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9日 星期六

131109六晴:早為亞視拔喉 何來港視之爭

   回港將近十日。直到立會否決泛民逼宮,都沒有提過一句「港視獨憔悴」的頭號話題。
   並非暗幫建制。上月講過一次後,雖有不少新發展,但量的增添多過質的演進。
   對我來說,單看當局這次「大石砸死蟹」不顧後果,明白中央治港的兩個關鍵就夠了:
   一、廣播事務不屬於特區的「高度自治」。回想當初,先是毓民、鄭大班被商台封咪,接著不讓大班開台就已露端倪。只不過我們太天真,以為西環自把自為。但駐港機構沒有指示怎會想幹就幹?
   二、廣播事務並非《基本法》列明的中央權限。由此看,中央治港,除了《基本法》,還存在著數目不明、範疇不確的潛規則。
   繼續在港視問題上糾纏,還不如及早找出:除了明文規定的國防、外交,中央對港還有哪些伏筆。而中央暗中保留的這些權限,是否有節,還是視乎國情起伏、領導喜好,隨時增添。萬一港人越來越「偏激」,頭上的緊箍咒會否緊到令我們像孫大聖那樣顛地?
   從港人的思維出發,中央保留不成文的權限本身是「違法」的,應全力反對,怎會自己去「發掘」、作繭自縛?
   但世事絕少黑白分明。中共歷來政治掛帥,「法」律只是鎮壓「階級敵人」的工具,《基本法》裡的「法」又怎會例外?700萬市民裡即使絕少階級敵人,但既然年來陸續浮面、來勢洶洶,對港加大震攝力,很符合中共的思維。
   說回港視出局,梁振英為阻立會調查所朗讀的聲明,只是照搬教科書的point form。就如傷殘男博士和性感女學士爭一份工,老闆請了後者,前者高呼歧視。老闆照背「本公司聘請員工一視同仁、取其質優」的官話之餘,抬出HR101列舉的hiring merits:學歷、能力、適應力、合作能力……。但現實中,很少準則能夠量化,俾分多少在乎一心。傷殘博士縱學歷遠勝,但老闆總可以在其他準則上給靚女加分令其勝出。
    這次踢走港視很難相信不是政治取決。但政治就如性,可做不可說,官方當然只提財務和技術原因。
   無人不知,財力和技術對商業可行性份屬至要。但有數據作對比才有意義,否則只是空談。就如被問擇偶準則,答道:內在美和外在美兼顧,說了等於沒說
   再說,中港規模懸殊,財力單看多寡,不排除有人出於非經濟目的,「佔住茅坑不拉屎」。不想「衰仔」獲得電視牌,大可由大型國企出面競投。$鬥$,連這次得標的吳光正、李澤楷都比下去。中標後學亞視,求其塞滿時段,務求非愛國言論見不了光,管他有觀眾否。年蝕幾十億穩定香港,除笨有精。
   你反對電視台「國有化」嗎?那就請港財團出面,再由內地提供其他盈利機會,補回財團接手爛台的虧損。完全「合理合法」!
   至於說技術,不要忘了,港視的王維基二十多年前靠長途電話回撥,打敗獨霸市場逾半世紀、這次得標公司PCCW的前身。如今電視已非尖精技術。王相對中標的now和有線縱無優勢,但也看不出後兩者技術如何領先。
   與開標盡失人心相比,更根本的問題是亞視。真論財力、技術,亞視更不入流。每隔個把月就要由一個並無職銜的商人拿出幾千萬來發薪還款,哪裡符合「持續經營」的準則?
   節目慘不忍睹。廣告靠中資撐場,完全不以受眾為本。亞視和前身由於創辦後幾從未賺錢,過去這四五十年多次轉手,但越變越糟,淪為香港之恥。
   從經濟學著眼,當市場只有兩個經營者,而ATV是廢柴,也就是縱容TVB壟斷。長期沒有競爭,TVB哪來改進,廣告費豈非予取予攜?
   大氣電波與公立醫院病床同屬公共資源。病人若長期陷入半昏迷,專業判斷甦醒無望,就應該考慮拔喉,縮短病人的不幸,騰出醫療資源給生存機會較高的病人。
   為長期徘徊於生死邊緣的電視台作一了斷就更有必要。大氣電波數量固定,無法增添,買少見少,不像醫療資源可以用錢買。
   亞視若騰出「床位」,三個求牌者都皆大歡喜,何來港視風波?

9 則留言:

Patrickov 提到...

當局不可能拔亞視的喉,正如文匯大公多麼爛都不會停刊一樣。

匿名 提到...

港視廣播並無用大氣電波,這次申請不關公共資源再分配

匿名 提到...

就是不明白,王生也是政協,什麼邏輯說中央不想他有牌。請指教。

匿名 提到...

王生神神化化,不太聽話,不易受控...總之有人不放心....

匿名 提到...

亞視佔用大氣電波,是在浪費公共資源....

匿名 提到...

誰能救我?
香港法治已死-我的經歷
重點
1. 廉政公署調查上訴庭法官袁家寧及關淑馨後雖然沒有採取進一步之行動,但她們包庇犯事者(罪犯及涉事之警員)之事實是無從否認的。
2. 本人曾向梁振英特首及全部立法會議員求助但他們如果不是沒有回應便是敷了事。
3. 得到警員及法官們的包庇,不明身份之犯事者明目張膽地不斷入侵我家破壞我的物件及千方百計向我下毒。

事件撮要
1. 2009年3月我的住宅單位當我不在時不斷遭不明人士入侵,信箱遭到破壞,銀行寄給我的信用咭收不到。我向天水圍警署報案(案件編號09018049)但該警署主管韋垣武警司不肯調查。
2. 我向投訴警察科投訴後(CAPO NT RN09001123)韋警司指派馮群明督察調查此事。我家每座大厦皆有閉路電視錄影監察。馮督察在此事中包庇犯事者。他說已看過有關錄影帶但並無發現可疑人士。
3. 警察投訴科對我的投訴全不理會所以我取消我的投訴。
4. 事情並沒有完結。犯事者繼續入侵我家破壞我的物品。大厦地下管理員又常將大門打開令非住客也可自由出入。我向管理處投訴但不受理。
2010年5月16日大約下午7:30 我出門時發覺大門被打開,保安員蒙强坐在椅上而頭則俯伏在保安枱上。我多次要求他將門關上但不獲理會
5. 我向管理處投訴。管理處經理陳志輝先生回信說經過調查後發覺保安員盡忠職守並說出事件的另一板本。我要求陳經理安排我觀看CCTV錄影帶但被拒絕。我向警務署牌照科投訴要求他們對有關保安員採取記律行動。牌照科將調查此事交回天水圍警署。該警署又再指派馮群明督察負責此事。幾經交涉下我終於在2010年6月26日在天水圍警署內觀看該錄影帶,影帶內容和我描述的一模一樣。
6. 馮督察對此事願跟進。我向韋警司及警察投訴科及監警會投訴並無結果。我向行政長官曾蔭權投訴,曾長官敷衍了事。
7. 2011年7月18日我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HCA153/2011) 要求高院頒令警務處長,監警會及行政長官正確地處理我的投訴。高等法院法官鍾安德看過文件後拒絕我的申請。
8. 2011年7月27日我向上訴庭上訴(CACV138/2011)。在我交入法庭的論辯大綱中我從頒發司法覆核命令的條件開始,引用了5條法例及12宗案例說明我此件案件是一件適宜頒發司法覆核的案件。
9. 此案在2011年10月20日開庭,由袁家寧及關淑馨兩位法官主理。關法官在庭上欺壓我及引導我在庭上說她想我說的話。我向總法官張舉能投訴。張法官將我的投訴信交回2名被投訴的法官處理。
10. 收到投訴信後關法官仍不避嫌堅持寫判決書而該判決書將事實嚴重扭曲及全無引用我交入法庭的資料。袁法官同意判決書內容及關法官的做法。明顯地她們是有預謀去否決我的申請。
11. 2011年11月1日我以書面連同有關文件向亷政公署投訴她們(IF/2011/4963)。2012年1月18廉署周先生來電告訴我調查已完畢但他們找不到貪汚的證據。
12. 2012年8月14日我寫信給現任特首梁振英先生要求他嚴肅處理此事。梁特首回信對我的要求敷衍了事。
13. 2013年5月6曰我寫信告知梁特首犯事者向我下毒。特首回信建議我報警。
14. 犯事者不斷千方百計向我下毒,雖然我不相信警方會嚴肅處理,在2013年8月28日我打999電話向警察報案(TSW RN 13027609) 。
15. 此事我曾向全體立法會議員求助。他們如不是不理會就是敷衍了事。最令我失望的是一向標榜正義敢言維護法治的民主黨及公民黨議員對此事噤若寒蟬。
16. 中國領導人時常強調香港要依法施政,特首梁振英常說民生無小事。此事關乎我的性命,請特首梁振英高抬貴手,嚴肅處理此事。
2013年10月14日
梁偉權
此事件之文件可在下列連結觀看(需用openoffice軟件)
https://app.sugarsync.com/iris/wf/D2723445_86586427_93528

匿名 提到...

估唔到崔生個blog變咗投訴信箱!!

匿名 提到...

我又唔明王生點解唔乾脆做收費電視,每戶每年收HKD1.00,用同樣的寬頻廣播方式,根不無須申請免費電視牌照。望高人指點。

Patrickov 提到...

二到七樓都是匿名,晚輩還以為是同一人所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