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160827六33°C70%:雜說語言

    一如其他災禍,對Zika的反應照例過火。縱或有百計港人從奧運『疫區』回來,緊張有理,但我更相信常理。小頭嬰兒雖屬終身代價,但香港的醫衛不差,港人從小活在溫室環境,慣性怕死,加上與拉美往來少,絕對沒有美國邁亞密那樣容易傳播。
   但請問掌管全球病毒問題的陳馮富珍和中國官方的權威:中國為何把Zika譯作『寨(zhai4)卡』?除非原文是一種很怪的文字,否則就網上看,zi的讀法一如英文。若此,zi只能譯『斯/絲/司/史』(港人新一代或會譯作『屎』)。
   同屬中文音譯,今年的奧運城市『Rio Janeiro』本身是葡萄牙文。曾居巴西的香港同窗告訴我。rio亦即英文的river,但葡文的r發音近似英文的h。若此,Rio譯成普通話/粵語應是『希奧』。『里奧』是誤以為英文,若被巴西人罵無知、歧視,也無話可說。
   早期翻譯《比利自傳》的友人也教會我,葡文姓名另一個容易按英文錯譯的音節是nho(例如:巴西退休球星朗拿甸奴Ronaldinho),讀音近似英文的nyo,由於鼻音,中文當譯『利奧』,港譯『奴』亦屬誤譯。
   有關姓名,新聞剛說美國駐港的Tong姓總領事上任。我周前好奇他白人一個,竟有『唐』姓,但太太看似亞裔,難道入贅。其後有居美友人來郵指出,Tong姓來自英國。
   這就對了,Tong生源出美國東北部的Massachusetts州(俗稱麻省),300年前是英人移居的重鎮,當地至今有英風。Tong生若是英國後裔,英美合體,中方又頭痛了。英國肥彭創先食蛋撻冧港人,繼而上任美總領事力sell親港。如今本土派預料進入立法會,Tong生會更落力。
   也許自己的姓在港較少(先父原籍長江以北的安徽。由『崔』姓在南北韓遠比中國多即可知,這個姓越南越少),我對姓比較注意。來港初期,講姓名時常加一句『山佳崔』,因為一般人只識姓徐,聽話姓『崔』會一窒。後來工作,幾十年來只認識一個同姓的同行,比我年輕很多,應屬移民第二代。
   內地開放後的新移民潮,與今天的本土主義肯定有關。但姓崔的港人就多了,藝人都不止一個,上圍突出的都有。其中肯定有像我十幾歲才來港的。
   就較少偏僻姓氏看,港人絕大多數原籍江南,尤其是粵閩。要到內地開放中期後,移民的來源才比較『雜』。因為看內地人的姓,例如綁架有錢女的集團首腦,有的難以想像。
   趕著外出,先寫到這裡。

160827六晨30°C74%:港獨將成國際議題?

   贈慶?港獨議題在奧運金牌國手來港前夕登上《Economist》專欄(AD圖),提醒美歐關注?
   全國不久前關注醫療集團坑人案,現在輪到官網說的『个人信息泄露致网络诈骗“年产值”超千亿』。世界第二的GDP有多少%來自這類高產值行為?
   被騙的都是大學生,顯與教育、認知能力無關。看AD引述官網的報導 《全國160萬人涉網上詐騙》,當屬體制問題。總結之:
   1.『發展就是硬道理』造成人際惡性競爭:人多晉升難,怕失機會致容易受騙。
   2.制度繁瑣多漏洞、法治弱,予詐騙可乘之機。
  其中1.更間接助長港獨:新世代在溫室中成長,受不了內地人的惡性競爭,包括來港分享福利、產子、學額、消費抬高物價樓價....。
   由官左報頭條稱,即將在杭州召開的G20將會《提中国方案帮世界恢复信心》看,習雖然調整40年前鄧的發展觀,但『發展第一』不變,惡性生態將會持續。美歐日縱不景,但要靠中國來恢复信心,中方的『自信』可比200多年前,乾隆以為英使來華是嚮往天朝、來求賞賜,勒令下跪。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160824三30°C70%:粗口與港獨不能同日而語

   看梁的口氣,禁獨應屬最高指示。罵他『極左』博連任只是借題打他。
   但說校規嚴過法律有理,以粗口喻港獨則不合。粗口侮辱他人,禁止是共識。港獨是政治理念,不針對個人--除非視政府為『法人』,侵犯法人的完整性。因此,學校不能以禁講粗口的理由來禁講港獨。
   借粗口來禁獨,因不敢明言真正的理由:中共是中國『單一』的政黨,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單一』主權的政體。國土被視為民族幾千年的家產,『分家』是叛逆,講都有罪。
   蘇格蘭可公投求獨立,Catalonia政黨可打正獨立旗號,因為英國和西班牙的政體容許。但中共鄙視西式民主,港人獨派夢難圓。
   但訴求已成型,禁得了口禁不了腦。激發港獨的根源在內地,但中共的價值觀難變,港人今後都會edgy。
   記得回歸前夕,上屆的公民黨議員陳家洛就以浸大政治系教師身份,與美國上司做民調說,有兩成港人想獨立,此比例即以今日看亦非小數。問什麼問題多少反映民調的傾向,不敢說上述調查夠科學。問題是當時的媒體不敢正視,中方顯然也不當一回事。當日若謙虛下問,不會搞到今天。
   如今看來,回歸第6年50萬人上街,怕不僅是倒董。港獨潛伏已久,只不過中方囿於世界觀,回歸前忙於與英國鬥,回歸後以為只要放水,700萬經濟動物就會感恩戴德,一國兩制名留清史。
   不連任只能緩和港獨的勢頭,無法消除問題的根源。

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

160822一31°C72%:曲終人散,back to normal

後補:AD160823
   奧運閉幕前,30年前的『榔頭』帶領後輩朱婷,為中國挽回點金牌數目被香港前宗主壓住的面子。港報連AD也回歸,送上頭版頭。
   『女長城』這次接連險勝巴西、荷蘭和塞爾維亞,大致都看了(所謂『大致』是因為不必看畫面,聽現場中國觀眾的吶喊和TVB的評述已知道每一分誰贏),憑心說帶點運。塞爾維亞昨『臨終』前開球出界(還是落網?),就是天注定。
   第一球迷第一任奧運就失利,下屬不用說要大大檢討。想識國情,『舉國體制』是很好的開始。說白了就是不計工本的自小軍訓:市、省、國家各級體育學院在全國發掘『神童』,五六歲就徵召入校寄宿,費用全免,按各自的強項由朝練到晚,文理學科交差就算(愛國的話可以說是少林寺)
   學員此後代體院出賽,敗者淘汰,勝者由市、省、國家拾級而上,頂端當然就是奧運、世錦賽得金。但晉升過程中滲入黨和長官意志,造成不公貪腐。有原國手去國後,以在國際賽上打敗中國為榮。
   就舉國體制,我自小聽聞。56/57年在廣州市三中讀初一上學期。同級有林同學,單名Yxxx,善體操,是體育老師指定的助手。全班上堂學跳馬,先由她示範,然後站在鞍馬旁,每個同學跳過時扶一把,包括我這種扶不上馬的爛泥。
   同學當時就傳說,她下學期會轉去廣州體育學院。我讀完上學期就來了香港,不知道林同學最後在體育ladder升到哪一級。當然,當不上市手、省手、國手,亦可教體育、陪練、培訓,但待遇和地位就不能比。
   中共49年建政時,唯蘇聯是瞻,照搬老大哥的這種制度,與資本主義社會的體育先有個人意願,學校從旁助力,有商業價值後才摻入市場因素,本質上有別。冷戰時期,體育王國美國不忿被蘇聯加東德超越,曾抨擊其假業餘真職業,有違奧運的業餘本質。
    當時不罵中國,因為中國未入奧運。如今卯盡13.7億人的才智、GDP第二的實力和軍事式訓練,金牌甚至輸俾英國,少出聲為妙。乾隆時代率團來華求通商的英皇特使George Macartney再生,會振振有詞地說,Why should I kneel before thee?
   要說公平性,這裡可以給弱者講句話。金牌數取決於哪些項目入選奧運,很多項目是強國早期定下的本身強項,不同項目的含金量差天同地。
   團隊球類,每方幾十人打生打死,只算一金。但怕只有十幾個歐美國家參賽的馬術,一人上陣也算一金。但一匹良驅身價動輒幾百萬,日常養馬、訓練、維護場地,每年非幾百萬不可。西歐古時的這種貴族傳統,即便在西方,亦非常人可望可即,亞非點玩?中國雖然也有參加,但靠的是英國土生的華裔遺才,真的貴在參與。

2016年8月20日 星期六

160820六31°C82%:日本運動的『外援』


   男子4x100短跑的新聞不是Bolt帶領牙買加隊三連冠,而時間與本身的世績差一截,而是:日本帶領亞洲人,首次以第二名衝線,快過美國和其他黑人。歷史上初次殺入決賽的中國,撞正政治對手,成了周瑜。
   日本隊接第四棒仍領先牙買加,Bolt靠著衝刺才反勝。美國不但以第三名衝線,其後更因為與千里達越區交棒,雙雙取消資格。中國升呢得第四(圖:右起依次是一、二、四名)。
   短跑慣食塵黃種人這次快過美國,應屬升班馬李斯特城英超奪冠那種偶然:日本碰巧同時出了四個人才,並非像美國、牙買加那種以基因、風氣為本的持續發展。但長遠來說,日、中雙雙入決賽或說明亞洲短跑進入升軌,今後可望看齊歐洲白人,但難望收窄與黑人的基因鴻溝。
   更有趣的是,與Bolt於相鄰跑道接棒的日本第四棒跑手姓Cambridge(圖中),全名中譯『劍橋飛鳥』,生於牙買加,係當地人與日人的結晶,擁有短跑王國一半的基因。現年23,正值Bolt當年一鳴驚人的年紀。最後的100米成為一老一嫩兩同鄉的比拼
   但日本還有一個混血新秀。日本土生的17歲加納x日本結晶Abdul Hakim Sani Brown,身高1.87m。下屆的日本隊說不定有一半是混血兒。
   近日看奧運,記得日本至少還有一個非大和姓的選手。80年代中,美國Japan-bashing,罵日本封閉。有美國人說在日本住了十幾年,仍無法入籍。但年來看日劇,有講外交、非法移民、出外當義工的,演員裡有個別混血甚至講日語的美國靚女。如今再看短跑,日本正利用涉外因素來自強睦外。
   美國人當年罵日本,可能是要日本學美國,有工作就能入籍。但日本大概只接受結婚歸化,單靠在日工作或只予居留權。這樣吸收的移民可能多來自發展中地區。日本的吸引力是富裕、安定、秩序、法治、生活方便、經濟差距小、福利。
   中國發展快、機會多,引來的外國人應比日本更多。但主要為錢,就像上海30年代流金歲月的過江龍,並非想安居。中國的藝人、運動員也有非華裔?

160820六晨 29°C89%:高永文5分

   就哮喘豬錯怪肉檔事,昨看高永文開記招時明明說:『毫無疑問,責任喺政府』。但今天三大報不提,只講政府點錯和業界點惱。翻看RT視頻《高永文就「哮喘豬」事件道歉 指責任在政府》證實,高的確這樣說。
   一線高官尤其是公務員,以往絕少致歉,即使避不了,語氣、神態都很勉強。高是第一個說得毫無保留、態度誠懇的。三大報不報,怕會幫梁連任?
   梁其實不會因此而得分,真要擔心的反而是高。日劇裡的官僚傾軋看得多,難免想到高的同事會怎樣看。
   高可能是最老實真誠的高官,而正因此,相信他也明白,不可能再上層樓。捧財爺、曾主席、女司長的人無須擔心,我給高評分會威脅到你們。

2016年8月19日 星期五

160819五午31°C83%:TVB報奧運有愛國壓力?

   美國金牌泳手Ryan Lochte在里奧被假警員搶劫說,如今看來是掩飾自己與隊友的行為不檢。巴西近年國譽已夠差,本屆奧運的管理更成笑柄。這次博命搜證以爭回一啖氣。但此案又並非一面倒向巴西。入不到洗手間不應破門。但從拔槍對付可見巴西的治安常態,非文明地區所為。
   近年興鬧TVB,給大家一個理由:剛全程直播中國女排3:1險勝荷蘭入決賽,未抽出一分鐘插播Bolt以21秒78再贏男子200米短跑金牌。TVB評述女長城險勝巴西和荷蘭的語氣,都顯然想為中國本屆奧運失利挽回點面子。因為,游泳爆冷、體操全墨、羽球失意下,單靠乒乓、跳水、舉重,金牌數仍被香港的前宗主壓住。女排能否奪金,關乎700萬人歸屬的心理。沒想到文革五十年後,又再要『超英趕美』。
   男子200米的冠軍確無懸念,而Bolt的秒數也果然比他的世績19秒19慢一大截。他在速度上可信已無復年輕時的奇蹟,只不過暫時無人有他尾段的爆發力,威脅不到他。四年後在東京相信還會入三甲,但金牌就有點奢望了。
   港人明天接李慧詩機時或可想想:林丹04年以世界排名第一出戰雅典奧運首圈出局後說的,「來到奧運誰放不開誰就發揮得不好,壓力太大就不能像平時一樣正常發揮。」(AD)。
   女子4x100米短跑,美國昨初賽失利後聲稱在場上被巴西碰到,獲判單獨重賽後以時間晉級決賽。原先以第八名獲決賽權,如今按時間排跌落一位被擠出局的剛好是最憎美國的中國。中方學美方申訴但無效,看官媒可知其怒。同場無對手的重賽形同無競爭下可以放開演出的練習,的確未聽過。但就是這麼巧,中國又多了一個『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證據』。奧巴馬日內來華見習近平,怕要補幾句好話。
   中國昨首獲跆拳道金牌。這種韓國國技一如柔道的日本國技,本國人在賽場上並不特別出色。但韓日至少都有國技入選奧運。中國功夫全球無人不識,但沒有一種拳腳兵器入選奧運或有全球足證的評比。這到底是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學西方那樣用單一標準來評比太膚淺,還是孫中山說,中國人一盤散沙,互不相讓,無法達成一致的評比制度,因而無法獲國際公認?
   但昨看中國奪金的跆拳對決,發覺攞分全靠起飛腳,幾未出過手。但跆拳表演經常徒手碎瓦。比賽時是否怕出『手』太重,只准用腳。若此,應正名跆腳道,至少是Taekwon-Do, v2。
   Anomaly:摔角是中亞牧民大男人露天席地隨地鬥man練出來的。但日女昨囊括所有三面的自由摔角金牌。日人為何玩別人的摔角更叻過柔道國技?姿三四郎失傳?中學體育堂教過摔角,但考試時與partner夾定輪流讓賽,總之輪到你贏就任你舞,只求合格過關。自由(freestyle)摔角與古典(Greco-Roman)摔角或許是游牧民族玩法與古羅馬人玩法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