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

160928三晨30°C63%一號:你會點揀?

   昨晚熱難入眠,但感冒加劇,不敢開冷氣/風扇,大部分時間眼光光。今午怕要走堂。
   好在今晨只有一條新聞。但潑婦vs爛佬昨晚電視片段已睇夠。事後的民意比數6 vs 3 not surprising。Good bye and good luck.
   昨有關心世事的美華過境,自然牽掛。我還是那句:最後在選民的無奈中,前者冷手執個熱煎堆,繼八年前黑人首當總統,再創女性登峯的美國歷史。
   不過,以她的年紀和健康,屬短炒格:上台不出一年,朝野就會爲接班人開打。
   民主的好處唔係有得揀,而係有止蝕位,唔似專制可以輸到你家破人亡。而且好似六合彩,定期開永遠有希望。但反之,民主比你揀嘅絕少係好貨色,最後勉強揀個冇咁衰嘅,求下次翻身。
   而只要看狂人月來一再玩民粹,想拉回選民即可知,美國即使真的被Trumped,他在那個位置上也不可能無法無天。否則幾百萬人會湧到華盛頓,『佔京』癱瘓政府。
   由此想起一個很反映消費性格的選擇:最近街市賣橙,同一批橙,免揀就20蚊8個,揀就20蚊6個,你會點揀?

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160927二晨29°C84%:超級男校生話要獨風燎原

   反梁的專業人士用搶小圈子300票來反擊梁派的哽咽功,有點創意。但1200人的制度不是已設計到:黨組+商界就夠票嗎?601票當選雖然難看,但上頭若認為『遏獨壓倒一切』,怎會理面子?
   現在連十年後就是精英中精英的超級男校生都打正旗號,要在校「煽風點火,令港獨燎原,策動建國大業」。強硬的他看好?
   無心插柳?《港台烏龍 倒掛五星旗》。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華爾街地帶的蠻牛銅像今晨剛上電視,報載第二大GDP的官方銀行間推出華爾街大約10年前引發全球金融海嘯的CDS(Credit Default Swap,信用違約互換)。Pudong將會是下次引發全球金融地震的主角?
   眼前,港人更擔心日圓見8.6。但Yen升爆,少去日本,反有利愛國。只要人幣繼續疲軟,不妨在內地建個A貨日本,讓港人玩個飽。
   至於大專生迎新玩『床』意,我看是借頭借路過性癮兼博頭條。網絡時代,有冇前途靠出名多過實力,想出名就要出位。
   蔡英文上任四個月,由於不認『九二』,遭大陸連出強力,支持度由近七成瀉到44.7%。你猜跌到幾%,台灣會崩潰?政治可買期貨嗎?誰來撈底?
   美國的槍擊案近日由a way of life上升為daily event。日前的華盛頓州案,疑犯由初說的Hispanic變成土耳其移民。此前的紐約市案也同樣是不認恐襲還須認。當局一怕恐慌二要面,慣例先否定恐襲,無奈事實勝於雄辯。

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

160926一深夜28°C88%:港人捧《屍殺列車》露了底蘊

   從小怕鬼(53年在上海姑丈家寄居,還鬧過一次笑話),一向不看恐怖片。但《屍殺列車》(原名釜山行,)創下本港的韓片賣座紀錄,做新聞不能不知why。
   分幾次終於看完了,不料一點也不驚,更渣到冇人有。
   無情節可言:韓國爆發殭屍疫症。有一隻走咗上首爾開往釜山的高鐵,見人就咬播毒。最終全車變哂殭屍,唯一個孕婦和一個細路女倖存。由頭到尾就是殭屍在車廂裡追咬、乘客如何逃亡自保。
   殭屍的扮相和動作初看覺核突,再看只覺得無聊。
   至於此片據聞的『進步』意識,低B到極:乘客恐慌求生時,自私的多屬有錢人,互助的多屬屠狗輩。求生是動物的本能。人逃生時,六神無主,純屬條件反射。只要不是極端到將同行者推給獅子去吃,以便自己脫身,都應該諒解。戲裡用階級決定論,比殭屍更恐怖。
   同樣是講人面對疫症的自保,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Jose Saramago作品《Blindness》改編的同名電影冇得比。恕我不敬:這就是韓國水平?
   港人對此片趨之若鶩、頌揚其進步,也暴露了自己的級數。
   我們的建制或乏善可陳,但有些反建制也膚淺到極。

160926一晨29°C73%:老看青

   中老年對青少年的評價普遍不甚恭維。傳統衡量成敗看考試分數與就業的收入和級數。的確,看分數來提拔,某種程度難免。但現實中,有幾個狀元其後的人生與其分數相稱?反過來,有權、有錢、有面、有影響的人士,有幾個是考試狀元?
   更重要的是,純以分數、級數論成敗,無法明白現代青年的一種趨勢:縱有能力,也不選擇考高分、賺大錢,而寧可做自己喜歡的事。考試過關就算,不做全職打散工,換取時間來追求興趣,通常是文藝甚至hea.....。
   按傳統觀念,讀完大學而唔打份好工,為社會創富,是浪費公帑。但票王、羅冠聰的高票顯示,社會價值逐漸向這類『廢青』傾斜。建制再不接受下一代的這種人生觀,順勢而行,只會繼續輸,社會更分裂。
票王、羅冠聰這類人到底是冇心讀書做工、生性搞亂檔,還是另類的人才?
   睇票王:未夠40就成個伯父樣,講嘢黐脷,舉手投足大談理想,還以為從前街上常見的黐線。但思路清晰、洞察分明,『官商鄉黑』四字道盡了新界土地的癥結,看得通透過絕大多數精英。
   睇羅冠聰,外表一如常見的後生。但當選晚上鏡,態度謙遜,很清楚自己想做什麼,明白還有很多事要學,對於能成就多少,顯得有心理準備。
   我相信,其他4位當選的本土自決派,也絕非傳統眼中的廢青,而只是價值觀不同,拒走傳統的人生路。
   今天的青少年當然也有問題。最麻煩既唔係考唔好做唔好,而是大人只告訴他們有權,不同時說有責,權責並行。個人的需要理所當然,但不知與人同處,必有分享的問題,要彼此兼顧,有得有失。
   我常見的例子,lift爆棚,門口有人入唔到。識做的話,將成個人咁厚既背包除下,放在腳邊,因為上身佔位多過腳。但這樣做的小學生百中無一,繼續在lift裡打機講笑:我先入嚟,我個背包是我的一部分。
   這就是香港現代教育為了抗衡傳統的中華專制家教和英式精英教育,照搬美式個人主義、權利教育的惡果。老師、社會只會告訴學生,人人都有權利,神聖不可侵犯,忘了補一句:個人自由的界限是不侵犯他人,有缺乏時,更要犧牲分享。
   除了有權無責,現代香港教育的第二個病態是溺而不教。師長尤其是家長對下一代有求必應,不敢提要求,怕傷害自尊......

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160925日晨28°C82%:英超罕見的巧合

   食滯加上不慎在風扇前睡著,昨起有感冒先兆,今晨成藥當早餐。希望在明天。
   記招後橫洲降溫,挺梁接上。開口的人雖不討好,但講話對象是有票的人,要人歸邊,懶理市民是否愈聽愈反。
   至於橫洲,我還是說:拿不出其餘13,000單位的時間表就是騙人。街上撞到熟人,話得閒飲茶,你會當真?
   至於鄉黑,看上鏡者的談吐就心裡有數。你不stereotype?但外白內黑的雙重人,古今中外,恐怕有人的地方就有。很多事明知,但無論多法治都難根除,只能監控以免失控。
   禁止摸底當然亦天方夜譚。即無鄉黑,面對各種利益不同、反應不同的持份者,為免一坐埋開會就拍枱演戲,事前摸清各方底線在所難免。
   改說點有趣的:英超四強曼城、曼聯、阿仙奴、利物浦同日『大勝』(一級賽事贏多過一球已可說大勝)對手,多年未見。直覺上,李城會打回原形,魔帥領曼聯不會有機。今季除了看好曼城,真正的驚喜是長期沉寂的利物浦突然神勇,回歐聯吧。車路士接續上季,衰得有紋有路,我看是魔帥文化的表現。
   至於『萬眾期待』Hillary vs Trump香港時間後天清晨的電視辯論,世人關心,但不會太認真。千祁唔好後者贏,但前者也爭唔落,就係咁簡單。

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160924六午29°C74%:Pricilla Chan的善無關血緣

   他借哽咽之效,再sell唯一的政績,與內地『發展壓倒一切』,是同樣的思維。但港人恐怕認為,政治矛盾比他獨沽的一味更迫切。老夫子也不能靠one issue開工吧?且看反對者如何數他的霉嘢來維持壓力。
   Too much Charlotte, NC:美國以外很多地方亂得多。對世界來說小題大做,這就是話語權。
   敘利亞停火『轟轟烈烈』,嚴重過歷史上解決戰事一貫的談談打打,因為現在只須遙控發炮。美國要推廣民主、抗俄擴張;俄國則視敘利亞為後院,不讓美國染指。雙方借反對武裝與政府軍暗鬥。戰事無盡頭,難民也就follow。
    上次說中國在敘局上無發言權。現在北京怕偷笑:唔到我理,我亦唔想理,我還是繼續用錢去做我想做的事。
    但唯一未曾中斷的古文明,發展到今天變成毫無軟實力,也是歷史上的一大anomaly。莫說思想,即便生活,也想不出一樣至今仍然hot的中華文化,連功夫、中國菜都很少人提。借用文革左語:衛星上天,傳統落地,是強國後的最佳寫照?
    昨最有感但未及寫的是fb的猶太裔教主Mark Zuckerberg和華裔(本土正確性或應說『港裔』)教母Pricilla Chan捐巨款,希望世紀末以前eradicate所有致命的疾病()。(在美要求政治正確,要避免用族裔來label事主。但我只求說明問題,又不住在美國,管他的。
   猶太人出於宗教和幾千年來受強族迫害,全球流徙的經歷,特別悲天憫人,有行善的傳統(當然也有人罵猶太人是Shylock)。Zuckerberg作為美國人兼猶太裔,30出頭就捐出99%身家不稀奇。Bill Gates是他的先驅。
    但行善並非中華的practice-雖然源自古聖賢『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這類lip service也是有的。Ms. Chan的出身若並無捐出99%的傳統,她的好生之德應非來自血緣,而是生長在美所受的教化,加上家教、學校、性格、醫生的職業。說白了,Like她的話,要歸功於美,莫自我貼金。
    記得Jerry Lin(林書豪)神蹟般地冒起時,我看他勝出時誇張的動作,說他是美國人。意思是:教會他這樣反應的是美國,無關血緣。但在美華看來,幾百萬族人等了幾輩子,才出了一個能與黑人在籃球場上比拼的民族英雄,正要振臂高呼:你們美國人做得到的,we Chinese can do as well!說他是美國人,怎受得了?
   這種情感可以理解。但以我看,真正決定一個人的,九成是成長經驗,血緣怕不夠一成。莫說美國黑人今天的成敗與非洲血統無關,即使作為社會主流的英裔、愛爾蘭裔、意大利裔、德裔.....,成敗也與祖籍無涉。愛爾蘭裔一年一度的St. Patrick Day巡遊,大可看作我們的長洲飄色。李麗珊的奧運金牌與飄色的教化何干?
   昨報載,Ms. Chan上在講述百年大計時,以兒科醫生的身份,憶述對父母宣布其子女絕望時的無奈,熱淚盈眶被譽為有血有肉的慈善家,有別於慈善活動常見的讀稿。
   這應該也無關她的血緣。
   我們敬重Zuckerberg、Chan、Gates,不是因為他們的族裔或者是美國人,而是他們超越美國的主流,真正做到中共不離口的『為人類作出較大的貢獻』。
   有幸得見Chan的話,最好不要說:We are proud of you as a Chinese. 那可能是侮辱。

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

160923五晨27°C78%:認識港人

   面對巨無霸,港人心知自己細,死借體育來谷信心。但過猶不及,徒增壓力,適得其反。里奧『本科』食白果,殘奧反而2金2銅2銀。說明港人傷殘叻過健全,還是政策更重視傷殘?
   先天寸金尺土,凡要大型場地的運動,包括最愛的足球,最自豪的單車、游泳,成績注定有限,更要靠大陸提供基地,很多人不Like。愈死谷愈可悲。
   從今天的兩則新聞,可見港人的叻與渣:《移民美加塞水管 越洋致電入境處求助》;科技大學的「神科」不是科技,而是—環球商業。
   這些移民可信是專業人士,在港時靠錢買家務,自己最多只是親子。一旦去到先進國,自己冇收入,當地整水喉隨時三幾十美元一小時,加上路途遙遠,上門需時,即刻死火。致電回港的人在港時可能年入百萬,但連美加小學生的常識都冇。
   當局口口聲聲谷科技、創新。但看叻仔叻女入科大而不讀科技,即可知港式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