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6日 星期四

180816四凌晨27°C 90%:God never promised me a rose garden

   午夜醒來,再也睡不着。預定了大半年的「終身」大事,看來要water down.
   人對事物的反應縱千差萬別,但撞正悖乎常理的,還是比較罕見,只能說是命。
   上天對我還是好的。聖詩說,God never promised you a rose garden/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
   我走路比較快。每次安全路過,沒有踏空、踢到路障摔傷,我都感恩。看似自己的能力,但天有不測風雲,沒有事物是理所當然的。運動員也可能摔跤。

   傷殘人士見得多。前天gym後行山路回家,首次見到有寵物。一隻高近兩呎的棕狗,右前腿在腹部齊根切去,外傭帶着散步。由於其餘三條腿不止一呎長,每條都要分擔右前身沒有腿支撐的重量,每行一步,頭部和軀幹都大幅度地上下擺動。正常的狗向前走,但這條大狗每走一步,大部分時間是上擺下擺,前進的成分或只有三成。
   這條山路離車路還有幾百米,看着也替它辛苦。但又不能把狗抱着走,否則連其餘三條腿都退化。要活下去,就得繼續這樣鍛鍊。換了我,是繼續這樣走下去,還是算了...?要珍惜今天的每一步每一刻每一口氣。

   昨閱報,〈登革熱一周四宗 15區蚊患超警戒〉。下午gym後回家不敢再行山路。希望這條大狗順利。
   gym前去政府診所攞藥。提早20多分鐘到,罕見地已有5位長者排在前,似乎是臨時去看病的,與我幾個月前就預定的複診不同。希望與流感、登革熱無關。

   目前的這個困境,說來極荒謬。但日前才說,似乎社會越「進步」,就越多這種非常理的行爲。大學聯招放榜後,一般是失意者看不開。但這次竟然是獲港大取錄者。考唔到想死,考到又想死,今天的一代實在sophisticated。想落去,自己的遭遇peanuts也。

   每年每逢原子彈和日本投降紀念日就想到自己。年復一年,還有多少前路要走?
   港人現在長壽甚至超過日本,全球第一。當然,每人不同,700萬人的統計,對其中一些人不一定有意義。有人英年早逝,有人九十仍開枱。我會是統計的主流還是exception?
   如果遺傳自母親,那大概還有一段時間。母親遺傳自她母親,也就是閩南鄉下的外婆。外婆好像98見到我以後才走的。她是虔誠的教徒,近百歲還每天讀《聖經》。
   母親今年96,遺傳了外婆的長壽基因,但不包括價值觀。不湊仔,不持家,不工作,不走路。老來說,公共圖書館書架上亦舒看了幾遍。後來走不動後,我還幫她去圖書館借過。亦舒的小說除了書名,有連續的編號以資識別,最大的數目是300多。
   後來看李安的《色戒》才明白,母親的理想生活是片子一開頭,四位官太打麻將,用滬儂軟語交換上流太太的市場情報:「來了批英國呢絨、巴黎香水...。(丈夫圈裏)xx聽說要升,xx聽說要外派...儂老公呀會...?」亦舒則是母親來港初期對美好生活的憧憬。
   可惜母親頭腦超簡單,看人無方,選錯我父親,莫說做官的好處,連做人的好處都太缺,母親也就白費了一生。
   換了比較看得開的今天,父親或應趁母親還年輕,讓她另覓較好的主子,開開心心。再見也是朋友。

   說回港人長壽,有財經大報發社評驚呼,我們這些老人掀起〈高齡海嘯〉。言下之意,淹死廣大的青少年。
   說實話,我不想累社會,更唔想累後生。我信《楢山節考》,雖然不是literally means.今天如果有工作,送信走dek清潔,力之所及,最低工資,我都好想。但年逾70,想做僱主怕都唔敢請:怕你仆親告我虐待,傳媒實大炒。
   近年經濟旺,勞力短缺。後生仔淹尖,唔肯捱或者做唔長。政府想到長者,鼓吹延長退休年齡,退休之初復出。講得好聽敬老、重視經驗。但講穿則純粹是搵人頂工。只要有人肯請,老人唔敢計較,低薪肯捱肯忍。
   長者與僱主點樣能夠彼此搵到而且合拍,很費心思。

2018年8月15日 星期三

180815三日本投降日27°C 87%:恭喜香港

   恭喜靚仔陳,多謝外記還有建制,又幫香港成爲西方話題。至於講乜,貼錢我都懶聽。
   游靚女好快就坐完。西媒不妨約定良心犯講心得。話唔定可以爲香港打造個You Lala,登上國際人權寶座。到時建制記得爲港落力助演呀!
   香港衰在中國地方,但150年來被英國佬灌輸咗歐美既自由。最緊張呢類無厘頭既自由。自己唔聽,但你唔俾講就唔得。
   其實,中國人幾千年來跟從孔夫子,實用掛帥,只關心身邊既現世,懶理鬼神。既冇經歷過歐洲一千年前神權既霸道,也就唔buy西方由此爭來的言論自由。加上一黨領導,冇耐性等的邪說自己消亡,非禁不可。咁就多風雨。

2018年8月10日 星期五

180810五午27°C 95%:我也曾經是第五縱隊?

   慣以「You're fired!」來主持電視節目的特統,以言辭辛辣爲標榜。講到中國時,不Like「一帶一路」理所當然。但同時說「某國」的留美生「都是間諜」,不可能是指別國。
   美國據說有30多萬大陸學生,佔留美生三分一,居各國之冠。特統對華開刀以來,以這個指控最離譜。
   說也巧,此刻我剛有孫輩由大陸抵美升大。崔家始自我,連續三代各有一人留美。第三代更是高考尖子,打算讀工。但甫抵美就被扣帽子,選科怕有陰影。畢業後想留下,找工作怕也有限制。
   不過,美國每隔一段時間就有這種華人話題。而現實中,也確有人包括熟人,趟這種渾水。
   有人或以爲,能混到頂尖技術,讓中國多快好省地趕超美,是歷史任務。但令萬計的陸生因而受排斥監視,連在美出生的下一代都蒙污。這筆賬怎算?
   我絕對反對。機密的內容看過都有後果,遞到眼前都要回絕。國人想在外受尊重,就應斬釘截鐵告訴出國的學生勿碰別人的機密。細水長流,爲己爲人。你要愛國,學好以後回國再說。留美就依法辦事。
   
   要說在美搞科技踩入敏感地域,我半個世紀前確曾過誤闖。寫論文大概頭兩年,每月給我近300美元,養活我甚至幫補我在港父母的是美國國防部(DOD)屬下的研究項目ARPA(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 Agency)。
   我當時計算化學分子的結構,用手演算(當時還沒有數學公式的軟件/apps)。一條公式有時候一頁紙都寫不完,但整篇論文沒有用電腦。我不知道這種研究到底是幫了美國國防還是浪費了他們的錢。
   我當時持香港的大陸出生人士旅遊證件CI(Certificate of Identity),美國視為"stateless"。但當時以美帝爲頭號敵人的PRC肯定認爲我是中國人。我拿美國國防部的錢,可被視為美諜。
   這筆研究經費是論文導師爲我申請的。我事前不知道,也不知道ARPA爲何物,更沒想到美國國防部會給錢敵對國的子民去搞科技。由申請經費、受薪到完成論文,從未見美方人士來接觸,連信都未收過。
   陸生現在留美,包括我的孫輩,大概不會獲得這樣寬容。但希望不會倒過來,申請研究經費和工作時處處受限。

180810五晨27°C 88%一號波:做新聞唔係「請客吃飯」

    〈董事局沽名釣譽 港鐵越行越墮落〉的頭版標題,目的不用說是「斬馬稷」。
    講新聞,Like唔Like都好,AD勝在識攞角度、「惹」話題。
    呢次逐個search港鐵友既背景,在網絡、Wiki時代只須俾記者人工。如此簡單的IR(調查報道)就得出足以殺人的結論,叻!
   舊式新聞學死拗事實/hard fact,相當於刑偵只求證據/evidence。但世間99.9%既衰嘢唔會上法庭cross examine。好多都可能唔夠hard facts來咬死,過分執着反對受害者不公。
   這樣說並非同意港鐵〈越行越墮落〉。但搞到咁既田地,港鐵咎由自取,冇人會可憐(唔怕利申:我好似都有一手IPO時抽既港鐵,至今仍在)。只能係邊度仆低,就係邊度爬番起離。

2018年8月9日 星期四

180809四29°C 79%:超級公企凌駕公權

    沙中綫醜聞停不了:AD頭版頭〈土瓜灣23幢樓大沉降 獲豁免項目 屋宇署無權叫停 呃區會稱數據正常 煤氣管沉降超標 恐重蹈高雄氣爆覆轍〉(精簡了個別字眼) 。
    有財經專欄預言:「港鐵最終會國產化。港府做後盾,大到不能倒,生意又自己送上門,管理層點解要搏命?高鐵開通後,與大陸接軌,(更可以)請內地高管睇場(有國家保住)。」

2018年8月8日 星期三

180808三32°C 64%:社會越「先進」,個人越難解

   昨AD以〈世紀廚神病逝〉爲《國際要聞》頭條,緊要過印尼旅遊勝地地震、台增軍費抗陸。
   32歲的撐傘lesbian紅歌手前一天還有講有笑,翌日即因「躁鬱」,在寓所跳樓。抑鬱已夠普遍,但原來,抑鬱+躁狂更不可測。
   香港似乎越富裕就越複雜。社羣和關注碎片化,越多人鑽牛角尖。一旦落入惡性循環,難返回良性的軌道。
   新一代要率性,追求創意、自我表達、翱翔天地,鄙視循規、穩定、五斗米。創作人、演藝人尤爲表率。但似乎人越求創意,越要收起自己,隔絕外界的煩囂。這樣才可望突破。但反過來,心中有結,外人也無從知悉,想幫也幫不了。只能自求解脫。
   月前歐美就有兩個演藝人如此這般。港上述女歌手只不過是這種風氣的延續。且看下次輪到誰。
   我寧可蠢冇創意,平靜地生活,好過這類鎂光下的recognition。

180808三近午30°C 78%:Who cares about FCC?

   駐港外記請面臨DQ的獨青首領演講。外交部首次出手,講明不Like。前者在內地職責上管後者,後者則職業上慣反建制,各爲其主。但曲高和寡。港人多數唔知FCC係乜,唯政、媒、文化界愛炒。
   的確,由英治到到今天,外記留港無須經外交部批。但以往也沒有港人公開要獨。港人越反,上頭加大反作用力,純屬牛頓第三定律。
   西方鼓勵你爭權,官民持續頂牛,最後達致均衡,形成政治秩序。但中共漢人脾性,要求民間識做。你自律,我默認;你壓過來,我覺得受威脅、冇面,也就壓回去,加倍奉還。你越反,我越緊。中港近10年落入惡性循環的升軌,看不到盡頭。
   但港人慣咗英治下無規律的自由,新一代要率性「去到盡」。又以為英式法治是防共的鐵布衫,鄙視漢/華式的「自律」。但其實,言論到底有冇限度,呢一刻連自由王國也講唔清楚。反報今稱〈Google蘋果fb刪名嘴陰謀論 稱難容傳播仇恨;網絡審查成「新常態」自由派反應兩極〉。
   但其實,二戰至今73年,至少係自由民主既西方,鬧希特拉係言論自由,讚就唔係。咁算唔算底線?現只不過輪到中共話,鬧港獨係港人既自由,爲其提供平台唔係。
   誠然,希特拉殺咗600萬人,港獨至少到目前非暴力,不能一概而論。但都話架啦,中共將言論也看作行爲。
   你diu?我好明白。咁你想再佔中/起義定移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