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2日 星期五

190712五午後31°C 72%:韓風太cheap,捱多四年英文?

學了兩年多英文,還是很菜。
本想改學韓文。但韓國的劇集、Kpop原來背後多毒淫。
現在回想起來,油頭粉面、緊身窄腳的韓look,其實已透露了韓風淺薄的底蘊。
若此,自己英文再菜,到底是世界最通行的語言,總好過被cheap而俗的韓國潮流魚肉。索性捱多四年,攞番個proficiency 啦!

日前聽說,有本欲赴台留學的本屆考生,得知台灣大選最新情勢後,打消原意。一記。

2019年7月11日 星期四

190711四午後30°C 84%:看狀元紅可知

    昨會考放榜,頭條人物循例是狀元加殘障、基層、在囚等自強的考生。但學運蓬勃後,傳媒兼問狀元的政治取向,借來將當局的軍。
    狀元12名,其中3人曾上街,多人促撤回、獨立調查。舊日,狀元會希望社會穩定,避談政治。如今歷經7.1/7.2的徹夜搗毀立會,仍在鏡頭前講,而且都不從官意,可見精英已走得多遠。
   今年狀元與往年相同的是:絕大多數人來自傳統名校、「讀」醫(狀元「想」,大學搶住收),但顯較以往更關心社會、敢言。但兩間非傳統名校有零的突破,顯示精英開始散開,社會趨向平民化。
    連精英都如此眼,當局還妄想擠牙膏來過骨?
    至於林鄭斤斤計較,除非是上意,否則我只想到一個解釋:性格。她好似股價跌停板的財團董事長。資產縱有1,000億,但good will在10到-10的標尺裏係-9,折現後扣除,公司其實只剩300億。但她死抱住千億賬面,想九折搵買家。坊衆不屑!想甩身唯咬碎銀牙,兩三折跳樓,再作長遠計。
   看她口頭道歉,始終不肯低頭就知,性格決定命運。不鞠躬或礙於她信天主教(只能對上帝/天主低頭)。但鞠躬是東亞文化,而且看她的表情語氣也不情不願。我都不覺其誠,莫說示威者。

2019年7月9日 星期二

190709二晚30°C 80%:愈來愈厲害

   林鄭今晨行出離,因應今李國能在MP頭版頭打破法官慣例的重炮,怕多過週日面向內地遊客的九龍遊行。
   法官本不談政治,以示公正。回歸後首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竟說當局「嚴重政治判斷失誤」,支持示威者「撤回」修例、開展「獨立調查」,應屬開埠以來的創舉。李法官予人的印象是兼通中英的謙謙君子。但經此一役,怕有人鬧黃皮白心。相信他亦預咗。
   但林鄭真的認爲擠牙膏可解決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就反修例的5項訴求,只將「暫緩」升格爲「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點會有人收貨?至於與學生會面,答應公開。但學生要有市民在場。
   今天香港政治大事多,林鄭冇料到,其實三甲不入。
   要我揀頭、二、三,依次係:
   1.李國能發炮。
   2.美國副總統、國務卿在華府接見港AD東主黎智英。(當然要附帶中方駐港機構的痛斥:「民族敗類和香港罪人....搖尾乞憐、引狼入室...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3.香港女歌手何韻詩昨對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作證,可信是港人在重大國際會議上當着中方官員的面,對中國最嚴重的指控,甚至要求委員會撤銷中方的席位。幾分鐘的發言期間,兩次被中方打斷。
   此外還有田北俊等自由黨元老要張宇人辭任行會。
   中方罵得對,何女「不自量力」。但馬拉拉當年在阿富汗爲女性爭教育權,又何嘗量力?只不過,好彩未被塔利班的子彈打死。且看這次上帝站在大衛還是歌利亞個邊。
   歷經兩次百萬行加數百人攻入立會,林鄭仍停留在20年前的思維,實在奇怪。想不通用「壽終正寢」代替「撤回」有何着數?至於拒絕獨立調查,可信是受警方裹挾。
   30年前中英幾乎天天就香港回歸的安排鬥爭時,我就發覺,原來有人的思維真的停留在清末民初。今天港青的自然獨,恐怕當時的這種思維功不可沒。但林鄭至今仍重蹈覆轍,看來何韻詩將後繼有人,而且會愈來愈厲害。

190709二午29°C 86%:4個月啦!

    跌裂腰椎昨滿4個月。都說頭3個月是復原黃金期,於是想考下自己。昨首次再入gym,專做治療師教的腰部運動。發覺可以應付。
    但停gym 4個月,很多動作生疏了,有些儀器不會調較。今後1個月,除了一週一次的物理治療,其餘時間自己加油吧!
    但由家裏去gym有斜路,要步步爲營。分心是我的弱點,最怕行行下遊雲,叉錯腳。
    昨又趁腰傷滿月,去信我住院時來問候的海外友人,說大致康復。餘下的手尾是彎身幅度不如常人,不能綁鞋帶,要改着懶佬鞋;跌落物件,跪在地上才能檢拾。
    長居西方的友人最怕香港溼熱,秋高氣爽的10-11月才回來。但今年3-4月接連有朋友回來,或與家事有關。但停留幾天,太多事要做,公院偏遠,探病限時,加上不熟港交通,來探望一概心領。因此,大致康復後,昨第一時間去電郵,謝謝他們關心。
   舊友多屬同一年齡段。即便本人健步如飛,也多少有親友不那樣好彩。自求多福是這個年紀的共識。
   給海外朋友報訊,只講病情。香港這次一再登上國際頭條。昨天就說,港女歌手在聯合國作證(見另文),兩次被中方代表打斷。海外的朋友多少也聽聞,自有判斷。我生性怕宣傳,無論施還是受。
   反而海外朋友在回郵中主動講香港:
   有的希望早日平息風波,說:攪不好亞爺話既然一國兩制行不通,那麼就一國一制吧,有任何訴求,歡迎來北京商討!
   有說:"温水煮青蛙"和"关起门打狗"是拿手好戲。当年上一代避秦至香港,才有今日之你我。我完全同情港人的抗争。
    又說:(爲保指涉人士的私隱,這裏略去一句)有論者在黄雨傘运动之时,说我们这些人应该站在最前排挡子弾,颇似鲁迅的口吻。
    但更有趣的是說:(美國)不久以前很多東西都 made in China, 這幾年多了很多來自Bangladesh, Vietnam, India, etc. 世界工廠之名還存在嗎?
    我的回覆是,香港的事拖得太久,年輕人走得太遠,不會回頭了。看不出如何收科。提早一國一制,不怕說,對我問題不大。我在內地住到12歲才來港,本性非鬥士,到時說不定已衰老到home bound。要在內地過活其實很簡單:賺錢享受,莫問國事。
   但我這種人相信不足港人的0.1%。
   當然,到時也不排除家人要走。我也能適應。說不定到時很多車都已auto-pilot,最憎開車的我也不必在花園洋房裏等死。
   對了,要鄭重道歉:上次提到巴士的,只記得這個網名,從未過訪,直覺上以爲反建制,原來是建制大報的附屬網報。用巴士的的正面意義,難道指政治集中營?
   這份大報我幾乎每日睇,當作建制的代表。因爲另一份大報要賣文教,親建制只能half-hearted。我想看比較whole-hearted的。
   想了好久,日前終於退出了一個羣組。政爭狂熱後,幾乎每天收到幾十個短訊,包括不少視頻。倒不是怕政治上同一面,而是頂唔順日間幾乎每個鐘手機都叮。我又最怕睇視頻。冇耐性跟住serial info落去。我很古老,要睇文字,可jump to conclusion。
   政治上同一面的訊息,相信有很多是出口轉內銷。在香港甚至內地製作,經某些羣組傳到西方的同窗、親友,令海外的好心人義憤填膺,再回傳給我們在港的人。的確,有很多料是我們在港不知道的,例如,有大名議員據說是百年前港督的新抱;剛才巴士的說美國國務卿昨接見AD老細。但百年前港督的後人是受祖先影響來搞亂香港,延續殖民統治?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至於AD,作爲香港唯一的死硬報,今後有關方面會有何招數?新聞自由是sacred cow,從財經入手?人地大把錢,一個零頭都浸死你。有冇違反財務、證券條例?
   說巧不巧,今朝又適逢gym班報名,一早起身搶線。但用電腦按入報名網頁,發覺停留在等待狀態,不能顯示。忙改用手機,報名過了關,但付款程序不同電腦版,要用中銀卡。我唔係本土派,但又冇咁叻用中銀。原來未完成付款,連先前報名攞既位都作廢。緊張一輪得個吉。
   昨晚還發現一個健康問題。不知是否傷殘4個月的後果,我原來發冷。昨沖涼搵唔到衫換,臨時改着秋冬的棉毛衫,發覺好舒服。原來,近日感冒是因爲着運動衣凍親,睡覺既被也唔夠。怕凍到與正常人差咁遠,難道今後30度出街都要着冷衫?
住院39日,很感謝公院的照顧,包括病房既阿姐阿哥。臥牀時就想,如果康復,去醫院做義工,希望回饋社會。但咁怕凍掂唔掂架?

2019年7月4日 星期四

190704四午32°C 71%: A Self Realializing法國大革命

聽過按香港鬥爭需要二次創作的現代歌劇”Les Miserables”主題曲,記起有熱門的反建制網站取名「巴士的」,7.1半夜/7.2凌晨攻佔立法會的壯舉也就明白了。
這是1789年法國(其實只限於首都巴黎)大革命21世紀香港的重演。當年的巴士的是監獄,多政治犯,被視爲國王路易十六暴政的象徵。今天的立法會DQ多位泛民議員後,由建制派以絕對多數爲特區政府護航,不就是林鄭暴政的象徵?路易十六最後被送上斷頭台!林鄭落台!
看樣子,反建制的憤青恐怕在開設「巴士的」網站時,就已有此「理想」。如今反建制的民意開埠以來最強,革命時機終於到來!7.1/7.2的狂暴或可做如是觀。
幸虧,警方當晚收起6.12的「勇武」,面對狂傲的憤青「棄權」。毛主席當年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我們的憤青也肯定有人聽說過魯迅的名言,「我以我血薦軒轅」。警方當晚若大無畏,只要有一個嚴重的傷亡,在國際輿論上就會提升到「六四」的層次,令年來處於守勢的中國更加困難,甚至連累香港受制裁,政治「難民」全球飛,同時更多人移民。
當晚,所謂的「死士」不會主動衝向槍口,但會逼警方埋牆,博其在忙亂中錯手。只要搞出一單,就能使香港在國際上更上層樓。呢個collateral damage,佢地預咗。一旦民不畏死,當局也就很被動。
因此,反建制活動已進入self realializing reality的惡性循環。他們想二次創作的法國大革命,經他們的主觀性推動,借反送中的空前民意,已逐步實現。
必須承認,他們不但創意一流,執行力也很厲害。
至於董老說,就當晚摧毀立會所見,頗有「專業人士」。言下之意:黑社會、專業恐怖分子...。我不會這樣說。董老恐怕小看今天的一代。
我也是這兩年從旁看幼童玩才明白:由於社會超富裕,父母不遺餘力培養子女,加上網絡將全世界古今中外的資訊帶到每個人的面前,今天中產專業家庭的10歲子女,見識可能多過40年前的30歲人;今天的中學生應對叻過我40歲。
今天5-6歲玩Lego大,上堂學整呢樣整個樣。有人十幾二十歲識得拆牆絕不稀奇。當然也不排除居中有人學建築、裝設,甚至做呢行。
董生如果唔中意聽右派推理,我也可以舉個左派邏輯。至今記得我在廣州讀中一學個句反精英民間智慧:「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
當晚立法會外成千名黑衫青年,冇人識得點破立會的防衛?不要太小看現在的青年。
我30歲先開車,隨即學換偈油。美國5歲仔就跟住父親洗車換偈油。點比?
但董生公子出身,或者至今都未換過偈油。
但反過來,自從反送中出人命後,反建制的宣傳無限上綱、極盡煽情。憤青若繼續這樣製造self realializing reality,最怕最終流於妄想,變成製造self destructive reality。
誠然,香港至今有3位年輕人的死亡牽扯到反送中/修例。但只有第一位離世的李先生因爲反送中而死,可視爲「死諫」。接着的2位輕生女子,似乎只是在遺言裏惋惜無法繼續支持這場抗爭,但並沒有說自己是爲抗爭無望而尋求離世。這如同有人遺言說對不起父母,無法繼續侍奉他們。但你會說,此人輕生是因爲父母不好?
〈苛政猛於虎 虎毒也不吃兒〉〈這是一個吃孩子的政權〉這類宏文若真的手寫心,似乎有點危險。你真的相信今天的政府/社會已落到殘害青少年、兇狠過猛虎的地步?
Paranoid到某個地步,只怕陷於妄想,成日覺得有人追着要害自己,最後爲逃避而...。
何況,即使真有人對政府絕望到要死諫,也不限於香港。沒有記錯的話,月前有人走入白宮草坪,自焚失救。我沒有上網查閱,不知道此人是否真的對特朗服絕望到要尋死。美國大概有一半人憎特朗普,勢不兩立的怕也有三分一。但反特的媒體和民主黨事後似乎沒有呼天搶地,罵他手裏淌着國人的鮮血。
當然,反特的美國人會集中精力,明年年底踢他落台。港人則奈林鄭不何。我完全明白。但將政治現實提升到「白髮三千丈」的文學層次,既欺人也欺己,最後會弄假成真,self-righteous的同時,將所有負面都推給憎恨的人。

190704四陰29°C 78%:下輪如何硬起來

    我一直好奇,爲什麼沒人問:中方對美長達1年的貿易談判本來幾乎「照單全收」,爲何準備簽「城下之盟」前一刻才推翻前諾轉硬?
   原來embargo,等習特會後才能說。AD今引述居美的中國「消息人士」何頻
   政治局委員劉鶴作爲習近平的全權代表,在頭10輪談判中,黨內無人敢質疑。但達成協議前一刻,習要7名政治局常委票決。李克強、汪洋、趙樂際贊成,栗戰書、王滬寧、韓正反對。最後習也反對。
   理由是:美方藉貿易來限制中國的發展,確保不能超越美國。
   這的確像是美方的目的。但司馬眧之心,爲何要到敲定前才如夢初醒?
   有關傳聞針對的當然是「厲害時代的李鴻章」。且看會否換人?但也難免有人問:劉除非瞞上,否則聽彙報的人怎會幾個月來都不反應,拍板前才求翻盤?
   但這條消息有兩點爲習叫好。一是他覺得7人常委會意見不夠多,想多聽有25人的政治局委員;二說他就對美談判表示,「一切責任由我承擔」。言下之意,他民主、有擔當,並非特朗普口中的King。
   但發展受點限制,我倒覺得是好的。中國過去這十幾年,發展似乎是unchecked。國內拼命開發,浪費、污染,遺害後代;全球爆買資源、技術...,當地人不滿,對地球也不好,對自己怕也不是持續的發展,更非中華「天人合一」之道。被特朗普這個和尚當頭棒喝,說不定因禍得福,重新審視發展策略,謀求長治久安。
    新一輪即將開談。睇死特朗普急須埋單以求連任策略正確。但若自恃錢多,想靠買美貨來避開知識產權等基本問題,怕過於樂觀。人家逼你改,自己也不妨藉機調整。

2019年7月1日 星期一

190701一晚30°C 82%:計過有着數?

   6.12如果抗議者只是用防禦的手段,阻撓當局運行,將近3週後的今天7.1,升格爲進攻性,務必癱瘓立法會。
   這次撞擊立法會地下入口處玻璃外牆所用的暴力,遠過於年前同樣的行爲。上次是個別人用棍棒敲擊玻璃外牆。這次用高過人的手推車裝滿雜物,幾個人合力推着撞。
   連幾位泛民議員在入口處前一再規勸,甚至頂住手推車,與衝擊者角力,進而跪地哀求都無效。衝擊者趕議員走,說唔走既話,連你地都撞死。大有「革命洪流,浩浩蕩蕩,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氣派。
   不過,孫總理若在生,怕不會覺得香港今天的局面適用於他百年前的革命豪言!他即使今天在立法會門口,怕也會加入規勸,從而被鬧:躝開啦,老嘢,係唔係想死呀?
   就電視看,衝擊者如此狂暴,理由係:立法會「死咗啦!」大概是說,建制控制嗮,反對冇用。說白了,制度冇救,只有革命。
   兩日冇出街,今午外出步行當復康(但避開遊行和衝擊的地段),回來晚了。寫到這裏,已有點累,恕我不按文理出牌,就將所想到用point form總結在下:
   1.衝擊者或只佔反修例的幾萬分之一,總數或只有一千。但無畏、有動能、計算過,相信得遠大過失,並非盲動。
   2.得大過失,因爲香港行英式法治,帶政治背景的案件,同情分多,官方動輒得疚,因而起訴難、程序長、罰則輕。最多判2-3年監,換來的是港人甚至國際的同情、名氣,進可攻,退可守。
   3.留待7.1來長時間地暴力衝擊最重要的政府機關,不僅是針對立法會甚至林鄭。我猜(也就是無證據):要最大程度地激怒北京,令其在最自豪的「一國兩制」生日出盡醜,讓全世界竊笑,一國兩制是自說自話,不僅2,300萬台灣人,750萬港人也不接受。
   4.最大程度地激怒北京,目的是逼其出手。「低度」是由警方出面,用強過6.12的鎮壓,造成重傷甚至死亡,上百人被捕,可能告暴動罪,父母哭訴,師長營救,...登上國際頭條。「高度」是首次出動解放軍。有港青攔在軍隊、裝甲車面前,被視爲港版六四。
   5.與6.12相比,今日警方一退再退,收起防暴槍,只用胡椒噴霧、催淚彈,可信是遵照林鄭今晨回歸日演講的精神,甚至不排除是北京目前對外的全盤戰略。
   6.香港憤青睇死中國對外不利,想趁佢病,攞佢命,爲港爭取最大的自由民主無須專家、學者也睇得出,年來美國帶頭,整個西方都在對華施壓。中國的朋友淨番俄羅斯和中亞一衆三流國家。
   7. 歷經今天的狂暴,明起,民情不會再一面倒向反修例。輿論不得不反暴力,會趨於比較平衡(唯AD繼續死硬),甚至重新考慮修例的利弊。西媒也會略爲收斂。
   8.泛民主流出於政治利益,不敢與憤青劃清界線。但這也就將99.5%和平遊行的百萬人與憤青捆綁在一起,陷絕絕大多數人於不義。泛民政界要壯士斷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