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181022一凌晨24°C 83%:走好

   過去這個週末很黑,港澳接連三宗訃聞,台灣也罕見地火車出軌,已知22人遇難。我也坐過一次這條線。
   按時序,離世的是:
   郭炳湘,男,68歲,新地前主席,中風昏迷兩月後器官衰竭拔喉。
   鄭曉松,男,59歲,澳門中聯辦主任,患抑鬱症在澳門住所墮樓。
   岳華,男,76歲,香港息影藝人,在加拿大病逝。
   其實,此前微軟兩位創辦人之一的Paul Allen離世,我就想寫。不是因爲他有爲有錢,而是因爲65歲就把他帶走的non-Hodgkin lymphoma(非霍奇金(陸)/何傑金(台)白血病)。
   NHL按’常識’說,在癌症裏不算特別險惡,與Steve Jobs患的胰臟癌有別。Paul Allen也必定有最最好的治療,但仍然不敵,可見人類距離征服癌症仍遠。
   至於郭先生,億萬家財,家人作出終極的決定,殊不容易。走好!
   岳華,或許可以說,我紅過了,我愛過了,我活過了!
   不用說,在此風雨之秋,最多耳語的怕是位至正部級的鄭主任。全國近億黨員只有大約250位中央委員,照理都是久經考驗的唯物主義戰士,沒有西方人那類個人主義弄出來的心理病。但偏偏也有人抑鬱到要墮樓,只能說無論多常規都難免有例外。
   而且事發在另一制下,開回歸以來,中央駐港澳代表之先河。香港難免有人借來發揮,以延續英國記者出局、中央擔心港媒淪爲顛覆工具的話題。
   R.I.P.

181022一 凌晨24°C 82%:恩師

    改看電子歷史書後,邊看邊留‘眉批’。中學時靠死‘背’過關的時+空+人流水賬,終於有了sense,可望得出點規律,鑑古知今,鑑西知中。史書雖不能盡信,但既有得着,也就想在自己還能看、想、打字的日子裏,多’撈’點。
   於是,新聞讓路,改在用膳、休息時看。時事仍然想講,但更想第一時間回到書裏。
   於是,博愈脫愈久,這次應超過十天。此文上博前,不敢回看上次的記錄。
   
   今天終於突破,因爲收到美國恩師家人的電郵。一件好事。但要寫一封信。英文再爛,也得硬着頭皮上。
   恩師相當於我第二個父親,但其實只比我大三歲,成就非我可比。上次回母校見他,是他六十五歲做壽、歷年的學生、超博士..專程回去團聚,包括一位中國內地留美的香港中大教授。當年承蒙這位教授居間聯繫,我才得以在恩師訪港講學期間,得以再見恩師
   我是恩師出來教書的第一個學生,但也是最差的。他養活我的時間最長。但我事後對本行毫無貢獻,有辱師門,甚至可說背叛(不只是辜負)了他的栽培。按中國傳統是無面目回去祝壽的。但美國不是中國。
   事後,我立了個願。但蹉跎歲月,至今未還。希望即使此生未能完成,也在身後得以實現。
   希望恩師健康,有機會再見。
   至於我收到恩師家人來郵的同時讀報有感,另文再說。

2018年10月8日 星期一

181008一午29°C 60%:台韓有別

   久未回覆網友,抱歉。
   講韓統卸任的下場,當然忘不了台灣。但總統普選後,唯阿扁與韓統看齊。李老先生無恙,應可善終;馬靚叔可信是素人,綠營告他是借來打藍,成不了罪;現任的蔡女家族有錢,演講時不像人君,純屬時勢造英雄,換一個時代,應去搞文教。台灣的貪腐主要是國民黨時代的陋習,可信不會延續。
   韓國不同。Google"韓國總統下場"即可知,戰後建國以來,前後約有10人。唯早期一位被逼走,算是全身而退。開始普選後,歷任七八人,卸任後,除了民主鬥士的金泳三、金大中,其餘都被判十年以上,盧武鉉更自殺。即使兩金,兒子、親信也都因貪腐入獄,難免被懷疑任內包庇。(博文只求明白趨勢,未逐一核算歷代韓統的人數、罪名、刑期。想知細節可自行上網。
   朴槿惠最慘,父朴正熙任總統時,與妻先後被刺殺。朴大小姐單身,自稱嫁給國家。但現在國家不要她,怕要在獄中終老。當然,有人會說該死,朴正熙當年軍法治國,不知道整了多少人,才換來經濟發展
   若此,誰敢說現在的文在寅卸任後能倖免?但至少到今天爲止,他促進半島的和平看似真誠,與翻雲覆雨的政客有別。卸任後若又重蹈前任覆轍,令人唏噓。
   借用唯物辯證法,韓統與台統卸任後的下場雖有雷同,但程度上差得遠。所謂量變生質變,韓台本質上有別。台灣可信會日趨廉潔(效率是另一回事),韓國還有一段長路要走。

181008一近午27°C 77%:'馬'涼不是馮京

   181008晚後補:老馬被特區中止居停,英國和FT緊急要求解釋。與此同時,事主學其他無居留權的外人,離港一轉後再’回歸'。但入境時只獲停留7日,非發達國家公民一般的3個月之類。新聞界大譁。
   但“7”在中外文化里,都帶有恆久的意思。西方的上帝造宇宙只須6日,第7日還有時間休息。中華文化也有"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之嘆。顯見想做事,7日已很足夠。努力吧,老馬!  

   真的,不是說笑。那天看RT實時說有“馬凱”不獲什麼...,我連接着的幾個字都懶看。不就那個什麼發改會主任嘛!還隱約記得他接見港客,身形高大,都幾靚仔。怕是有事吧!
   發改主任似乎僅次於副總理。但常委副主席都落’馬',多一隻又如何?
   要到馬生上了頭條,看到原名Victor Mallet,方知此'馬'涼非。這位'抄襲'中國前高官大名的先生是英媒FT派駐香港的(圖右)記者,上月代表外記,請近月紅到發紫的民族黨領袖陳靚仔(圖左)演講。英美媒界炒上,陳仔既黨事後更被特區炒燶
   但俗語云,人鬼殊途,強特不留鬼,自有留鬼處。記得寫專欄時說,FT是我看過最好的英美報紙,論深度NYT、WP冇得比。美國民族性巴渣但膚淺,大衆媒體要符合國民性,方能居市場之先。說到底,受衆俾Like,纔有英雄也。
   相反,英國人講sublety,憎英國的話可譯作古惑、陰溼甚至奸詐。反之,中意美國的說美國人光明正大,七情上面,當面講清楚,不背後插刀--就如特朗普。
   回到正題,馬生有FT爲後盾,大把嘢玩,何須與我特一般見識。
   至於說反派爲此羣情洶涌,參與美國爲首的反華大合唱,立會補選在即,睇開的啦!恆指屢見新低後,有中央放水打救。民望被山竹吹冧的娥特肯定也會獲大大力托起。

2018年10月6日 星期六

181006六晚26°C 62%:我看報業三國

   今天一則兩大報都沒有的第三報榜末新聞,使我想起就香港的《報業三國》給自己做個總結。
   新聞本身是“台病人善終自主法 亞洲首例”
   
   有前主播赴瑞士接受安樂死後,台灣自明年1月6日起,成為亞洲第一個允許末期患者選擇善終的地區。具體來說,在末期、不可逆轉的昏迷、永久植物人狀態、認知障礙、其他經中央主管公告的疾病或情況五種狀態下,患者有權拒絕維生醫療或人工營養,自然離世。執行時,以”病人同意為優先,關係人同意為輔助”。
   
   台灣的《病人自主權利法》,香港怕沒有幾個人關心,兩大報不報或可理解。但當今人道無限,’進步’的課題,追求影響力的媒體當'炒'。何況其中的反報親綠,可讓‘綠台’得享全亞洲最人道的美譽,間接對應精神空泛的物質強國。現在反由小市民價值觀的第三報來報,港報顯得價值紊亂。
   對我來說,港三大報各有勝長:
   A報:美式反共;角度刁鑽;圖文一流;想知特區、內地點‘衰’必讀(均衡莫問);名家專欄不收費,但政治單一;反派《公教報》,反共教徒必讀;現更增加文化,不排除是政治需要。
   B報:民生近小民,政治近‘环球’。影響力大報的商業市場對手。两岸、国际新聞短而多,個別取材兩大對手都漏報(見下文),又或者不跟從路線;評論與死對頭分處兩極,用詞刺激,不願意做奴隸的人啱睇。
   C報:由舊式文化愛國轉向新式澎湃強國;標榜均衡,但止於形式,取材一正一反相互抵消,內涵未及超越左右的‘第三條路’,無助於修補今天的撕裂。文化上走歐陸左派,但限於技巧,遠未能抗衡意識形態對手。

181006六31°C 42%午:國際刑警辛苦了

原載MP
181008後補:
      中紀委昨深夜說,孟部涉違法,受國監調查。港建制報引述"北京消息":疑涉及經濟等貪腐問題,包括違規在港買樓。
   是爲首名在國際組織任要職期間被下馬的中國高官。令港人想起我們嫁出去的阿珍。她肯定嚴守婦道。這就是香港的優勢。唔知阿珍有冇係日內瓦或Laussane的湖邊買樓呢? 
   更厲害的是,中方說孟部受查之前,孟妻在法開記招,聲色淚下。美國帶頭反華正步步升級公安副部家屬若在西方化身異見人士,又平添一風景。唔好學俄羅斯呀!
   
   Interpol(國際刑警)主席據報在華失蹤。報案的是主席的妻子,受理的是Interpol總部所在的法國里昂警察。
   以我看刑偵劇所學,此案大概是由案發所在地的中國公安主持調查,Interpol總部派高層赴華隨隊協助。主權在華,Interpol縱使首腦出事,也要尊重。
   但這次不巧:主席姓孟(圖中左下的小照),是中國派駐Interpol的公安副部長。在本國除非出意外或遇到亡命之徒敢動孟部的或只有比他更強的人。但在中國境內,真有這類人出手,西方主導的執法機關管得了?
   再說在中國,公安之上有黨,黨甚至大於法。外國執法人員最好是在故宮、長城兜個圈,打道回法。
   但反過來在反華大氣候下,中國若真有證據,又不想多一事,或可發“紅通”令,列為國之重犯,讓Interpol好交代。

181006六25°C 46%:#MeToo、王嬙、韓統

   #MeToo一週年應節荷里活大亨被首先揭發後,好戲連場。近日一週年,更應接不暇。美國候選大法官被狂炳;瑞典諾貝爾文學獎決策者夫判囚;IS‘性奴’獲和平獎;年逾八旬的美國黑人諧星Bill Crosby當衆收監;C朗被翻舊賬;港女運動員案開審;兩岸也都有指控;美國特統更習以爲常...
   有底者宜及早鞠躬,被挖出永世不得翻身。但女權不同一般的法治,抗拒必從嚴,坦白則不一定從寬。
   王嬙(),看妳囉!月來除了與梵蒂岡互認主教,強國對外幾無利好消息。網球靚女在中國公開賽要搏命,證明給美國看,厲害的國家無須偷偷摸摸,光天化日之下都能打贏美國。再說,日本最近有混血美女大坂直美奪得美網,中國又怎能讓安倍沾沾自喜?
   韓國總統優良傳統全球獨步:住完青瓦台後,續獲政府供養,遷入一人居室,衣食住無憂(“行”是另一回事)。而且供養期逐漸延長,幾乎終身無憂。今後不妨變成制度:總統上場後,全國開盤,猜任滿後獲多少年免費供養。答案多年後才揭曉,猜中者獲頒公民獎章,獎勵其對國情的瞭解。
   他日輪到現任的文先生時,若一方面因爲與北方的counterpart達成棄核獲頒和平獎,但任滿後獲政府供養,則也是一項記錄。中國在這方面雖有先例,但得獎者是平民。韓國是總統,大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