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151009五午:民族as dirty word

   聽說全智賢演打女的《暗殺》講反日且與中國有關,上演時就想看。但懶得依時去戲院,昨晚才看到。
   原來爛透。但明白了韓國自古視中國為大後方,與華是抗日盟友,有助於了解中日韓關係的現實。
   韓國1900-45一如台灣,被日本殖民。日軍侵華期間,韓人在上海設流亡政府,集結反日志士。由此記起,屢與李鴻章交手的日本維新功臣伊藤博文,就是在中國東北被韓國志士刺殺的。怪不得朴槿惠上月訪華要專程去上海遺址憑弔。而在慰安婦等歷史問題上,韓中亦同聲對日施壓。
   「民族」在港是dirty word。兩大報都挺民主,但主持人出於不同的中國經驗,看待民族剛好相反。影響較大的一份是反共義士,一提到民族就視為共黨洗腦,自命世界人。但對手由傳統的大陸才子創辦,反專制但不否定民族的現實。現東主更是東南亞居於大族之下的華人,尤珍惜中華文化。
    一句話,兩大港報是「唾棄民族的民主」vs「不否定民族的民主」兩條路線之爭。
    但所謂「世界人」的虛妄,顯而易見。歐盟十幾二十國人口跨境遷徙不受限,是過去這20年全球化飛躍的明證。但各國盟誓時,哪會想到他日要分擔同伴億計的債務、獲派萬計的外來難民。相對掏腰包,分歧更大的是生活態度:怎樣看待債務國的責任?你愛福利,為什麼我要背書?我在福利上可以向你看齊,由你來包底?
   今後肯定還會有更多做夢也沒想過的義務分擔。這不是鼓吹各國重新閉門排外,但「人生而平等」的理想不等於真理。港人近年反中以至嚮往獨立,即因梁府無節制地引陸入室
   歐洲尤其是法國兩百年前高舉的「自由平等博愛」傳到美國後,由於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與獨立革命的經驗融合,演化成不知節制的極端。
   美國人均資源多歐洲幾倍,東西兩岸又是大洋,戰爭打不到本土,可趁歐洲兩次大戰來出口賺錢,吸收逃離歐洲的才、資、技,相當於大陸動亂,好嘢落晒離香港。只不過美國的人均土地是香港幾百倍。
    一句話,美國是「天賜的國度」,美國人是「上帝的選民」,落實歐洲的理想遠比歐洲成功。再加上稱霸全球50年的傳播力,令全人類都以為美版的歐陸政治理想,適用於全人。
    但美國推廣自由民主人權時不會明言,他們的成就與地理優越性不可分。而我們作為人愛聽好話,不會承認我們的條件差得遠,能落實美國的六成就不錯。
   同樣重要的是,歐美進入近代後的理想,是他們歷史的產物。西方人要民主,因為捱過王權,痛恨太陽王這類驕奢淫逸;要政教分離,因為經歷了中世紀天主教無所不在的控制;視民族主義為邪惡,因為經歷了希特勒屠殺600萬猶太人。
   再說,歐洲人起先左傾嚮往烏托邦,因為工業革命後,痛恨原始資本主義令人淪為機器的奴隸。後來反過來堅決反共,因為看到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迫害人民、清洗種族,反過來視烏托邦為dirty word。我們華人後來步其後塵:起先支持中共抗日建國,後來與「毛王朝」勢不兩立。
   至於歐陸戰後存在主義等虛無思想盛行,因為歷經兩戰,痛恨科技越先進,武器越恐怖,人類越殘酷,令人與文明形成alienation。
   但上述幾種歐洲evil,中國史上唯一更差的是王權。因為整個大陸就是一國,國民無處可逃。歐洲小國林立,本地有難可逃到鄰國。猶太裔德國人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經典是流亡倫敦期間寫成的。
   此外,中國向為世俗政權,神權從未立足。而由蒙元和滿清的例子看,其他民族加起來不及漢族一個零頭,文化又較遜,動輒被漢人的錢權色藝「腐化」。漢人根本無須清洗周邊民族。
   至於工業發達後工人的alienation,中國經濟落後,直到改革開放,才算有這個問題。但實用主義早已融入了國人的基因。只要工資能讓下一代過得比自己好,他們願捱願忍,沒有歐洲人那樣高的生活要求。
   此前看芬蘭電影大師80年代的作品,基層男人打散工,一放工就入酒吧解悶,當天的工資可能花掉一半。中國民工怕反過來求加班,然後自己煮飯,將錢寄回鄉下,博子女讀書出頭。這是兩種不同的人生。我們現在人均GDP四萬美元,會讚芬蘭人,蔑視中國人。但這是富貴後的自大。
   我絕對反對擴張性的民族主義,無論希特勒版還是東條英機版。但因為痛恨洗腦而否認13億人的民族夢主要出於百年屈辱,以為自稱世界人就可拖垮中共的專權,那是冇腦。中國本來就太大,無須擴張,但也不可能人人變成世界公民。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中國本來就太大,無須擴張」齋講邏輯,呢句同「李嘉誠已經好有錢,佢啲公司唔使再擴張」一樣

滾雷 提到...

據歷史記載 ,韓國士兵也曾參與南京近代 第二次大屠殺!

滾雷 提到...

據歷史記載 ,韓國士兵也曾參與南京近代 第二次大屠殺!

Patrickov 提到...

兩句都無錯,李嘉誠而家做嘅嘢,就係有錢賺嘅嘢就做,無嘅就唔做,就係咁簡單

Patrickov 提到...

我們蔑視中國人,不是他們對打拼的態度,而是他們的天朝心理,把自己信奉的意識形態強加於他人之上。即使是在維基百科活躍多年、深受自由民主氣氛薰陶的內地知識份子,也還沒能做到不論對方持相反立場仍能保持公正,何況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