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3日 星期四

141113四陰:風雨前的寧靜?

   佔領運動與官方陷入悶戰還是清場前風雨的寧靜?最近法庭上的反禁制vs禁制是否武鬥的前奏?
   官民打涉及政治的官司,算成本反對者幾乎必勝。官方手執公權力,對民間如泰山壓頂。眼見好青年大衛被惡巨人歌利亞欺壓,社運界、良心律師、國際人權組織義憤填膺。即使輸了官司,也贏得同情和尊敬,令人更討厭官方。這次亦然。
   良治和人權無法不行,但好法不「平」(peng),任何問題一訴諸法律就勞民傷財、曠日持久。即使打他四五年有了裁決,也不等於一勞永逸。為求削弱官權,總有人把類似的情況扭歪些,重新挑戰上次的判決。

   看習近平主持的APEC峰會,第一感覺只有兩個字:排場。而且品味不高。八年過去了,中國每逢大氣,仍擺脫不了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
   我不反對「中國夢」。美國文化就最愛叫人做夢: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 fight the impossible foe。看公司名就DreamWorks即可知,Steve Spielberg所拍電影的根本。
但夢得有點品味。夢見自己富甲天下,權傾一方,酒池肉林,像紂王、Caligula,還是事業有成,與人為善,家庭幸福,受人尊敬?中國的夢夠品味否?

   至於網友說,董建華不為學聯傳話,稱不上好人,我日前說他「好人」,指的是道德。老董在政治上或不是年輕人眼裡的好人。但我相信,他是真心想為香港,鞠躬盡瘁,不為財權名,生活上檢點,在公在私恐怕都沒有你可以抓的把柄。只不過生活圈子局限大,擺脫不了幾十年的人脈和思想框框。這次搞基金會,我即日上博後,翌日MP的社論也有類似的看法,說明不少人有同感。若此,董會這次能走多遠?
   至於他拒絕傳話,正因為通天,深明以學聯的立場,上頭吞唔落,面對面只會越糟。學聯擺明是姿態,傳話亦屬徒然。
   一個人的政治與道德並無必然的正比關係。我看人寧可分開,give it a benefit of doubt。

   我上次下筆時之怒,主要是針對佔領運動的激進、極左或者說鷹派。這些人或只佔社運的10%。但憤怒異乎常理,深明人權下公權的局限,也許加上家庭條件,幾無所懼。他們搞出事,個人代價不大。即使入獄,也只是增加激進運動的本錢。但整個社運被裹挾,幾千名溫和的佔領者被拖下水。但佔領的主流本著公義,難與其劃清界線,形成目前的尷尬。
   這10%的偏激者甚至可能無關乎董派所謂的未能向上流動,而可能是本性憤世嫉俗。任何社會都有這種人,只不過香港近年多了他們成長的土壤。
   當然,光譜的另一端有極右的強硬派。他們或只是個別人,但當權的話,同樣足以搞壞一窩粥。

6 則留言:

George Point 提到...

禁制令的官司是民對民,連催先生亦當是官對民,難怪佔中者當小巴、的士代表都是官方(即敵人),無怪普遍泛民未必佔中,但都支持的羅輯誤差。

ML

Patrickov 提到...

樓上看不出當權者用支持者當人盾、做媒的伎倆嗎?

George Point 提到...

小巴、的士代表系當權者的媒。反過來若說學生等民衆是被鼓動、洗腦而上街的,羅輯是否類似?這樣的爭辯沒有意思!

Patrickov 提到...

我認為政府做這種事的動機和能力都比反對派大,而且反對派的做法曠日持久,很難有人長期養得起這班人

匿名 提到...

何需養一大班人 關鍵帶頭人就夠了
諗番學校或工作 乜關鍵唔係來來去去幾個人咩?

那班最懂帶動氣氛情緒 有型有格的"大佬大家姐", 同到佢地傾掂數 佢身後跟從者何需多理?

匿名 提到...

小巴代表被收買 有何出奇?
反問 沒有一個小巴佬 小商戶受損? 低能 當然有。
革命者的信念係 為了自由 為了大善 為了大家的下一代 你去死吧 革命總要有人犧牲的 不是嗎? 小巴佬需要明白自己的份量 在皇朝和革命者眼中 不值一提

共慘黨既殘忍不需多說。
簡單講句 在這殘酷的沙婆世界 人向來都是自私的 每天玩著大小不同的戰爭遊戲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