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191012六晚29°C 78%:特劉握手,北京空出一手

    開始一早一晚在戶外做伸展後,今晨醒得早,初見金蛋黃在樓頂升起,方知爲何有人對著初升旭日吐納打坐。今後也要早起,看能否吸取天地靈氣。
   伸展過後,傳來美方與這次再度以”習近平特別代表”名銜赴美的劉鶴談判有成,即將獲特朗普接見。看來,逼於各自的需要,中美各讓一步以求和。中方加碼買農產,換取美方放中國結構改革一馬,用錢來保留黨對經濟的絕對控制權。特朗普則面對彈劾的壓力,雖不可能成事,但民意不利,想連任就要加大中部農業區選民的基本盤。
    中方去年年底對美突由軟轉硬,幾乎一拍兩散。現在又反過來軟化,經濟壓力當然很重要。但我會猜:中方難以同時應付特朗普的直拳和港𡃁的鉤拳,急於空出一隻手來集中應付後者
    我本來也相信8.31是死線,中南海不能容忍10.1晉七那天,港人上街落佢面。我錯到仆,但相對又好過軍隊戒嚴,出現六四翌晨的場面。以今天港𡃁之決絕,死傷恐怕比當年的北京還要慘。
    中央促國資加緊進占香港戰略部門,加上林鄭明言“撤回”修例須經中央批准,說明港人的反叛已屬主權、國安層次,中央全面介入。但既無法給予港人雙普選,遂只能藉唯物教條,說港人不滿是物質性的,用錢來贖買,希望有足夠的港人見錢軟化,只餘兩三成的本土、獨派,將問題壓縮到可控的範圍。
    與此同時,透過收購戰略企業,派海歸來進佔關鍵職位,取代四大家族等本地權貴。這與最近阿里巴巴馬雲、騰訊馬化騰、百度李彥宏三大網絡王國創始人突然同時壯年引退,以及像文革等政治運動那樣,由黨派員進駐各大民企,可信這也是港企今後的命運。
   若此,香港不出十年就會國資化,將死硬派維生的空間壓縮到最小,難以再從事政治活動。目前,激進派很靠佔港人大約七成的中產暗裏支持,對”暴行”擰歪面,甚至私下為有關活動科款。反修例法援組織說,該組織有8,000萬經費。北京和建制肯定說是CIA給的。但我相信確來自反修例的港人。現在一層樓動輒1,000萬,看反叛者之眾、層面之廣,8,000萬算得了什麼?
   今天坐車路經大會堂,路中心石墩大大個黑字寫著:
   “港人治港,驅逐共黨”。
   用一國兩制的偉大發明反過來將中共的軍,粵語還押韻。這在上面怕是死罪。但即便在港,一年前你想得到會走到這樣遠?

2019年10月10日 星期四

191010四深夜27°C 79%:

    每天疏於上博,心裏一清二楚,算起來已一個禮拜。
    但一讀史就懶於放下。這一陣回過頭去看未看完的易中天《中華史》。一套20多冊,雖然每冊只有幾萬字,但讀讀過去,想想現在,覺得好過整天對着現實中的煩囂。
   相對之下,對社運的大事覺得很膩,連電視新聞都開始skip。說到底,反對者鬥了四個月後,戰略戰術都開始重複。不外每逢週末,下午先由和理非集會遊行,接着近晚由勇武接棒,堵路縱火、鬥「狗」、拆「黨鐵」,到接近午夜收工。
   週一到週五,午後到晚間不時由和理非上演文藝節目,維持氣勢、爭取好感、讓週末勇武了兩晚的少青「忍者」休息補給,以備週末再戰。
   對手大概有兩個主要的team:幕前的綠衫部隊每逢週末兩晚,應對全身包實的忍者挑戰;幕後的無名team則負責搶修忍者「玩」過的交通設施,儘可能趕在翌晨市民上班上學前,恢復秩序,維持社會的運作。
   對立的雙方各爲其主,日本人話齋,「辛苦了!」
   四個月下來,民意似無重大的變化。直覺上(也就是純屬感覺,甚至未與他人討論,你絕對有理由話我自說自話),反對政府的黃營仍佔七成民意甚至不只,支持政府的藍營怕不多過兩成,餘下的大約一成無強烈傾向。七成的黃人裏,忍者或有一成,主要是15-30歲的青少年。
   這個揣測若不太離譜,則忍者遠不止10萬,包括站在前線打砸的勇武、站在勇武身後,爲其提供後援、補給、搶救他們免遭逮捕的黑衫,例如所謂的「滅火隊」(這類戰術細節,見反對者的網站連登)。
   毋須諱言,這是官民的戰爭。說什麼溝通是廢話。這並非鼓勵黃營升級勇武,更不是主張綠衫加強打壓。但官方立場與民方訴求相差十萬八千里,就像街市買餸,標價10蚊還2元,俾檔主鬧到仆街。
   但若七成民意支持黃營,則唯有官方作重大讓步,例如5大訴求裏,除了雙普選,行出3步,才有可能坐得埋一齊。
   不設限的「真正」雙普選,就上面的體制看,可見的將來怕都無可能。當局最擔心管不住裏面的14億人。若給予香港這1/200全國人口等同歐美國家的公民待遇,裏面的廣東人、福建人、上海人...若見獵心喜,要求看齊,現在的領導還能否繼續?
   30年前的六四,中南海裏有人說,大不了重上井岡山打游擊。這說明,民運對他們來說是對政權的顛覆。這次港人全面反共、要求獨立、訴諸美歐、贏得廣泛的同情,當局也稱之爲外力背景的顏色革命。目的當然是要紅色江山變色。
   夜了。就此打住。下次平心講講暴力的問題。「止暴制亂」原則上正確。但若有超過10萬的青少年相信唯暴力才能自救、達成政治「理想」,而且對於他們心目中的政敵刻骨切恨。更重要的是,佔港人近半的和理非也默許這10萬計的後生,試用暴力來追求和理非遊行了幾十年都達不成的目標。思想指導行爲。思想不變單靠壓,不但做死綠衫,市民也更與他們勢不兩立。

2019年10月3日 星期四

191003四晨29°C 66%:兩大致命的漏洞

    港警第一槍爲10.1七秩蒙上《血染的風采》後,本文本欲昨晨完成。但撞正幾樣事。中午前就要外出,近10點才返家,只好拖到今天。
    那就將錯就錯,連帶看昨警民爲此的拗頸。但黃藍早就各執一端,雙方的羣衆都只相信自己人的話,用自己人的話來強化自己的信念。
   但客觀上,7成以上的市民偏黃,藍方基本上是困獸鬥。講輿論,藍方根本冇得揮。
如今加上這一槍,社會只會撕裂得更盡。真理越辯越明絕對是廢話。
   昨天的警「民」公關戰,以視頻看是1:4,按表達看是1:5。警方本就趨於零的民望,跌入了負分,看不出如何可翻盤。
   表達亦即演技。任何組織都受制於規條、習慣,無法與權力來自理念而非組織、創意人充斥的反對派相比。警方作爲部隊,又遠比一般組織更死板。所以表達這方面就不說了。以下只講就第一槍視頻所見的「事實」。
    一句話,兩大關鍵對警方很不利:
    1.黑衫男生攻擊警員的武器和體位姿勢,離致命的威脅遠甚。即便是用鐵通,但只是打警員的手,並非仆頭,「對」胸腹、下陰。當然,打到手或會令警員失卻配槍,釀成職業生涯的奇恥大辱,但說到底不會重傷。警員有必要近距離開槍才能自衛?男生若用長刀,則又作別論。
    2.當然,警方3萬人員,幾十年職業生涯裏,對嫌人開過槍的,千中無一。受訓時成績再突出,也無法避免臨急慌亂錯手。因此,有警員驚起上離開槍,或難以苛責。但就僅有的視頻所見,槍口很貼近黑仔的身體,應不超過2 ft。常人的身軀大約橫1.5 ft x 高2 ft =橫切面3 sq.ft。以咁近既距離打3 sq.ft的靶,求奇邊點都足以disable對方。何以偏偏打最危險的左胸?
    當然,善搵漏洞的黃方還指出:黑仔倒地後,過了三分鐘,才有警員幫手救助,有見死不救之嫌。

2019年10月1日 星期二

191001二夜29°C 73%:血濺七秩國壽

    腰傷停咗半年後重新做gym。跟咗佢十幾年既阿Sir話,有的動作做唔番架啦!我可以接受。
   我東方人性格,相信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爲此,我謀事的方法是:
   近日起,每日清晨和黃昏各在戶外拉一次筋。但今天大日子,下午改伸展爲行山徑,想鳥瞰附近熱血地區的「警民互動」。
   不枉此行。雖然下面的大街俾高樓遮住,睇唔到做乜,但聽得到傳來的聲音。行到一個山坳,下面有人連續地高呼。聽唔清楚叫乜,想落都係個幾句。但再行咗一輪番轉頭就好唔同,「砰砰」聲取代咗人聲,好似燒炮仗。睇港台即時,荃灣、屯門、沙田...也都同時玩緊。「砰砰」聲係乜,心知肚明。
   回家看直播。高潮在黃昏,對港人來說,甚至奪去習大大今晨在天安門主持共和國七秩大慶的頭條。大約4pm,荃灣街頭的警民對抗中,有警員遇襲時,拔槍近距離實彈擊中一名中五男生的左胸(),離心臟3cm。傷者倒地後,仍能大聲說出姓名。9pm傳來,已開刀取出彈頭,在ICU留院。
   不用說,這就是明天港報的頭條。希望這位男生吉人天相。但市民本已強烈仇警,再受此刺激,怕有人私了,連帶警務人員的親友受害。反過來,警員日常生活杯弓蛇影,也有可能殺錯良民。
   750萬人裏的一位中五學生奪去14億人偉大領袖的歷史性風頭,使人想起2000多年前猶太人黃毛小子大衛對巨人哥利亞的故事。難道耶和華被《願榮光歸香港》打動,站在香港這邊?

2019年9月30日 星期一

190930一晚31°C 53%:慎防mis/disinfo

    警方今午引述「情報」稱,明或有趨近恐怖主義的行爲,傍晚更發SMS到很多手機,稱明全港各區有未經批准的公衆活動,或會引起混亂...。
   看電視,所謂「情報」主要是網上言論,未說獲real world消息來源證實。但衆所周知,網上一向有暗角,發佈恐怖資訊,包括製造和販賣武器、毒品...,教人自殺、殺人、播毒,各種變態行爲。但有真有假,通常要到真的出事,當局才會介入。期間社會上99.99%的人如常生活。
   對於警方昨公佈的「情報」,要有準備,但不能全信
   要有準備,因爲這次反修例,首見有人爲了理念而不要命。月前,有港男在金鐘當衆爲此而自殺。其後,每逢週末都有幾百個黑衫人當街挑戰警方,而且越打越勁。網上網下都有人表示,絕望到不怕去死,語氣相當認真。因此,不排除有十個八個黑衫豁出去。萬一被逼進牆角,會拼死反撲,不惜兩敗俱傷。當局出強手前要三思。一出人命,輿論必同情弱者,陷香港於不義,強國也脫不了干戈。
   但反過來,對這些網上solicitation又不能盡信。稍懂網絡的人都能隱藏身份來發佈危言、誘惑、招攬...。常人難分真假。香港的官民早已進入戰爭狀態。發假情報引導其犯錯、動搖軍心、爭取民意,是作戰的慣技。警方提到的訊息,不排除夾有自己盟友製造的mis/disinfo,以抹黑反修例。
   最後再重申:不排除有人亡命;但對警方的「情報」,要冷靜的判斷。

190930一午32°C 48%:任重道遠

9.29灣仔,持槍者疑係扮示威的警員,對天開槍的彈殼見右圖
    昨晚果然「大龍鳳」。
    前晚週六佔鐘5週年,揭開大國晉七慶典的序幕。但整個「㷫」典前後要演4日,第一日週六只係熱身,第二日週日先係戲肉。
    昨果然係預料中的高潮:黑衫週中休養生息,靜待此日;警方更加倍奉還,提前到中午就開工。
   警方相對較成功:搶先進佔各要衝,令黑衫難以發揮,減輕了後遺症。但對黑衫逼得越緊,基於牛頓第三定律,濫暴的指控也更多。可信佢哋也預咗。
   要再次多謝,警民上街「玩」完後,漏夜搶修公共設施,讓市民翌晨得以如常返工返學的無名英雄。董建華若可列入強國70年來最有貢獻的二十幾人,香港的上述團隊應獲授勳。
   今週一係昨晚警民戮力互懟後的休息日,靜待明天的七秩正日。學生又嗌「三罷」。但三罷有違社會規律,從來得過講字。大衆週末兩日生計受損,固然要加班補番。連黑衫可能都要開工儲糧,以便繼續作戰。
   至於明週二七秩正日,似乎想係幾個重點地區,分頭奏哀歌爲閱兵助「㷫」。但文鬥過後,有人怕仍然會出的武招。但昨晚很多人已博盡,不少人被拉或入院修理,明晚有冇分區點火的能力?但強國大壽面子交關,當局可信仍會精銳盡出以contain。

    強國40年改革開放創造了人類史上有數的經濟奇蹟,但為什麼?
    經濟成長人類史上規模最大(13-14億人)、幅度數一數二(最高超過10%,至少也有6.4%)、持續最長(20年);
    14億人的購買力,全世界爭相拜倒,甚至靠它支撐;
    科技在世上數一數二:超級電腦、人工智能、量子通訊、上天下海、極地探索、能源開發、高鐵獨步全球、公路堪比美國、手機支付全國通行、天眼遍佈下治安好過西方.......
   但偏偏最近這十幾年,在先進世界裏未能贏得敬佩,反而被敬而遠之,更越來越遭人嫌?
   反過來,中國越高唱偉大成就,境外的人越嫌棄甚至恐懼。一有不利中國的傳聞,境外都信以為真,甚至熱衷傳播、幸災樂禍?
   誠然,強國的發展模式,在發展中地區獲得仿效。但中式制度和管理始終無法與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普世價值相提並論。
   即使崇拜或受益於中國援助、投資、開發的發展中國家,也仍然行西方的制度。
   當然,這很容易解釋:世人妒忌中國,西方怕被中國超越取代、有後進國家模仿中式發展,令西方失卻幾百年來的意識形態領導地位,因此利用強勢的話語權來詆譭中國,欺騙世人。
   強國何時才能由硬件上的優勢,發展出文化思想上的領先地位,成爲世人包括港人的救世主?
   我是看不到了,但又可以理解。這就要說回網友就上次博文的留言。以氣候暖化議題領導全球的瑞典16歲少女Thunberg(通貝里)爲何這樣憤怒?以醫學發展的速度,她的前面可能還有80年。她晚年時,可能五代同堂。換言之,她今天要爲四代子孫爭取生存權。
   同樣的,今天香港憤青的價值觀與強國的發展觀背道而馳,持續上街是爲他們前面的三代爭取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你可以說他們是洋奴。但這種洋奴,全球有幾十億。高舉強國發展觀的人只有14億。中國要成爲思想文化強國,爲世人景仰,任重道遠。

2019年9月26日 星期四

190926四晴29°C 66%:「私了」應不會持續

   實時訊息隨身,「私了」不出數日已「翻」(反覆的翻,不是內地話倍數的「番」)了幾翻。
   或回報此前在北角被砌,連登上週熱議「私了」,週末就見白衫和倒地警員被羣毆。週二反過來,立會泛民議員在屯門被尋仇式圍毆,襲擊者現場拍片爲證;同日晚,走在抗爭前線的女記在食肆遇襲,對方特地表明針對其僱主。翌日週三,屯門又反過來,休班警員在商場遇多人襲擊。
   當然,這些襲擊志在警告、見報,並非想攞命。但足令有關人等加強防衛,遇襲時反擊,與對方造成更大的創傷。
   高頻率出事地區的市民也會擔心點錯相。我最衰當初買T做gym時,通常有平就買,儲埋既唔係黑就係藍。如今只好反覆着僅有既兩件灰T。不過,唔知會唔會俾人覺得我唔黑唔白,刻意騎牆?
   源於連登的「私了」,以及上週末有人在港鐵行進中打開逃生門、想搶倒地警員的配槍,令人懷疑是否抗爭百日後,有人覺得疲憊甚至絕望,不顧一切?抗爭者以往所謂「攬炒」,指的是經濟損失。但與對手羣毆、冒港鐵出軌的風險、搶警槍,顯得desperate。一般人可能冇諗過被搶槍係全警隊既恥辱,冇警員孭得起。由被搶槍既警員到全警隊,都同你死過。更莫說用警槍來打警員,只怕要賠命。
   但風潮相信很快就會過去。除了黑白兩極的一小撮,「私了」不符合任何人,包括抗爭者的利益。這只會令他們失去國際支持。再說香港開埠至今都是商港,居民源自逃避內地苦難者。百多年形成的難民性格,唔會因爲一時間的衝突而突變。
   仲有幾日就係抗爭者盡此一煲的9.29-10.1,且看會否再有人亡命。
   至於林鄭今晚的對話會,只是提供多一個街頭流動party。150個中籤者經安檢入場,林鄭應該唔會食蛋糕。至於場內講什麼,who c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