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7日 星期一

141027一晴:朋友

   昨天終於找到了一個失散多年的友人。網上的profile很像,但距離我最後知道的友人住址很遠,還有待對方確認。
   事發在凌晨。午夜扎醒,隱約記得夢裡手執一本英文作業簿,不知怎麼就覺得是那位友人當年的。縈繞腦際,於是下床上Google。
   這些年多次搜索這位友人,都找不到近似的profile。但這次鬼使神差,同時鍵入友人的另一個名字,發覺電話簿上有近似的。該網站更引導我到一個更專業的網站,narrow down搜索的範圍,最後得出八九不離十的結果。
   週日凌晨的夢迴,又說不定與週五去土瓜灣脫智慧齒有關。步出醫務所後,到附近我中學時代住過幾個月的一條街看看。途中想起,友人也是在附近長大的,更幾乎一直住到離開香港。
   Thank you God. 
   As for my lost friend, no matter where you are, no matter whether we can get reconnected, all the best to you and your family.
   If i don’t find you in this life, hopefully we can meet in another world.

   但幾乎在同一時間,收到兩個同窗的消息。一個年年回港、活躍開朗的同輩,傳來入院待做腦部手術的消息。Wish you luck. I am sure you will be in good hands. I’ll see you soon.
   另一個比較年輕,久未回港,這次回來出席婚禮,順道訪友。
住慣歐美的朋友怕香港夏天濕熱、春天陰濕,每年集中在此時回來。但11月內必定回去,把感恩節和聖誕新年留給家人。已知還有幾位會在近日抵埗,飯局也已約好。
   但再過3-5年,我與友人就會逐漸落入我母親前幾年的境地。當時她每逢見面就complain:雀友逐一老去,行動不便,冇人開枱。但母親的雀友戥腳,只要坐幾十分鐘地鐵巴士,寬裕點可以請外傭陪同坐的士。我的同窗大半在北美,即使在當地見面,動輒要自己開車一小時,更不要說坐十小時的長途機回港。
   等到我們「80後」,見面就會成為奢侈品。今後這5年,相信是the last party we would have。母親近年不再complain,一來同輩的雀友幾乎無存,二來自己也已足不出戶。無人不知,人生由成長到衰老的鐘型循環無法抗拒,但想著仍覺得悲哀。

   佔中今滿30天,社會繼續撕裂,看不到哪日會回頭。但我慶幸至今沒有被Unfriend,當然也沒有Unfriend人,甚至沒有與親友就此有過爭執。生性厭惡鬥嘴,從來不相信越辯越明。我討厭個人主義,不信自由主義,但在思想上fiercely independent.你信什麼,suit yourself.但我信我的。我不會對你傳教,但你也別想輕易說服我,你信的就是「真理」。
   但今天的社會個人中心、自由主義主導,我這種性格和信仰是異數。佔中是大是大非,親友、家人之間為此爭吵甚至分家、分手,無需大驚小怪。陳水扁初選總統時,就令很多台灣人與友人甚至家人如同寇仇。
   人遇到大是大非時,即使起初看法相同,隨著事態的演化,也會因為不同的性格、年齡、教育、職業、地位、信仰、性別......,逐漸有不同的判斷,可能由同道轉為對立。這是社會運動的規律。
   當初學物理的field theory時,導師說,一個system靜止不動時,你看不出它的性質。要kick/probe it,逼system反應,才能從其反應中得知其性質。就如睡著的狗不知道是不是好惹,想知道的話踢它一腳。不過,什麼狗可以踢,事先要有點常識。狼狗、藏獒當然就免了。
   如果你為佔中與人炒大鑊而煩惱,我只能說看開一些。除非是局中人,否則你和對立的親友怎樣看佔中,不足以改變社會的進程。撐還是反,自己憑良心做就是了,不要覺得非說服身邊的人不可。最終的「審判」留待歷史去做吧!

2 則留言:

Kim 提到...

LIKE!

George Point 提到...

寫得好,知天命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