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4日 星期六

201024六晚24°C 70%:Connected

今天港媒的焦點果然是港大擬從清華禮聘兩位專長科技的副校。但清華網站被指移除了其中一位的黨委銜頭。

原來,這兩位學者此前與港大目前的正校是美國加大Berkeley的同事,港大將來可望以Berkeley troika(三頭馬車)驅動,在提升國際排名上勇往直前。

與此同時,港大最敏感也最vocal的法律學院,據說日內將首次由內地出身的教授接掌。若此,社科學院應該也不遠了。周前上網看書,得知港大社科有內地出身、哈佛畢業,接着在Berkeley任教的政治學者曾出版權威著作,深入闡釋中國的發展模式。那應該是有高層blessing的。

港大人才濟濟,改造順理成章。其餘7大亦當以龍頭爲楷模,完善香港的高教大業。

我出身純科學,研究無成,只剩下點直覺甚至偏見。依我看,內地學者的科研非本地人可比。港人受150年的商港大氣候薰陶,選擇職業時精過鬼。叻仔叻女專攻高薪穩陣的醫、法、商,鬼先會去做風險高、最多只有教授級中上收入的科研。唯內地崇拜科技、急於富國強兵,人們也怕法政社科裏太多政治,才會湧去搞科研。因此,香港搞科創,必然由內地人主宰。本地人可以爲他們做frontline:融資上市、推銷宣傳。

大學改造可以直接引入內地精英。但另外的幾個戰略性行業,法律、中小教育、新聞、社工…,要待新港人融入本地,精通粵語、港文,取得本地專業資格後,才有可能。這個過程怕還要十年八年。

2020年10月23日 星期五

201023五晚25°C 43%3號波:權力轉移的paradigm shift

近日疫情淡泊,輿論改炒政情。今晨以爲,焦點是BNO居英權明年1.31起跑。點知午後hk01爆出,內地出身學者主持的港大明年將從清華引入兩位副校長,其中一位是現任的清華院系黨委書記。且看明天AD點炒,以教育爲賣點的MP如何玩平衡。

港人私下必將大嘩。自年中引入國安法起,一單接一單,社會上公開的議論已大爲收斂,開始習以爲常。當然,相信有人不再發聲,努力準備走佬。

權力轉移必定有相應的paradigm shift。’戰略’性的行業只要有可能,在制度和人事上都會拉近與內地的差距。我猜,大學可見的將來都不會公開設立黨委書記,但有人有實無名地發揮作用在所難免。

大半個世紀前,美國大學裏的台灣學生就有國民黨黨小組。成員來自學生、教授裏的黨員,不時碰頭,就校內台灣同學的情況交換訊息,向區內的駐美使領館匯報,例如是否有人去圖書館看台灣島內當時嚴禁的共匪書刊、批評黨國、言論親共。

一旦發現,使領館會上報台灣,由情治當局上門拜訪留學生的父母,表示關注。父母自然識做,叮囑在外的子女多用功少惹事。當時就有台灣學生痛恨同學裏的‘特務’,甚至在中國同學會聚會時發生衝突。

我當年去大學的遠東圖書館既看美國唐人街的中文報、香港的明報月刊,也看台灣的中央日報、大陸的光明日報…。但作爲香港學生,國民黨員管不着。

當年美國校園的國民黨小組應該沒有向校方或美國政府註冊登記,但在校內的台灣同學裏是公開的祕密,連我這個香港學生都知道他們的身份。

香港的校園將來有這一步,也是自然不過的事。當然,校長/教授級的黨小組管的不是學生而是高級教職員。管到什麼地步,那恐怕就看個人的作風。

港大帶頭,其他大學相信是早晚的事。On your mark. Set. Go!

2020年10月22日 星期四

201022四晚24°C 56% 1號波:厲害了還是麻煩了?

我的偏見:Financial Times是最好的日報,The Economist是最好的時事周刊。

但至今已將近一年未過訪。晚飯後鬼使神差,一按下Economist就是這樣的封面(圖),直指 “The persecution of the Uyghurs is a crime against humanity”, “the gravest example of a worldwide attack on human rights

我沒有上網搜尋。但直覺上, “crime against humanity”的指控,此前會否屬於IS?再早恐怕就是90年代中的Kosovo屠殺。新疆的維人‘教育營’被上提到這個‘高度’(內地慣用詞),太厲害了!

但又無法完全否定外界的指控。就照片所見,把不同年齡段的維人集中起來,穿制服上課,既不像常規的教育,受訓期間似乎也不能外出。

學漢語有必要,但把很多人集中起來,帶強制性地教育,令人想起執法場所以至內地早期的勞改/勞教營。勞教全稱“勞動教育”,原則上較勞改輕,但兩者都是集中罪犯、反革命,強制其勞動來改造。今天對維人的教育是否這種性質?

若純爲提升維人的漢語和技能,俾能找到好工多賺錢,何不在現成的大中學校、職訓所加開課程,領補貼上課,考取文憑發獎金、介紹對口工作。現在集中維人長時間留在營地,很難不令人產生聯想。

何況,這種教育專門針對維人(或者還有新疆其他的非漢族穆斯林),不包括在國人裏佔統治地位的漢人,就更易予人口實。西方最愛用人權、自由來將他人的軍。集中維人強制教育,限制行動自由,所學非其自選,中國無論如何否認,都很難說服外界無關人權。

針對維人的恐怖活動絕對有理。但集中全族,令人條件反射地想到納粹關押猶太人,最終沒有幾個人活着出來的concentration camp。沒有人希望,有一天西方遊客去新疆,除了下吐魯番、上天山,也像去Dachau、Auschwitz那樣,特地拜訪維人教育營。

反恐維穩非此不可?但最怕愈反愈烈,更讓維人贏得舉世的同情,變成反華有理、反漢正義。

201022四午後28°C 54%:美國自由派要作最壞的打算

美大選近日又轉風。1. Biden被罵多過阿Trump;2. Biden在關鍵州份的優勢收窄。輿論主要針對Biden的兒子貪腐,尤其說他幫中國開拓美國市場,在目前兩黨一致抗華的大潮下,亦即‘引狼入室’。這無疑是Trump派的宣傳,問題是選民似乎受落。

針對Trump的負面,最戲劇性的是:他在中資銀行有賬戶,而且據說透過這些賬戶交給中國的在華盈利稅,多過交給美國的。

這不稀奇,因爲美國稅法複雜,有大量的寬減規定。Trump有成team財務專家幫他在經營上省稅。但中國稅法簡單(其實也是因爲落後,根本沒有這許多規條),Trump即便請中國的會計師、律師幫忙,也沒有條文可用來減稅,從而局住要交頗重的利得稅。

說回大選,至此怕要說,不能排除Trump再爆冷,自由派要準備臥薪嘗膽又4年。

201022四午後28°C 55%:教廷不會政變吧?

教宗Francis(方濟各)稱,同性戀者有權組織家庭,須爲此立民法。

教宗指的當然是天主教徒,非信徒本非教廷所屬。但承認同性戀,而且有權組織家庭(包括事實婚姻),接着就要承認其非婚生子女(LB伴侶必須借他人的精子或卵子才可能有下一代)的繼承權。這對基督教信仰衝擊之大,難以想象。

我不記得《聖經》裏是否有同性戀行爲的記載。但直覺上,由古埃及到古羅馬時代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區,應該沒有LG公開成家的。

不用說,以西方爲主的國際社會會歡迎教宗這種開明。現只怕傳統的教徒受不了。因爲一開了頭,肯定陸續有來。下一波會否衝擊神父、修女的celibacy?

當然,新教的神職人員早就可以成家。社會可能覺得,讓神父、修女成家,甚或可減少性侵的指控。但任何傳統必形成連帶的規章制度,從而既得利益。外人不介意的這個變化,對全球10億計天主教徒來說,可能是信仰的根本。

God be with the Pope and the Vatican.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201021三晚25°C 60%:疫情反覆無了期

很同意MP頭條引述專家說的,聚集只4人,旅團可30人,經濟與抗疫〈不相稱〉。但又不得不承認,疫情至今已10個月,看不到盡頭,經濟慘過金融海嘯。當局根本冇橋,只能監粗離,以示有做嘢。

彈丸一城,完全靠對外往來賺錢。但疫情全球肆虐下淪爲孤城。靠750萬人你食我我食你的所謂”內循環”,邊度變得出咁多收入?

香港的繁榮built up globalization。但現在globalize的唔喺人、物、資,而係virus。唔單只賺唔到錢,更係昂貴到難以想象的蝕本貨。唔信你可以計一下:封關、抗疫、治療患者、所有人curtail活動範圍的有形無形成本,肯定係天文數字。我亂up,一日怕要100億。

疫情至今,當局不但派咗幾千億,而且同期內收入大減,很快就撐唔住。

這次國泰摺港龍、大裁員,有說8000人即時失業。這批人屬中上階層,即使能在幾個月內搵到工,怕至少一半人收入會大減,令8,000個家庭要節衣縮食。當局根本冇法幫到呢班人。

想得衰的,繼國泰這個香港Icon之後,其他行業、企業的裁員倒閉將陸續有來。這個聖誕新年甚至過年,很可能是幾十年最慘澹的。

這樣說並非幸災樂禍。我只不過早已過了工作年齡,否則也要提心弔膽。

反過來,專家的抗疫建議,在科學上完全有理。但要自省:你們係大教授/醫生,捧的是公營機構金飯碗,月入20/30萬,準時出糧,從來唔使憂減薪放無薪假裁員倒閉。要憐恤百萬冇咁好彩的大衆。後者尤其是底層的,可能寧可染疫好過讓家人挨餓。

2020年10月19日 星期一

201019一午26°C 63%:Trump會去國?

美國3.25億人還有兩周+就大選。民調多說Trump大幅落後挑戰者Biden,但也有過往貼中冷門的民調說會再見surprise。4年前Trump vs Hillary和3年前英國脫鉤公投的接連2次驚天大冷門說明,用傳統的民調預測網絡時代的民意,或存在盲點。

Trump此前一直拒絕承諾接受敗選,但日前首次說,萬一落選,或會離開美國,因對手Biden貪污,他不恥輸給「史上最差的候選人」。

Trump真的去國,會去哪裡?英語4眼的英、加、澳、紐與他都保持距離,最啱key的應該是巴西的右派總統。但巴西社會慣咗兩極:70/80年代跟芝加哥經濟學派走資;後來可能出現好多後遺症,被勞工奪權,變得好左;如今又反過來;下輪話唔定又左番。對Trump來說,風險太高。

本來,Trump與普京在治國手腕上應該傾得埋。但美、俄在國家利益上有別。中國就更甭談。最近磅既可能係日本。

Trump此前曾想爲美國買下北極圈裏的巨島格陵蘭,作爲經營北極、抗俄的基地,就如當年向沙俄買下阿拉斯加。若成事,倒不失爲去國的選擇。格陵蘭兩個小時就飛到倫敦,嘆完晚飯回來休息都得。

總之,對美國人來說,God bless Ame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