前,此案的指控更嚴重,當局爲了本身的聲譽、兩制的威嚴,可信已查到發火。中央相信也大大的緊張。上下肯定交換過很多情報。
   看公開的CCTV,裏面的人的確很像報案者。
   我在此只補充一點,看日劇《科捜研之女》學來的:每個人行路的頻率、跨步、姿勢有既定的模式。日警據說有軟件可比較嫌人行路的錄影與CCTV裏的某人,得知是否同一人。若此,CCTV裏的戴帽、帶墨鏡者是否報案人,應該是難以爭辯的。
   事主若並未在旺角被擄,大腿上被釘的十個「十字架」,除非是有人尋仇做的,被借來栽贓。不可能是自殘吧?
   事主若真的連強力部門都敢誣告,活得不耐煩了?
   當然,如此奇特的政治大案,難免要用最陰謀論的角度去猜想:
難道有人想借此人來打散民主黨?
   但從最高政治原則看,民主黨無論點反共,到了本土、獨風在青少年裏流行的今天,其實是中央「團結」的對象。支聯會再衰,也至少承認是中國人,要爲中國打拼。與拒絕認中的港人相比,絕對是愛國者,只不過不接受中共一黨獨大。俾你做大大,點揀?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170813日晨29°C 75%:港人「明理收口」?

   民主黨人「釘十架事件,似已成功令港人「明理收口」。
   昨雖獲兩大報上頭,但即便反報亦未上綱、挑戰加害者。今更僅反報高調,澎湃借工廈劏房火遁。
   若果因受害者想送球王簽名予已故頭號政治犯的遺孀,回顧當局上月堅拒讓其出國治療末期肝癌,最可能的解釋是:
   在幾十年來最正確的領導下,國勢現坐二望一。要重新劃界,今後一切按國法辦。境外壓力休想超越,借就醫之名來流亡,繼續反共。
   對港人要說的是:反華不再是你的自由,你躲在港法後,我們就出強力部門。看誰厲害。說到底,還是回歸前那句粗話:寧叫雞,莫示威。只要你不反,我可以讓你有最富裕的生活、最大的自由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170811午晚 30°C 78%:多年來最狠的發展

   今晨有民主黨人聲稱,昨午在鬧市被人操普通話帶走,就他想將球王美斯簽名的明信片傳送給劉曉波遺孀一事,在他大腿打進二十口釘書機用的釘圖:《明報》。事主認爲是「強力部門」所爲。
   如此難以想象的懲罰,除了被迫,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事主所言若屬實,銅鑼灣書店事件太小兒科了。更多港人嚇破膽後,將更不信二制、更不接受一國,甚至拒認國家。獨風、移民潮看漲。
   主席40天前才來港闡明政策,港人印象猶新。很難想象,此舉非經層峯sanction。
   若此,會否是刻意做給港人看,對我們當頭棒喝:醒醒吧!你們的言行今起要服從一國的規範,觸及主權、政治底線的話,不惜用內地手段,休想用普通法當庇護傘。
   有關方面相信已放棄今天已經本土、港獨的一代。這次特意show quali,志在讓師長嚴加管束思想尚未成型的下一代不讓其接觸這類思潮,踩入禁地。
   一地兩檢本獲「既來之則安之」的主流社會支持,可默默過關。現「適時爆出此案,到時怕再見街頭暴力,甚至逼這類運動轉明爲暗。
   多年來最狠的發展,一記。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170810四夜30°C 79%:WannaCry or WannaDie?

昨見新派愛國報
170811後補:Trump大導覺得"WannaTry"唔夠勁,台詞決定加一句:WannaDie?
W
做事分不了心,差點想再停一天。但外交地震厲害過九寨溝。不得不記,就當說笑好了:

   導彈金大王: WannaCry?
   《Fire and Fury》Trump大導: WannaTry?
   
   關島買樓移民會否大減價?

   我們:你老子很行,可兒子不怎樣!我們文革說,龍生龍鳳生鳳,耗子的兒子會打洞。原來鬼子的兒子不一樣。
   世仇:你們門高狗大,可就少了點品!

   在談判桌上當著和尚罵禿驢,並非爆肚,對日怕難以回頭。主動出言者曾駐日,當明白日人對祖上遠比華人來得「東方」。對日人來說,尤其是有名望的世家,罵自己還能忍,罵自己一代不如一代,是侮辱其全族。

   新外相不變鷹怎對祖上交代。

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170808二近午29°C 81%:東盟不靖,港報為國助威

   對印作勢開打,東盟會議對華仍有微言。《港澎》+《港環》為國助威:〈巴媒:印軍連夜撤邊界士兵;解放軍南北出擊鉗制印度;兩上將壓陣 三艦隊黃渤海演習 射數十枚導彈;中國研掠海無人機 美媒:可毁航母;南海艦隊要員:祖宗留下國土不能失〉。
   與此同時,建制大報高調報導,愛國打星吳京以「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的金句重現史泰龍式Rambo的《戰狼2》,天價賣座34億。
   活現Rambo後,相信很快就會自主打造出全新的中華英雄。正如買來俄版二手貨改裝後,接著就會有自主超美的神級航母。
   *〈昆明動物園孟加拉虎咬死東北虎〉:亮劍克印之時滅我威風。要麼重發新聞,角色對調,要麼下架整改!
   *〈烏總統向普京騷肌〉:班門弄斧。來場柔道吧,看靚女克里米亞歸誰。

170808二晨29°C 81%:港人53% vs 34%撐「割地」?

  有人有面有錢,請來一向「獨立」的民調炮製一地兩檢〈53%挺34%反〉的頭條頭。反割地者再來全民公投,逼佢再釋法刺激市民?
   晨早電視見久違的紐約地鐵。爲了改善百年老店誤點,左派市長決徵高收入稅,修補地鐵,兼補貼基層半價搭公交。地鐵提早老化的香港會否擔心,愛干預的新特府學完新加坡學紐約、倫敦、巴黎甚至斯德哥爾摩、奧斯陸?不待2047就已奉行習約式社會主義,提早過渡到一國一制?
   紐約地鐵鞠躬盡瘁,主要的路線24小時年終無休,無它休想上班上學。百年下來,當然千瘡百孔。10-15分鐘才一班,通常要換一次車,等兩次車怕就花了20分鐘。更擔心的是安全。較偏僻的站一早一晚鬼影都冇。最好站在入口處候車,一有風吹草動,立即出閘走人。我若仍住紐約,會贊成地鐵劫富濟貧。但既不能停運大修,靠錢解決不了。
    相比紐約、倫敦、巴黎....,香港的地鐵老化得太早。主因當然是人流大、班次密。給擔心一開先例就此恨綿綿無絕期的朋友一個話題吧:再「割地」興建地底深層的市內快鐵如何?

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170807一近午30°C 78%:對印即開打?

今晨滂沱大雨。
港初辦電競,內地即奪冠,北美都打低。我連賽事的級數和地域的高低都不辨。但聽說韓人很勁,這次沒參賽? 這多少說明內地人多夠博的優勢。任何一種技術,只要動員發奮,很快就可趕超。難的是靠歷代薰陶積存的涵養,或者說茶垢。
港人人少但有錢,體育多靠英人留下的桌球、劍擊、風帆等「貴族」項目出頭。但最近20歲的愛爾蘭裔港女Siobhan(頭三個字母與我的middle name相同,還以爲同音,原來愛爾蘭話讀作sheh-vawn瑟房,"God is gracious"也Bernadette Haughey(何詩蓓)在游泳世界賽入自由泳決賽。God bless you!
*55年前,中方反擊侵藏印軍,勢如破竹。但深入印境後,主動回撤以彰王道,開世界軍事史先河。事後有英國學者Neville Maxwell著「親華」的《India's China War》。
印度今年又被指越界,屢勸不悟,與華劍拔弩張已個多月。港版環時今引官媒說,中方對印發出以往對外開戰前的慣用語:「勿謂言之不預也」。
原來,語出1702年清康熙帝詔令,勿謂朕言之不預也,爾多士尚敬聽之哉。」 我沒有查此言是對臣民還是對外說的。但反帝反封建起家的中共對外愛用帝王語言,很反映深層的心理。 民間會借來調侃:唔好話我唔先講明,你班友好好聽住!
*韓匪跨海爆竊台執政黨總部,只撈到9萬多台幣。
陸人笑爆嘴:我們這邊怕乞丐都不只這點錢;真想錢,只怕你搬不動。 台方怕會說:這充分說明「台中」之別;韓匪不敢去大陸碰共產黨,怕槍斃,於是來台偷國民黨的。但中文不懂,英文不通,認錯民進黨的門口。
胡謅幾句,莫太認真。 *日前就尼馬天價歸順卡塔爾班主,問第一球迷國是否不甘後人。果傳有中國富豪欲購曼聯。有人要威,管他是否十畫一撇。

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170806日29°C87%:週日淡靜所見

   週日,報章淡靜,卻道出了一個港媒和內地的現實。
   一個在港有妻兒的68歲男子東莞露宿11年後,獲內地義工尋獲,經工聯會和特府協助,三日前返港。
   反報頭版頭,第一段就歸功於「內地」救助流浪者組織「讓愛回家」。但連發三則新聞都不提工聯會。
   同日的港版環時也發了三則,第一段就俾分工聯會。但適逢港鐵破紀錄癱近11小時,民粹地將浪子回港埋在目錄裡,排位低過10.1的黃大仙寶誕、昂坪纜車的推廣。
   同樣重要的是:轉型《澎湃》的新左大報隻字不提,顯被放料者排除。特登俾反報攞彩,藉內地對港的好事來軟化一地兩檢的反派
   至於說內地的兩極,先講「啱聽」既:上面應該冇以拒政府於門外為榮的西式NGO。這次的頭號功臣肯定獲政府認可。這類官准的好心,經費上怕亦獲恩許,包括用美式思想最不屑的「國家資本主義」優勢,私下請國企、民企出資。
   但深入暗角「執仔」的義工可信出於真心,並非反派懷疑的Big Brother馬仔。
   內地社會或像《A Tale of Two Cities》的名言,the best and the worst並存。不要多心,我指的不是革命前夕,而是兩極並存的anomaly。只不過壞的近乎常規,好的更像例外。我們則出於慣性,好既唔信,疑係宣傳,但衰既特別上心,透過fb彼此強化。反過來,想富國的人只睇wx等國級網站的「宅送急便」。兩端都只睇啱睇嘅,你歡呼盛世,我只見地獄,對立停不了
   內地的一些好人好事近乎無宗教的Mother Theresa。問題在是否零頭的零頭,絲毫不影響大社會,扭轉不了有些人的「地獄觀」。

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170805六午34°C 62%:外訪高招?

    外訪:林府第二月以對外開局。上方教路:跳出彈丸地,樹國際領袖形象?但殖民地公務員出身,缺政治氣派,在國際上怕只是佈景。也許去德國向小娘子取經?
    設公務員學院、不排除赤字預算,兩者都long overdue。
    幾十年前就覺得好笑:頂級華官多港大文科出身,很多甚至讀Eng.Lit.,擺明係英國上司的「大祕」。但戰後頭半個世紀,港人眼看毛澤東搞鬥爭,在港知足恭順,成就了港公務員世界第一的神話。
    但中共其後極左必右,強烈走資。只懂莎士比亞、Jane Austen的殖民官神話破滅。港人生活要求多、政治預期高。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凡事可免則免的技術官僚心勞日拙。
   至於理財哲學,港英早期的不干預是當時的思潮,正中港初期難民社會華人堅忍不求政府的傳統。在經濟機會出現初期,放任哲學正中華人自力更生、各顯神通的文化。
   但放任經濟造就了幾十年的繁榮後,累積了深厚的貧富、階級矛盾。下一代改信西方平等、保障的思想,社運冒起,要求有分享、有保障。兩曾一個死抱殖民官傳統,一個怕是受美國影響。美國地大物博,條件無人能及,在發達國家裡裡經濟一向最右。
   經濟上適時度世才是跟上世界步伐。
   DQ2+4:怕自己的否決權會被6/70的立會空缺否決,反建制咎由自取。反斗宣誓早成慣例。若非2憤青要獨觸動大大條的神經,加上而家冇創意俾人睇唔起,人人鬥激,對後4人本可眼開眼閉。而家乘機一勞永逸,不只DQ 6人,更大大收緊反建制今後的選舉,確保行政主導,冇人可否決。
   夢不絕,理還亂:澳洲學飛,港生魂斷。指〈夢碎〉太不本土。港式精神萬歲!
   「真話Neymar以比前記錄高逾倍的2.22億歐元賣價和4,500萬歐元年薪由西甲出「塞」至法甲PSG。打工仔不爲錢;國家被沙特等強鄰封殺、2022主辦世盃的卡塔爾僱主不爲政治。
    世界第一球迷執掌的中國買誰好?
    本月開鑼的英超會否再見曼聯盛世?

170804五午夜28°C 87%:爲自己做點準備

   原子彈下廣島、日本投降本命年的本命月,於公於私都是我的一部分。
   但不知是我的還是人的弱點,青壯時只知埋首。幾十年南柯一夢,張眼醒來,方知已過了十之八九。小少不用腦,老大傷悲還不如過好餘下的日子。
   昨午膳時,同年齡段的友人雖然健康不差,也慨嘆:時間過得實在太快!
   無論友人有什麼願望,希望他都能夠達成。

   從繼續努力、少負累人的基本原則出發,我想爲自己這樣子安排:
   1. 一天有事可做都繼續做,希望對社會還有點用。努力做事就是活好自己。
   2. 最後的日子盡少牽連親友。萬一不再能移動、恢復不了意識,遵從天意,回歸自然,將資源留給更有需要的人。
   3. 塵歸塵土歸土,走後撒在官定的土壤裏。省得家人出海,也不留痕,免得過年過節勞累後人。
   4. 事前不通報,事後WhatsApp。各人都有自己的事,免得佔別人時間。
   5. 萬一非人力所能挽回,而我又有資源,希望在還能夠行動時,到歐洲有關的機構終老。
   6. 生前的物件,身後能爲有需要的人所用最好,沒有就用環保的方式處理,不佔地方,不留手尾。

   今後幾年對外只有一個心願:還我恩師的一點情。恩師幾乎是我的第二個父親。
   對自己則希望趁自己很能自主行動,出外短住。

   對我來說,近年最有價值的是看後代成長,也是最大的樂趣。三個隔房小親戚教會了我很多有子女的人三十幾歲就已明白的道理。
   那天在他們家用手機玩配對麻將。哥哥和妹妹走過來,拿過手機學着玩。三歲半的妹妹看我按兩次,會有圖案飛起來然後消失,也學着按,但手指還不會用力,不太成功。皺眉扁嘴,很認真地對我說,「我唔識啊!」
   我把着她的手教,話要兩個公仔一樣,咁就得啦。這纔想起,在很多圖案裏找出兩個相同的,其實是一種簡單的IQ測驗。如果可以教幼兒,很願意努力。
   人出生後,智力逐步成長。可能30幾歲到達巔峯,步入中年後開始衰降,老來記憶力和理解力越來越差,運氣不好的話,最後甚至不及嬰兒。
   人一生裏體能和智能由零起增長最後再回到零的循環,是大自然/造物最奇妙的安排。先隨着成長謀生的需要而增加,然後隨着年事漸長,不再需要那許多體力和智力而逐漸離去。最終什麼都不再需要。我們休息,由後人來代勞。

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170803四晨26°C 97%:美華懶得再講阿特?

   5點多被雷雨聲驚醒,原來全日停課。不料紅雨轉眼即逝。好在暑假,否則父母臨急要安排稚齡子女的照料,又有得媽。
       但大雨驅暑,竟難得地落到26°C。
   昨脫博,因爲總算解決了白血病源頭的問題。答案應該是骨髓裏的造血幹細胞。
   
   阿特由競選到當選,美華反應強烈。但最近無論愛中愛美,都隻字不提。咁快就放棄?
   就這半年看,佢想捱完四年都唔易,連任幾乎是MI。現應向前看。副總統Pence若出馬,民主黨呢?希拉里、拜登太老。Michelle代夫出征?
   美特的性格絕無僅有,抵佢做總統。今日當面讚,聽日就反面鬧,面不改容。上任半年,一品大員已換過不少。連日鬧AG,但後者死都唔走。與此同時,傳國務卿(外長)、國安顧問也不穩。自己又被指教仔講大話。日日都係全球的國際頭條。
   他也確如當年主持電視節目《Apprentice》,最叻係個句“You are fired”。他是否每個職位都有兩三個後補?
   至於說貿易制華以報復對朝得把口,我國氣勢如虹,怕你乜!到時只怕你捱唔住,反過來求我俾機會。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170801二晨29°C 90%:左派掌國教蜜月終結?

   脫罪免戾氣,但長毛亦應收斂:愛國派惱總好過社會添戾氣。但舉牌擲物十年如一日,即遭「瘋狂」檢控,亦屬對等。鬧人不如自己搞的建設。
   同屬好事:告官者無能,立會兩獨/本派避劫。走了6名,建制怕也夠了。且看補選激進派會否有過半回朝。
   *新政府今起第二月。公佈左派掌國教係蜜月結束之始?過去一月如競選對手所言,「開局良好」。各司局卯力硬銷,反應好過上屆。但政事霎時萬變。且看反國教如何與反高鐵合流。

   中共八一建軍,俄原來七三一建海軍。看雙方閱兵,中方很多東西至今照搬老大哥。不同的只是,普京未換戎裝。
   法國國慶也興閱兵,但英美不搞。從中亦可見國情。
   〈俄禁VPN〉也與中方一致。由中蘇到中俄,新冷戰又再成型。
   我剛實戰閱兵,就傳出〈台海軍陸戰隊赴美受訓 斷交後首次〉。大戲來了!

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170731一午31°C 68%:一地兩檢的wishy washy

    真搞笑,寫完剛想上博,不知按了什麼鍵,譯成了英文。想undo不成功。只好重寫。
    一地兩檢我wishy washy,因爲覺得強國最要面子、最恨鬼子,最想藉一帶一路,帶領人類邁進「條條高鐵通北京」的新紀元,踢走西方老掉牙的「條條大路通羅馬」。
   要高鐵準過、密過、嘆過甚至平過新幹線,怕已成港深段的軍令。
   你想佢係高鐵轄區裏因爲有人搞嘢而甩轆,俾日本仔笑,輸合同,怕冇咁易。

170731一晨31°C 70%:90大壽閱兵威震全球

昨閱兵前升旗
   我軍90大壽,但周邊不靖:與印亮劍、越探油被我嚇退、美誹我制朝空講、朝新導彈令美本土驚惶、韓借勢加推THAAD、安倍後繼者或更反華.....。
   幸得主席沙場閱兵,重申軍聽黨,奠定戰必勝。
   今網絡+無人機無遠弗屆,古詩當update為「閱兵沙場君戰慄,於今出戰無人回」。
   所謂制朝只說不做,人之常情。門外之狗正因其瘋,可養來防宵小。日常亂吠無妨,只要不真正咬人,被打上門,就利多於弊。
   港資深大報以〈軍民融合創新猷 改革方為強軍路〉賀我,應賜大紫荊。

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

170730日午32°C 73%:看戲度日

    被新project卡住,昨看戲度日。
    終於睇完幾次都唔想睇到尾的《1984》fb版《The Circle》(港譯:圓美圈套):最終地球上每人每秒(或除了沖涼、坐廁、做「壞」事...)的錄影都實時上到雲端,供全球分享。誰控制雲端,誰就是ultimate的Big Brother!
   我大概看不到,you go worry about it.
   Harry Porter的女友Emma Watson和配角Tom Hanks演得好。有人說阿Tom以Steve Jobs爲原型,Mark Zuckerberg怕要呷醋了。依我看,Jobs是天才與天魔的合體,Zuckerberg則是天才與天使的化身,物理上的duality。果粉抗議吧!

   看了小半的《Drone》(2016的這部是thriller,不是原來的戰爭片)同樣不敢看下去,於是改看日片《禮物》。原來是看過的,主角是我很Like的鱷魚叔。
   有創意感人的日式悲喜劇/黑喜劇:遠藤憲一演的渣男早年拋妻棄女撈世界。但性格偏頗,發了達後,無親無朋,加上半跛,毫無人生。
   闊別30年的女兒突來信求助。良心發現,決專程給從未收過他禮物的女兒送上大禮。於是臨時僱司機租車去看女兒,沿途重訪舊地,完成心願之旅。通過他與開車靚女的性格和背景衝突,帶出他的遺憾和他要送出的ultimate禮物。
   此外還看了新一季日劇本來最喜歡的《偵探物語》第三集。點知編劇懶惰,用冗長的打鬥當劇情。深田恭子在頭三集裏純屬kawaii臉的佈景。

   今晨起牀開手機,又翻出一個講過的話題。加州的家人傳來排隊相,話要等好耐,但唔講排乜。後來睇AD方知是港也有的拉麪Ippudo(一風堂)開張。人類唯一五千年文化的蘭州拉麪、上海粢飯、小籠包.....什麼時候也在歐美開張排過街,拆穿鬼子抄襲我們偉大民族的玩意?
   同日收到海外轉來的內地視頻,鬧有人將共享單車私有化。中國近年成為全球化和資本主義最得力的捍衛者,絕非無因。
   但反過來,我也收到不少轉自weixin.com的愛國恨日訊息。中國是厲害,制度優勢者,國家隊是也,What you can do I can do better。Weixin供料的運作,犀利過孟買舉世聞名的送午飯。騰訊創始人富甲13億人,豈會無因。
   
   但說也不巧,建軍90週年、二戰鬼子投降前夕,我們的世界拳王在國內被日本的無名對手TKO。但平心而論,36歲輸給25歲難以厚非,退休亦屬當然。放心好了,13億人立即就會出個千人斬以雪國恨。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170728五深夜30°C 78%:劉案的負債怕僅次六四

   上次寫過劉曉波後趕project。交了一個又投入下一個,總想早點上手,怕拖拉。加上兩次看專科,博一停就是十天。
   講回劉案,我的看法基本不變。以下是上次上博後給友人的回郵:
   yesterday’s piece is a mixture of sarcasm and what i really want to say.
   more because of 無奈。Xi obviously understands the weaknesses of all the western leaders. merkel, may, macron... no one speaks of liu directly, only via spokesmen.
   apparently, all depend on china's investment and buying power.
   when i spoke of simple and naivete, actually more about liu's wife.
   she wept in front of the camera that they didn't realize that publishing the 07 charter could land him in jail.
    saw her bio the day before. she is an artist, poet... cutting her hair like an eastern nun also explains this too. she is a total 感性人物. With little common sense, challenging the party is like throwing herself into a gladiator ring.
    liu's “i have no enemy” statement is a naive interpretation of christianity. you want the party which controls 1.3b people to dissolve like the soviet communist party. the party surely sees you as their enemy. and in that sense, you have created your own enemy.
   jesus is not afraid to die because he is the 'son of god' and will resurrect. would liu think of himself likewise?

   劉若是「殉道者」,希望劉妻不要再為夫出征。大陸不是台灣,無論客觀環境還是主觀的性格,劉霞都當不了葉菊蘭。去國是最好的選擇。
   我覺得真正要弄懂的反而是:對一個餘壽沒幾天的政治犯為什麼硬到這樣不近情理?
   那天看「港版環時」可信是內地供稿的專欄以〈毛鄧習各三十年〉為題,覺得較可信的是:當局自覺只差一步就取代美國,領導全世界,絕不讓一隻嗡嗡蒼蠅有損建軍90週年的武威、十九大習的光輝、中華民族未來25年的空前盛世。
   或一開始就覺得劉用癌來「要挾」,誓要教訓他,沒想到國際空前反彈。但不讓出國覆水難收,只好在治療和發布上讓步止蝕。但一再打倒自己。口說無先例、外國無權干涉,卻請西方專家來會診一個「犯人」,天天公佈病情、由新華社宣佈離世,國家領導人都不如。
   中方短期靠錢贏了,但這筆道德債怕僅次於六四。
   這次西方最有影響的領袖,好像只有教宗未公開呼籲放劉。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170727四深夜29°C 81%:本命年

   周前在飯局上聽說一個留美時的台灣師兄走了,但只有一句話。事後電郵當年與他相熟的幾位海外同窗求證。今晨收到最後的一封回郵。
   原來,同窗的另一半飛來橫禍,在百貨公司門口被衝出來的高買嫌人和追尾的人撞跌,復原搞了幾個月
   不幸中算是大幸。但人在西方,一切自理,不像香港,有extended family和helper分擔。每天來回住處和醫院,安排大小事,身心俱疲。
       
   不幸的新聞最近接踵而至。劉曉波、女藝人先後不敵癌症,今天爆出民主派元老有癌。各人都相對年輕,遠低於平均壽命。
   現在再收到上述的回郵,一時間不知怎麼回覆。想了好久才寫了幾句。
   現去頭去尾,抄錄如下,作爲人生的記錄(海外一些朋友即便來自台灣,打字也用簡體。我在語言上是實用主義者,講得通就行,管他本土與否):

   xxx遭遇意外,实在不幸。能获得点经济赔偿吗?如果能够帮补复康期间和以后的照料,起码可以减轻一些压力。
   世事难料。到了某个年纪,每天过得正常,不再是理所当然,而要当作福气。
   意外的机会虽然不高,但最怕万一。一旦碰上,就可能颠倒整个人生。
   住在闹市,好处是方便,不开车也可以生活。但人多路狭,被碰撞的风险也有所增加。香港这方面的风险就更大。跌倒几乎是这个年龄最大的风险。
   有人信本命年。我今年正好,不敢完全不信。过得一天没事,就要多谢上天。

   保重  冬天加倍小心(注:冰雪跣死人也)。

170727四午30°C 74%:一地兩檢成就不了全民

    教育屬強制性,父母最愛子女,教師重意識形態,國教關乎師長的核心利益,誓與你死過。
   但一地兩檢自願使用。常用的怕90%係內地人和「涉內」的港人。後一類又大都出身內地。其餘10%包括旅遊、偶發性。討厭內地的人幾乎從來不上去。
   後者雖然人均輿論影響力大過上去的,但怎頂得住用家的利益。反一地兩檢不可能像國教那樣「全民」反對。

   近日的「恐嚇」是回歸當晚,民主派在當時立法局(回歸後與中共用法看齊,「局」改爲「會」)亦即現在的終審法院露台等共軍拉的重演。當年冇拉人,後來冇人鬧白癡。今天的危言也99.999%不會兌現,事後也不會有人鬧過火。

   刑偵/間諜劇睇得多,加點國情,或可對高鐵裏的租界作點推測:
   1. 維穩費大過軍費,國家隊黑客比得上美國NSA:車上除了軍裝,相信每個車廂都有鏡頭、便衣。他們想監控的港人,在港就已被(目及)實,坐高鐵不是過關被截就是在車上全程監控。
   2. 反對者不區分政治事件與非政治性的犯罪,以加大驚嚇。但中共冇咁笨:車廂裏的走私販毒...,按陸法處置,98%的港人不反對。但對政治問題會好小心,一見就㩒熄,唔俾你影響行車博宣傳。
   3. 即使政治問題也會分虛實。開車後入展示標語要求放劉霞,就如E cup女當街拉高T恤博上fb,警察趕來用布蒙頭帶走。這與鎖住車廂前後門,要求放劉霞大不同。後一類行爲強力部門豈會冇準備。
   4. 開車後的和平申訴,帶走後怕到下個站就遣返,沒收回鄉卡。實質的行爲才會陸法伺候,但會考慮到港人的身份。
   最高原則肯定是低調處理、維持高鐵安全準時。你想佢搞大,高鐵停駛,佢冇咁笨。
   目前的安排肯定有改善的餘地,但變態的反對經不起考驗。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170725二晨29°C 85%:〈高鐵站擬設租界 有陀槍公安〉

    讓我代最徹底的反對者講出佢地或者出唔到口嘅話啦:
    「一地兩檢」即係引狼入港!「租地」實乃出賣主權。推翻僞政權...!
    其實,當年反高鐵就已擺明,高鐵只係象徵,實則借保育、規劃、效益...來反對與大陸任何的融合。拆咗現時的港鐵羅湖段,像我細個時,擔住行李過羅湖橋最啱。中港交通愈唔便,愈少大陸人落嚟,港就愈安全。
   中央和建制唔敢認港人拒絕融合,只好扮無知,拖到今日。
   港的「一地兩檢」與美國的反奧巴馬醫保,在過關上同病相憐。
   不要以爲我博愛國。我完全明白,没有六四、李旺陽案、銅鑼灣書店案、劉曉波之死...,加上回歸後大陸人、資、物湧來的逼迫,又怎會有今天?本土、獨....就是這樣煉成的。
   只不過搞到今日,連有識之士都鬧割地,又似乎辯證法說的,由一個極端faak到另一個極端。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170714五晨29°C 79%:今天沒新聞

    今天沒新聞,來來去去就是借一個犯人病亡來干涉中國內政。
    我們都一一交代了,反華不得好死。
    我們的官媒一概不理。兩制下的好媒在兩岸版裏點到就算;唯讓港版澎湃多做點,拉住一批舊受衆。

    和平獎機構終於發話了,說中方要爲那個人早逝負上「重大責任」。
    港RT07-14 HKT 07:43說:
    美法總統在巴黎會面後聯合見記者。特朗普稱習近平是偉大的領袖。馬克龍說,他與習在上週的G20會面正面有成果。兩總此外未談及那個人。但馬在記者會後,透過社交媒體讚揚那個傢伙是「自由鬥士」,向其家人致哀。

   我不是他的擁躉。政治的Don Quixote解決不了問題。說得客氣是simple and naive。人家愛動物養寵物,你愛動物去非洲保獅虎。但不先學好動物學,不懂對方的脾性,除了自己賠命,不見得幫到被自己喚起了憧憬的人。
   西方人在鄰近西方的環境下搞憲章。自己作爲東方人,在遠離西方的東方環境下照搬,不知道原來下場很不同,則不僅是naive,更是無知。
   整死你的或許不是西方尤其是美國,但他們鼓吹的「普世價值」也責無旁貸。
   RIP!
   本來最後想借用毛主席當年那句:天要下雨,她要去國,由得她去吧!
   但爆出犯人肝癌末期的過去這兩週,大大地彰顯了中式的帝王威。如今以坐二望一的國力,與71年林副主席叛逃時的一窮二白差天同地。開國主席的這句話,怕也失效了。Sorry!妳就聽亡夫的遺言,好好生活吧。活不活得好,那就看妳學不學得乖囉!

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170713四晨29°C 79%:由狀元必讀醫可知.....

同日9:30pm後補:RTHK網站HKT 21:21瀋陽市司法局網頁稱劉曉波病亡
   
   傳媒的職業遊戲:放榜後邊捧狀元吸Like,邊玩勵志以防弱勢睇唔開。
   由狀元必讀醫、出道後幾無聞,可見本港的社會。
   年前首見狀元入娛圈。下次會擴至公共事務?
   *劉與黨各執一端,角力到底。說不定這兩天就會落幕,只望少點痛苦。身後事亦須留在國內否?和平獎委員會至今沉默,到時會如何
   *新港府以教育增資為上台第一炮搶Like聰明,也算是安度了一次過失三人的罕見工傷危機。要司局落區、拉票以示不靠西環,房屋、教育高調出騷,港人整體上受落。但要到涉內議題方知,開市紅盤會否翻底。一地兩檢有劉案在,平添阻力。
   *幸虧不居美,否則被白宮風波悶到嘔。特總上任半年,無日無「軼聞」。真捱得完四年?
   *連日有昔日學運、新聞裏的「同行」過境。有的一別幾十年,仍然是當年的君子。說75年過港時見過,連我都忘了。也有人近年才離港外移,但非因政治,更多是家庭的需要。
   敘舊的席上也聽說,有海外的同窗前幾年走了。到此年紀,見一次是一次。分別時只能說保重,不敢說何時再會。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170712三晨29°C 80%:祝學子好運

   近日頻頻看即時,怕劉隨時會走到終點。
   中方頂住了人道壓力,治劉可信也已盡力,但代價深遠。就以港來說,會被借來反對一地兩檢:怎知強力部門不會藉高鐵來執法,把港客變成劉?
   誠然,犯人出國治病無先例。但以境外看,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監禁到生命盡頭,本身就無先例。例是人定的,而即便爲劉和家人開先例,也不會有其他犯人仿效。99.99%的常規自然會用常規,0.01%的例外必要時也要開例外。這就是常理。

   「遼寧」走了,看的人開心就好。
   因爲溢價三成售祖業予國企而被指領取鉅額養老金的董生,幸獲WSJ挽回愛國無私的令譽。後者說,因果剛好相反:董爲了一帶一路的國策,被迫讓出資產。董多年friend美,總算有回報。

   這兩天是一年一度牽動百萬父母心的升學放榜日。親友裏有小朋友PN升K、K升小、小升中,中升大、醫學院畢業的。多數如願,但也有不幸落空的。近距離接觸親人裡的三個豆丁,有時候甚至要代上班的父母到學校遞表,很感受到港式教育對父母和子女的壓力。
   57年剛來港時,我連英文字母都唔識。連粵語都講唔掂的先父硬着頭皮,帶我去他上海幫友人提到的學校叩門,也頻食檸檬。
   但又可以理解,學校要確保校譽,不能用太差的學生來博。
   因此,除非個別標青的例子,入唔入得到心儀的學校可能很靠運氣。
   不怕說,先父當年一冇資源,二爲了我將來搵食,想我讀公立英中,冇人收先被迫入私立中中。每個月一到交費就頭痛。
   現在剛好相反,教育越普及越兩極。港人富裕到此地步,人人逼入最好最貴的學校,另一端學校的學生怕自生自滅。

   新特首想借增撥50億教育經費,爲來未來五年開個好頭。政客不敢得罪父母,即使泛民也只能抬價,難以反對。但教育不同政治,一到一地兩檢、23條、政改,泛民尤其是本土派,就會死頂。

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17071028°C 82%晨:港人的兩端

   同一時間內,航母令一些港人更愛國,劉曉波則令另一些港人更拒國。這兩類港人的脾性和價值觀剛好相反。劉令前一類港人更痛恨反骨仔;航母則令後一類港人更怕強國,寧求西方廕庇。
   不幸的是,後一類人多屬知識精英,比較sophisticated。輿論是他們的,也是你們的,但歸根結底是他們的。因此,無論化多少錢、如何動員,愛國論始終局限於低層次。
   劉肝癌末期仍無選擇權予一些港人的感覺,怕不亞於銅鑼灣書店案。反過來,同期內收到的港人愛國訊息,對搞搞震的人惱到要「判死」。
   這一右一左縱比較極端,但勇於表達,撕裂社會。
   默克爾近日每天都向習近平提及劉曉波,許是流亡者的宣傳。但維權近年本已冇聲出,這次被劉借港成年禮、G20之機,令國譽再創新低,有人的不悅可想而知。
   這次的公關disaster五年來僅見。誠然,世人不出幾個月就會忘記。但記憶會殘留腦海,就如六四,一有事就再度炒起,成爲反華的資本,航母、導彈也清除不了。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170710日午31°C 76%:我的頭條人物....

    昨看電視,我的頭條人物非習非特非劉,而是年來因為「侵吞」克里米亞、懷疑助烏克蘭東部親俄勢力分離而受西方制裁的新沙皇。美國專家說,他在G20峰會上似乎打破了孤立,風頭不亞於在減排和貿易上獨力抗歐的美特。
   因為說也巧,就在前一晚,看了Oliver Stone普京4x1hr專訪的第一集。我對此人以往只覺得不可解:
   *晉升之快或只有中國文革的王洪文可比;但王得個樣,即非因四人幫被囚,也不會有作爲--除了整人。
   *在東方式威權的同時維持着表面的西方式開放,至少名義上有反對的政黨和媒體、可上街甚至野貓式抗爭,事後不至於集體失聯。
   一句話,普京對內對外都是真正的大帝,在國際上的威勢,美國總統也自嘆不如。
   現在看過四分一的專訪,更敢冒大不諱說一句:不得不佩服這個人,不是他的理念,而是恐怕幾十年一遇的才能。
   回過頭去趕project之前,暫只總結四點:
   1. 大約2000年從葉利欽手裏接過俄羅斯時,國家名副其實破產。一億國民裡,除了幾十個免費接過國企資產的霎時鉅富,約有四分一人位於貧窮線下,商店裏空空如也,連軍人都被欠薪。
   2. 普京當時雖然是KGB高官,但出身列寧格勒,莫說在克宮,連在首都也沒有後台,全靠總統葉利欽睇起。被召進宮說要他當總理時,他呆了。起初想婉拒,因爲知道養活一億人不是開玩笑的,不但不能準時收工,想瞓好覺都難。
   3. 但不出幾年,俄羅斯重回軌道。期間還出兵鎮壓要獨立的車臣....The rest is history.當然,流亡英國的反對派被下毒後絕望的眼神也令人難忘。
   以公關角度看,4hr的訪問頭尾貫串兩年,但播出的內容很難相信是orchestrate的。頭一個鐘頭,我限於英文,連看字幕都跟不上普京的答問。他幾乎不用想,無論歷史、數字都應對如流,神情也很自然,除了不時帶點招牌的陰陰笑。
   他若與Stone夾定「做梅」,這個公關遊戲亦曠世之作。

   普京在G20穿梭之時,我們的習生也見了近年的死對頭安倍,但據說拒見最近與其劍拔弩張的印度總理。
  看視頻,習見安倍時,神情顯著較上次由頭到尾扳着臉放鬆。反之,安倍不像上次那樣賠笑,多了一份「尊嚴」。說穿了,雙方比較對等。
   港版澎湃引述北大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梁雲祥的一段話,或許解釋了習生的behavior:
  中國目前不願搞壞中日關係,因中國外交近日「有點問題」,中共十九大又臨近,中國不可能「四面出擊」。

   劉曉波終當面見了專程赴華的德美癌症專家,表達了出國治療的意願。中方也繼續以病情爲由婉拒。
   劉若借自己「全身擴散」(官方語)的肝癌,爲妻子爭回自由,不妨借勢讓人達成「終末期」(官方語)的心願。流亡人士近年式微,連達賴都幾乎無人理睬。中國應可放心。
   
   說也巧,爲劉診治的醫院也是我哥哥癌症離世的那間。大約20年前在港接到電話上去,哥哥的長子也就是我的姪子陪我走路去醫院。哥哥在病榻上,疲憊但清醒,說了兩句,好像表示欣慰。
   接着那兩天又去過。我當時對癌症毫無認識,確實是什麼癌都忘了,只記得姪子表示已無能爲力。既然沒有什麼可做的,我過了幾天就回港。回到家大概第二天,就接到電話說,哥哥走了。
   我照理是僅次於我母親的崔家長輩。但有嫂子在,一子一女也已學成,有respectable的職業,哥哥歸屬東北已30多年,我沒有上去跟進後事。有機會也許再上去pay respect。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170708六午28°C 92%:第一艘航母把第一次給了港

    昨晨本欲爲這兩天的歷史性主角留個記錄。但隨後做了project,下午做gym,晚飯後照例休息,怠慢了遠來的貴賓。
    中國第一艘航母把第一次「給」香港作爲成年禮,非同小可。
    但我從小遠離硬件,對武器就更alien。軍艦飛機....至今只很偶然地登上過一次。
   五六年前回紐約探親友。有一天早上,陪家人由曼哈頓四十幾街向西步行去一家麵包名店。見Hudson河邊有軍艦停泊,原來是實物博物館。花幾美元上去兜了一圈。甲板上有幾架民用的小飛機,以示不同機種的用途。
   若非遼寧號來訪,早就忘了有此close encounter。現在Google方知,那叫做Intrepid,是43年落水的航母,仲老過我。應該是打過日本的。
   坐軍艦行幾日,吹海風、瞓大艙、食大鑊飯、學嘢有興趣。走馬看花莫說通宵,請都有點garmen。
   坐軍機上天怕就更不容易。在萬米高空以超音速飛行,似乎要戴頭盔吸氧。體質要有番咁上下。
   當然,我不能代表港人。愛武器是男兒本色,看硬件愛國亦人之常情。祝看得開心。
   昨也是一天內收到不請自來愛國msg最多的一天。由此方知:遼寧號7.7到訪,好像還是清晨7點進入港海域。「甲午」雪恥之日不遠矣?
   報章各事其主,有人頭條頭禮讚〈雄師耀港〉,有人咒詛〈噴煙(污染)鋼材拼湊恐崩裂〉。〈文明〉不應靠〈全球火力最強的近防炮〉;但崇拜國力也不等於〈虛幻的愛國情〉。社會的兩極都令人sick!

   昨也再次說明,董伯這位對美經濟大使爲何長年苦口婆心,但始終聽者渺渺。

   中央當年拒派人來港應對亞洲金融危機,一則港剛回歸,經濟上對內地仍有優勢,反派尚未趨激,當時的主席也海派,深信港可自主;二則港最擅長金融,中央也最想香港局限於經濟,借用耶穌名言,經濟的歸經濟。
   但近年反華脫國激情爆燈。對中共來說,政治永遠壓倒經濟,何況事涉主權、國安。這次特首不求助,中央也會出手。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170706四午27°C 96%:送禮首要確保不「反華」

    *熊貓vs劉波:中國送禮,先要確保在外不會「反華」。
    立個狀如何:我出國後專心治病,在家人陪同下安度餘生。
   *獲邀到瀋陽會診的德美專家,依法都有在華的醫師執照?會講讀中文?否則怎看得懂中文病歷,聽得懂Sorafenib在普通話裏讀作sorlafayni(索拉非尼)?
    *中國《人民》震怒,IT《王者榮耀》褪色。電玩我白癡,入市又缺金,否則可賺點幫補退休。Good luck, 中國的幾億玩家們。當局〈恐數千萬機迷變社會力量〉,you bet。
    *主席出席G20前夕,正版與港版《環時》羅列成就警告近鄰:
   〈創新競爭力第八;殲15測試蒸汽彈射提戰力;研「人造太陽」(注:指fusion核聚變)獲突破;南海海嘯預警監測網建成;華海洋經濟區拓一帶一路〉
    〈印不撤越界軍 華不談判 戰事一觸即發;越南南海探油挑釁;限韓擴至個人遊〉,問〈这个称呼李登辉“台湾爸爸”的女人,能做日本第一女首相?〉;社评講明〈美靠不住,中俄才是真朋友〉。
    *選舉失利的安倍也適時將矛頭轉向強鄰?〈紅火蟻蟻后帶隊入侵 日驚詫莫名 嚴查中國貨櫃 〉。稱測試>400km快過中國復興號的「新」幹線。與此同時,〈印總理首訪以色列 提出共抗恐怖主義〉。
    *美國國慶送上大禮,金帝原來不但軍事了得,也頗幽默。特總惱到 震,一時間無法有效回應,只好說不排除軍事伺候。
    「金」國被封鎖了幾十年,一窮二白。驚世駭俗的軍事科技真靠自主?CIA、MI5、KGB的後繼FSB不說,怕世人也會猜。

2017年7月5日 星期三

170705晨27°C 89%:蜜月有幾天?

   昨扯開後,完全忘了原來想講的。
   首先是港新官上任。以無爭議的教育增資打中鋒,強積金對沖「加碼」再議、公民廣場重開可議打側翼,加上任內第五天就赴「會」以證改善府會關係,氣氛自然好過上任。但會鬥府已20年,現只是換人暫停。蜜月與否,日內就見分曉。
   此外是習近平週六中午離港回京,週一就已到了莫斯科,精力過人。看兩大領袖握手時的神情,抗美會越來越合拍。果然,就北韓成功試射可飛抵美國的導彈,中俄以「雙暫停」來頂住失卻耐性的美特。說穿了,維持原來的死局。
   終於明白了,居中最厲害的是北韓。看準了列強裡有人要借自己來頂住另一強,自己只要不真打,就可以繼續玩brinkmanship。
   習獲普京授予俄羅斯最高榮譽。中方用合同來回禮?
   中俄先「夾定」再去開G20、見美特,充分說明攻守同盟的關係。
   習來訪前夕,德國高調歡迎劉曉波來就醫。大主席今見小娘子,肯定要做點回應。若屬全身擴散的肝癌,中方可信已盡力施治。但既屬MI,何不放下這個十字架,讓事主達成最後的願望,兩全其美?各大宗教裡,中共唯一容忍的佛教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170704二午28°C 84%:從美國July the Fourth想起加拿大

一個welcome的稀客
        今天是美國241歲生日。日前方知加拿大與香港SAR同日「生日」,但只有150歲。
         美加同屬原英國殖民地。但美國人以踢走皇帝為榮,加拿大沒有那樣militant,獨立遲美國近百年,至今仍然請英國皇儲來開生日會
        美國的惡為全球的民族獨立效法。但1982年方獲英國授權自主修憲的加拿大,也不覺得自己不夠自由獨立。兩地的華人也受到這種影響否?
        居美多年,回港後也被其話語權左右,對於與美國有3,000多哩邊界、同種同源的加拿大幾無所知。居美時,在鄰近尼亞加拉瀑布的大多倫多區進出過幾次。除了楓葉旗、度量衡用公制,看不出與美國的分別。我的英文也不夠好,分不出美加口音。
        加國不吸引我,也因為地廣嚴寒人稀。大過中國,但人口只及美國一成,且集中在離美加邊境大約200哩的狹長地帶。以北約佔八成的國土或類似西伯利亞。我從小被穗港養成亞熱帶人多熱鬧的性格,對西伯利亞只有電影《Doctor Zhivago》在主題曲背景下的好奇。
        我也想從俄羅斯東端的海港Vladivostok(中國人稱海參威)坐七日七夜火車到莫斯科,看樺林叢中是否有Zhivago住過的gulag遺蹟。但坐火車橫跨加拿大,怕只有美景。美景我帶不回家,也不想騷擾它,就讓它安靜地活出自己吧。
        寫到此才想到一樣橫跨加拿大我會想看的:百多年前華工被賣豬仔去興建橫貫鐵路留下的足跡。他們當年甚至捐出血汗錢反清。但通車後得以留在加國終老的大概不多。
        加拿大生日前夕,有人錦上添花,再次選為全球最佳的國家。借這類評比來鼓勵「進步」生活方式的通常見是歐陸人。
       我一個不會去爭取的夢是在全球選20個城市,每個住它一個月,看別人怎樣生活,有什麼值得學的。如果包括一個加拿大城市的話,也許是Quebec City,看當地怎樣看待不諳法文的外人。
       記得50年前在Montreal買機票去溫哥華。沒有歧視。只不過我說Vencu'va,旅行社職員在電話裡向航空公司報數時,說的是Vong'cuver。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170703一近午30°C 78%:「長征」失利,美方進迫,劉案尾大不掉

    主席專程來主持港「成年」禮翌日,最大推力火箭「長征」剛起步就出現〈異常〉(港版澎湃語),探月或受阻。中國火箭近年幾百發百中,是超美的重要指標。這次失利在時間上太不巧。
   與此同時,隨着「美特」明言對北韓的耐性告終、對中方失望,中美元首本週五在德國20峯會二度見面前夕,美接連出招,上次大大走訪贏得的Like似乎不再:艦艇擬再度泊台;新政府首次對台軍售;軍艦又再進入中方島礁12海浬,遭到驅趕。What next?
   由此想到,中方堅拒讓肝癌末期的劉曉波出國治療,或並非想他死在中國,而是恨有人刻意在中國爲兒子成年請客的大日子來出霉頭。留點面子,喜慶過後再來說,機會或較大。
   但訴求者在你張燈掛彩時上門抬棺材,本來就是想起哄。雙方各執一端,很難協調。苦的是有病在身者。繼官方說「癌細胞已全身擴散」,民間說「多處有骨轉移」。民間說得比較具體,但對患者的前景來說,差別不大。年前因肝癌離世的知名友人,由赴穗治療到最後大約是半年。按常理,應該讓劉選擇想去的地方。
   看當局連日發訊以示盡力、事主感激即可知,官方深明,當初發言人一臉不屑地說,中國公民為什麼要外國來關注,現在尾大不掉。外交部對外顯然想用「福原愛」扮鴿,美國「special agent」(香港稱為G4)式的型男扮鷹。但後者幾無常理,像軍人遠多過外交官。

2017年7月2日 星期日

170702日午29°C 81%:中國的宿命

   非以政治見長的老好人就回歸20週年上央視說,港此前有「156年」的歷史,人心回歸有個過程。怕是有人提點。
   派港澳辦副主任接見願赴「君王宴」的溫和泛民,也與近年的強硬有別,使人想起毛澤東70年前抗戰統一戰線說的:團結95%,孤立5%。
   當局長期視泛民爲寇仇,如今看青年趨向港獨、自決,才回歸《毛選》。
   其實憑常理可知,誓以中國人身份抗爭的傳統民主派,本來就是最愛國的,與中共的矛盾主要在於「六四」的死結。至於「一黨」的問題,長毛怕也深明,個人可堅持,但不能爲了看不出何時可達成的理念,拖死700萬人。
   若此,中共與泛民裡的民族派應尋求共識,與非民族派也要尋求共存,在此基礎上朝開放選舉邁進。大氣候定了,其餘out of the way的訴求應會自生自滅。
   當然,看君臨天下的演說即可知,中國正以科技軍事趕超美,達成千年的民族大夢。要他們stoop down to conquer幾隻嗡嗡港蠅恐怕癡人說夢。
   但我不怕爲文初的老先生補一句,本博以前也提到過,中國歷史上的確不幸:被迫割讓出去的港、台,偏偏都落入較精於統治殖民地的帝國主義手裏,令兩地居民躲過了大陸上清末民初的戰亂和接着的高壓,得享較穩定、進步、富裕的生活。
   港、台換了落在西班牙、比利時、意大利...手裏,對回歸、統一的抗拒會小得多。看澳門即可知,再反中也不會懷念葡治,連葡裔都很少以葡國爲榮。是爲中國的宿命。

170702日晨28°C 89%:幾十年最厲害的角色

   就電視上看,〈君臨天下〉三天,恩威並施,分寸恰好,是用周恩來溫修正鄧小平硬的「棉裡針」。皇馬對港超,泛民當虛心考慮策略。
   動之以情,說之以利,亮之以底。最硬的一句是「絕不允許」。但前提是港有人觸犯底線」,「危害主權安全、挑戰中央、對內地滲透破壞」。借用毛語錄說,港不犯我,我不犯港;港若犯我,我必犯港。
   由頭到尾沒有提過一個人、團體、派別...,但又無人不知其何所指。泛民或不buy,本土或不屑,獨派怕更diu,但大衆的反應怕是六四甚至七三。新政府運用恰當,23條有可能在任內中期過關。
   對港經濟社會的判斷也很準。只不過想港長期停留在經濟城市的層次;而港人富裕到這個地步,更想政治平等。
   的確,他隻字不提民主、政改...。從他的邏輯出發,大概就是:你先做到我放心再說。不確保愛國、誠心擁護一國和《基本法》,還要借選票來抗共,no way!
   我wishy-washy?看吧。
   若此,23條已提上議程。歷經梁游事件,相信泛民裏的中道也深知,繼續拖下去,對一些誇張的行爲束手無策,只會令上頭更有藉口干預,唯直面才能放下。
   除了泛民的主流會重組,也要考慮到建制裏的鷹派。有人會覺得在港現有法例裏加入反顛覆叛國的字眼不夠,而要以《國安法》爲本,單獨立法。鷹派與港獨同樣死硬,而且在上面有市場,至少軍方會Like。過鷹派關比打獨派更難。

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170630午31°C 68%:〈君臨天下〉

    歡迎主席蒞臨的建制報以此爲頭條頭和社論。言爲心聲?
    《730》〈習近平:香港一直牽動我的心〉。借用鄧麗君的《月亮照亮我的心》?晚宴席上,請第一歌唱家代夫唱出,以表心意如何?
   上次來港的京奧年本屬中國的崛起年。但同年國產奶品案、拉薩暴亂、汶川地震...接踵而至。鳥巢開幕禮的排場轉瞬即逝,國人搶購進口奶粉的墟冚深入人心,更不利港媽港爸哺育子女。
   由此令港人想起回歸後內地人湧來,分薄福利、醫療、教育、工作.....的連鎖效應。再加上自由行、水貨氾濫擾民.....。中央放多多水,都抵消不了這種對切身的威脅。或從那年起,港人對回歸的印象逆轉,造就了激進的市場,由本土進而要求港獨。
    主席昨天的機場演說語氣溫和、立場堅定,似說明外軟內硬的本性。
    港人不信國家大致有三個層次:遠因是內地早期的動盪,由反右至六四;生活上是上述的分薄利益;政治上是長期拖延普選。
    中央無論點講,港人都唔信,寧可靠西方護照加普選來自保。中央並非不知,但不能承認,只好靠派錢。但港人早已過了等著開飯的階段,錦上添花的放水抵消不了對安全的顧慮。何況北水主要益中上層甚至中資,中下層最多分個零頭。又怎贏得港的心?
    報載,昨不止一個記者在主席講話後,高聲問會否讓劉曉波重獲自由、是否知道港人不Like釋法。主席沒有回答,隨員說聽不到。特區英勇勳章未來候選?
   就劉曉波要求出國治療,司法部副部長昨召見德、美、歐盟外交官,稱病情不宜移動。
   日前中方有人出鏡說:異見人士以往出國就醫,都是借來反華。言下之意,不會讓劉步後塵。但和平獎得主在自己國家鬱鬱而終,歷史上怕不太好聽!
   美朱棣文、台李遠哲、港高錕等154名諾貝爾獎得主聯署去信中國主席,稱「時間緊迫」,要求出於人道考慮,讓劉曉波夫婦赴美治療。拉着諾貝爾大旗皮當虎皮?
   官方:5.31例行體檢發現可疑,6.7由22人救治小組會診,確診為原發性肝癌,已全身轉移。
   同情方:早知劉有乙型肝炎,每年都體檢、每半個月巡診一次,卻未及時發現異常。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170629晨29°C 82%:靜候大駕

    主席今起攜眷來港三天,主持回歸20週年大典。警方趁機借保安反恐攞彩,平衡對付街頭抗爭的形象。金紫荊作爲回歸地標,成爲抗議的對象(圖:友人裏專業攝影師P H Yang的作品)。但沒有被砸算留情,否則主席看升旗實在尷尬。
   原來除了航母,也派航天員來。航天對國運真的這麼重要?
    至於在灣仔出沒的我,首要避開塞車,最好步行,次選地鐵,灣仔北千祈咪去。
   官民就劉曉波肝癌末期事展開輿論戰。劉妻原來早就要求與夫赴德。日前才公佈,許是借主席來港加大壓力。當局以劉接受診治稱感激的視頻反擊。我不相信當局蓄意延誤其病情以謀殺。但作大是在野弱勢的本能。在位的強勢宜順水推舟,丟掉老大難。
   昨人生第一次看畢業禮。我從廣州幼兒園到美國研究院,從未到過自己的畢業禮。學校行禮時,我已離校甚至轉到外地,走進人生的下一階段。
   這次是小親戚幼兒園畢業。學校頗有規模,很有排場。原來香港已開發到這種程度。
   由於Morgan Freeman主演,昨晚是看21年前的舊片《Chain Reaction》。沒想到背景是母校。劇情針對當時社會追求潔淨能源,說U. of Chicago達成了人類首次的fusion(核聚變)連鎖反應,此後可望免卻石油的污染。
   其實,世人只試過在極端的溫度下,在斗大的實驗設備裏做到電光火石間的霎那聚變,離發電規模的持續核聚變相距甚遠。因此近年才改用油砂來減少對石油的依賴。下一個夢是海底的可燃冰。
   此片暫只看了半小時。由於是thriller,專拍黑夜、室內,看不出街景。但對白和路牌裏的Kimbark and 54th, 48th and Ellis,昔日讀書時,的確就住在附近,與後來Obama在芝大教法律時的住處也只隔幾條街。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170628晨29°C 82%:癌要治,人要走,由他去吧--毛主席說的

   中方被指「謀殺」唯一Made in China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按中國國籍法,第一個「中國人」獲頒和平獎時,已流亡印度多年,並非100%的MiC)。
   讓前者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治癌吧!何必背事主不但不讓領獎,更被本國謀殺的罵名?
   說當事人的肝癌已轉移或不足以反映問題。如果手術、化療、電療(放療)都不能用,應屬「遠端」轉移:肝的癌細胞在離肝比較遠的部位,例如下腹三角地帶的大腸、膀胱....,形成新的癌腫
   若此,餘下可做的是紓緩(palliative)治療,台灣譯作姑息治療。望文生義。
   但看外交部鷹派發言人的回應又可以理解:坐二望一的強國哪容得一隻小小蒼蠅嗡嗡叫!
   發言人說,中國的成就有目共睹」,只怕被當作諷刺。
   *中方看來想借北韓問題來逼美國從南韓撤走THAAD。美特口頭上仍說大大地Like中國,實際上借販賣人口的議題,將中國貶到與rogue states同級。
   *素與華有嫌隙的鄰國看準了適時而上。印度總理到白宮拜訪之際,士兵在邊界與解放軍講手。越南大力在南海開發油田,中方急召訪越大將軍回國。蒙古國選總統,候選人鬥反華。南韓看在眼裡,又怎會撤THAAD?中日年來的緩和說不定也會再度flare up。
   *兩名中國傳教士在巴基斯坦被綁殺後,這個最鐵桿的鄰國決收緊簽證來保護中國公民。不讓你來是對你好,何等的諷刺?
   *日本戰後最大破產公司被中國買起,網民要開茅台:負債近1,200億港元的汽車安全氣袋之王高田靠中資名下的美企打救。
   *梁特顯會拼到6月30日23:59分。卸任前發文件為自己青史留名、為未來5年set agenda。前兩位特首望塵莫及。梁規怕只能林隨。
   *港版環時引述香港研究協會民調〈一國一制支持率高港獨近一倍〉。
   *DR案:害人的技術學自廣州,而不是中國急於超越的美歐日。港人會怎樣想?月薪7千的中年女性買7萬美容療程,亦港情也。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170627二晨 29°C 77%:癌症如果三大療法都不能用...

    今晨報載劉霞哭訴,丈夫劉曉波的末期肝癌不能切除、放療(港稱電療)、化療。
   手術(切除癌腫)、化療(用藥物殺癌)、電療(用輻射殺癌)是癌症的三大基本療法,幾乎所有癌症都會用到。而且,通常會兼用其中兩種來互補。例如:先手術後化療,用化療來清除肉眼看不見,因而手術無法清除的殘餘癌細胞。
   如果三大療法都不能用,意指問題已超出三大療法的範疇。餘下的選擇或許就是個別新型的療法。例如:MP引述本港醫學專家說的,〈服標靶藥可延壽半年〉
   近年,標靶治療(targeted therapy)給很多人帶來了希望,連我都因為不是癌症的問題領教過。這類新藥大致可以這樣歸納:
  1. 藥種少,有很多部位的癌症仍未有可用的標靶藥;
  2. 任何一個部位的癌症來說,例如肺癌,只適用於不到20%的病例;
  3. 你的癌症如果適用,比化療更能對症下藥,副作用也會少一些;
  4. 貴過化療,每月開銷以萬元起跳,即使公立醫院也要自費;
  5. 容易產生抗藥性,通常半年後就有分曉。
   想進一步瞭解的話,可在Google欄裏鍵入targeted therapy或標靶治療(內地稱靶向治療)。我一般參考英文的非牟利網站多過中文。你懂的。

   聲明:我未受過醫學訓練。本文純屬這些年做癌症教育的文字,融合非牟利網站得出的總結,無意作任何的推廣推銷。與專業人士的理解相比,難免不夠準確。但希望對一般人,尤其是受癌症困擾的朋友,多少有點幫助。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170626一晚30°C 78%:讓劉曉波回北京吧!

   今午傳來劉曉波一個月前確診患末期肝癌,現保外就醫,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一院治療。
   由此想起一位年前離世的知名同窗。同樣的問題,年中專程由台灣去廣州治療。留院個多月頗有起色,每天到花園散步。九月返台繼續治療。年底轉向,耶誕(台灣的用詞)前夕走了。
   而且就在昨天,海外傳來友人患癌的近況。起初接受正規治療,覺得效益與副作用不相稱,改用另類療法。但或保險不包,需要經濟支援。
   做了十年八年的癌症教育小冊子,開始把握到表達的分寸,以及不同癌症對健康威脅的差距。既要讓患者維持抗癌的意志,又要避免對現存的治療有超乎實際的預期。
   肝癌不是最麻煩的癌症。但肝是人體的血液過濾器,全身的血液都經過肝,讓癌細胞得以藉機混入血液全身流竄,到達哪個部位,興之所至就落戶寄生。
   讓劉曉波回北京吧!要他繼續服餘下的兩三年刑期毫無意義。讓這件事爲14億人揭開新的一頁,踏上新的途程。

170626一晨29°C 80%:再噓國歌「聽」拉?

   中國標準:中國近年追求「自主世界先進」,擺脫模仿的惡名。最新的成就是京滬高鐵列車84%採用「中國標準」。但港人偏偏最怕,怎辦?
   再噓《起來》拉?〈《國歌法》將納基本法附件三〉。
   03年那50萬人悔不當初?歷任3特首的民望據說董>曾>梁。我不懷疑民調數字。但踩就踩啦,假借科學。激進派明槍明刀反而磊落些。
   溫和派不敢直面社會撕裂,空談溝通。激進派根本不聽,市民也看出其冇說服力,只不過被建制當作擺設
   發展中地區的指標?四川茂縣山崩滅村埋百人、巴基斯坦運油車爆炸最少150死、戰亂也門20萬人霍亂1300死...。
   但沒想到,英國突然也亂籠。講的不是Newcastle有女子駕車撞傷伊斯蘭開齋節的6途人,而是倫敦懷疑外牆物料觸發《Towering Inferno》後,臨時逼遷多棟高樓的住客,有人幾乎要瞓街。
   一個幾百年來最文明的國家霎時近乎第三世界,足證文明要失去很容易。不過人只要質素在,可以恢復得很快。一個例子是戰後的日本。當然也因爲美國全力培育以抗中。
   中國乒變三個世界冠軍罷賽撐主教練後認錯,可見黨的威力。不論誰是誰非,都說明了內地的深層次矛盾。以目前大大的強勢壓得住,再過五年呢?
   真的?2歲就明白死亡、知道自己可以救人,又說得清楚?〈山東2歲童願捨命救9歲血癌兄〉。內地每天都有這類傳聞,即使假的居多,也反映人的質素。近在咫尺,事關切身,港人最為敏感。
   前一陣子的搏擊狂人秒殺太極王,內地武林羣起討伐,就足證爲何中國功夫縱有李小龍,但文明世界只用日本的空手道、柔道,韓國的跆拳道教育下一代。與中國最friend的普京也拜鬼子爲師。別人的武術有規範,能以武修身。中國功夫不是培養街頭霸王就是門派鬥爭。
   以後去歐洲by-pass多哈四國向卡塔爾發通牒。

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170625日凌晨29°C 83%:多謝父親(一)

    今天2017年6月25日是先父離世30週年的忌辰,也是父親帶我偷渡來港的第60年。上月週年例行上山時,家人提醒我,今年應就先父留點記錄。的確,應該趁我還有記憶、講得明白,叩謝我這個真正的父親。
    先父的生平對社會沒有什麼重要性。而不怕說,我對他所知的也很少。這裏純屬個人的回憶,加上一些推理,試圖填補期間內太多的空白。
    先父不善語言。除了上海話,可以講流利的國語(現在的普通話)。但粵語是他的死穴,雖然半生在穂港生活,始終分不清「番梘」與「番茄」。
   我兒時在廣州,粵語是母語。此外由於父母之間用國語,聽慣了,也就兼懂國語,但一般只聽不講,就像今天父母來自內地的港人,聽得懂父母的家鄉話,但回應用粵語。
   幸虧後來母親去上海生我妹妹,把我帶在身邊。前後住了一年半,迫於環境學會了滬語。再回到廣州後,與父親就改用他的母語。來港後,父親完全活在上海人的環境裏,我也就順其自然,在社會上用我的母語,在他的圈子裏講他的話。
   爲此,此文會回歸白話文,不帶粵語、港語用法,也不夾雜英文。
   父親離世時,我42歲,但此前只有大約一半時間同處一屋檐下。由我大約4歲開始懂事算起,廣州7、8年,是我的幼兒園和小學時代。來港後頭尾10年,是我的中學和大學年代。但初中有一年多跟母親住,與在工廠寄住的父親一週見不了一次。最後是我自美國求學回來居住的4年。
   此後我再去美國,一住将近8年。父親就在那段日子裏,步入了人生最後的階段。我在美碰巧也過得比較辛苦。第二年入院個多月,接着工作要麼不穩定,要麼凌晨上班、緊張得難以透氣。加上紐約的家生變,在美頭6年又不便出境,除了給港寄點家用,鞭長莫及。父親後期中風和中尿毒,完全由母親與妹妹撐住。
   父親離世的消息是家裏通知我在紐約打工的報館在港的辦事處,請他們致電美國總部轉告我,說一切搞掂,不用回來了。時爲紐約上午報紙清樣前,我謝過香港同事來電後,接續做原來的事。當時紐約已經沒有家人需要轉告。
   母親和妹妹打點了父親的後事,事後沒有補說經過或留張照片。唯一有形的是先父在政府設施的龕位,成爲我每年的清明之旅。
   我對先父的背景所知近乎零。但從他出生和成長的歲月,已足證一個人在生60、70年,即使活在深山,也默默地承受了世上的蝴蝶效應。活在大時代的話,就更不用說。
   先父名觀鑫,籍貫安徽省太平縣,生於1908年4月13日。大約半歲,在母親或傭人的懷中,由慈禧恨透的改革派皇帝光緒過渡到兒皇帝宣統。中國進入兩千多年帝制的最後三年。父親這個清朝末代子民,頭髮都還未長齊,就掉辮子了。
   但此外,父親在哪裏出生、成長、上學;祖父母的名字怎麼寫,以什麼爲生,在哪裏終老;家鄉還有沒有人,父親從來不提。
   父親往事如煙,我猜有三個原因:一則父親本性低調,屬於那種縮起脖子做人的傳統中國人。二則母親帶着我下嫁父親時,由於她的一些背景,崔家可能有意見。母親自此有芥蒂,父親可能也就順着,不提自家的事。
   第三可能是時代的原因。我懂事時,廣州已解放(當時按習慣是這樣說)。無論是因爲我的血統還是父親抗戰時聽說在國民政府裏做過公務員,都最好不提,忘記是福。
   沒記錯的話,解放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肅反。反者,反動派也,主要指國府時期留下來的美蔣特務。而所謂肅清,或許說槍斃比較容易理解。中國這麼大,當然不可能沒有特務。但以當時的做法,怕更多是莫須有。萬一得罪人被報復檢舉,有口難辯。在中國,政治性案件至今都不能以法治來解決。
    更不巧的是,我哥哥也就是父親的大兒子是空軍。他是內戰後期背着父親從軍的,真心想解放中國。及至解放後肅反,無論是他出於愛國,向上舉報大義滅親,還是有反動的家人連累他被軍法侍候,都足以家破人亡。我作爲兒童,雖不至於被打成日寇,但在解放後的環境裏傳開,在地方上也難免被另眼相看。
    或因此,父親隻字不提自己的事。我則出於性格,也許還有那個環境下養成的直覺,也就不問。
    因此,以下只能憑與父親一同生活的記憶、在親戚間側聞的一言半語,加上時代背景的推論來臆測。
    首先,在60年前中西交匯的香港,父親的姓和名就令很多人頭痛。當時莫說香港,連廣東都很少人姓崔。有這個姓的,十有九是laosung/北方佬,要麼就祖上幾代搬去了南北韓。我57年來港,直到80年代後期從美國回港工作,才在同行裏遇到第一個同宗。現在當然很多了,甚至有國務委員、特首、藝人.....。當時的香港雖不致因爲姓崔而受歧視,但客觀上會覺得自己與陳李張黃何有落差。
   對港人來說,更麻煩的是先父名字裏的「鑫」。當時很多人一見就皺眉頭。市面上沒有粵音字典--除非你有關係,去請教港大中文系或者洋中國通的訓練班。有人說讀「鑑」。但我只聽父親用上海話讀xing或xin(普通話原來讀xin),不知道粵語怎麼讀,又不好意思問國文老師。填表時人家問起父親的名字,我索性說「三個金」,表示我也不會讀,你看着辦吧。
   如今上網方知,「鑫」字原來的確取其形,寓意金多兴盛。祖父顯然想父親這個長子多金旺族。但把前面的「觀」改成「匯」就好了,不是看着別人得金,而是自己匯聚。那我也就成富二代了。
   父親在經濟上最鬆動的時候,應該是解放頭兩年,私營企業仍未完全充公或收歸國有前。但即便那時,父親經營的進口貿易,連他在內最多也只有三個人。只有「三」這一點符合「鑫」的字形。
   父親來港後,再也沒有翻身。大概70年代初離開工作的書店後,就沒有固定的差事。好像偶爾蒙相熟的同行關照,幫忙跑腿送貨。在港30年,恐怕一個月未賺過一千元。
   我來港時,每逢要填表,都有籍貫欄。當時根據中國傳統申報。即使生在香港,從未到過父親的家鄉、不會講家鄉話,仍然要跟父親的籍貫填。其實,莫說太平縣,我甚至未到過安徽這個省。只有一次由北京坐火車去上海,沿途穿過安徽。經過時,我特別用心看。那恐怕是40年前的事。
    我並非不想去安徽太平,更不是玩本土、抗傳統,拒絕被父親的籍貫強姦。而是,父親從未提過家鄉,從未聽說家鄉有人來信來訪,家裏沒有一樣說得上是安徽的事物,我也從未吃過家鄉菜,哪怕是配菜調味品,我甚至不知道,家鄉是否還有人。只有一次,不知道怎麼會提起,好奇的問父親:安徽話怎會說,說一句來聽聽好嗎?還記得父親顯得很靦腆,用低到幾乎聽不出的聲音講了兩個字。不記得是什麼了。
   由此看,我懷疑,父親是假的安徽人,實際上是同化的上海人。根據我看過他小時候唯一與父母的合照,一家大小穿長衫馬褂,背景是中國古老大屋廳堂的擺設。看父親的年齡當屬民國初年。以此看,他的父母的確是安徽人,他生在安徽太平。
   但我猜,祖父當時大概在鄉下有點錢,不想安徽窮鄉埋沒了自己的繼承人,從小把這個長子送到上海,精心培養,就像今天的內地人把稚齡子女送到洛杉磯當小留學生。但這一來,子女長大後也就變成成長地的人。這是你教育的代價,不能怪他們長大後不認祖。
   人往高處或無可厚非。但我小時候在上海住就明白,上海當時來自鄰近窮鄉,尤其是長江以北的居民,男的剃頭(理髮)、拉黃包車(人力車),女的做娘姨(家傭),專門侍候上海本地人。「gongboknin」(江北人)亦即下人安徽人就屬於這一羣。安徽自古就窮,最出名的不是桐城派文人、徽硯,而是在饑荒中,連羣結隊穿州過省討飯唱的《鳳陽花鼓》。
   這種城鄉差距所造成的族羣認同,任何地區都存在。在上海成長的父親如果不想認是安徽人,也就可以理解。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