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4日 星期一

220124一陰21°C 81%:兩個最開心的日子

天朦光微雨,戶外晨運泡湯。稍後陽光普照,但不多久又轉陰。

一隻眼視力惡化,不上博次要,連累家人才緊要。希望醫學上有救,求主眷顧。

月來以冬至和昨午最開心,幾個月一次,好中意同弟弟玩。

冬至同佢係客廳玩扭波。見過佢上足球班一人扭幾個既威水片,特登ngar住,唔俾佢過。佢脾氣好好,冇話係都要人俾佢威,仍然玩得好開心。我都好開心,因为冇扑倒。咁既年纪唔係理所当然。

昨午家庭生日P。弟弟難得地小駕光臨,同妹妹示範Rubic’s cube已經由冬至完成1面進展到3面。我特登話仲有3個面播。其實我自己連1面都唔敢挑戰,冇資格話人。但弟弟仍然笑得好開心。希望佢繼續努力,砌嗮6面。

弟弟精靈玩得,但冇ego,脾氣好。誠然,人人都讚自己既子孫。但我希望沒有偏離事實。也希望我可以「睇」到佢小學畢業,到時仍有足夠eye sight。

2022年1月23日 星期日

220123日晚20°C 86%:擺明過 ‘苦‘年

o毒昨借葵涌邨狂飆:本地確125,其中4無厘頭(亦即或有4條隱形傳播鏈),加上初確過百。明本地確接近200都唔奇。

葵涌邨禁足5日的大廈更由1棟增至2棟。03年沙士以來,疫廈只係單棟,居民幾百一千。呢次牽連十棟八棟,每棟2、3千人。單單圍封強檢都有排搞,居間難免有走漏、爭議、complain。一些記者在政治上谷住肚氣,容易做大民怨。

大專家話,初四鬆綁可以死心,呢輪至少要2個月先收皮。咁從好既角度睇,清明拜山或者唔使再限一家4人!

既然打3針都只能防重症、不足以防感染,只能好似大專家話齋:借o毒傳播勁但殺傷弱既勢,等大量人中招,病愈後體內生成抗體。加上打針產生抗體的幾成人,兩類人合計達8-9成,接著個年可望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至於長遠,就好似流感咁,每年打一次針啦!

隨著o瘋傳,抗疫中式零容忍vs西式與毒共存的鬥爭加劇。西方關係人以抗疫過嚴影響經濟、缺外來人才、有損國際化為由,力促縮短由國外回港的21日隔離期,方便他們往來祖家。反之,內地關係人要求抗疫加辣趕上內地,不再延誤對內通關。香港政治上已全然歸屬中央,經濟上也日漸靠內多過靠外,而且可能早就開始在全球招攬內地背景的人才來港代替西方派,唔係咁驚。

現只怕內地派急於與上看齊,做法過火。例如:要上面派人來港支援全民強檢,令人想到分區隔離、軍警佈防。外媒勢必大叫:軍管、一國一制。

西派與內派壁壘分明,加上國際上中西對立,特區限於權限,無法協調。但中方年來強調進一步對外開放,或有辦法對待香港西方派的要求。


2022年1月22日 星期六

220122六晚18°C 85%:港終於虛足破戒

昨本博撞大板:剛說當局唔敢禁足,葵涌邨逸葵樓當晚就創造了歷史:2,700人5日唔出得門口。

居民固然辛苦,政府後勤也要努力,確保大家及時有飯、有藥。講到底,呢2,700人係為全港750萬人捱義氣。我地要鞠躬多謝佢地。

隔離酒店住客A->巴裔女住客B->回家傳俾丈夫C->C去屋邨拾荒傳俾清潔工友D->D係屋邨走動工作傳俾居民n個E..->n個E返工傳俾同事n個F->n個F再傳俾親友….沒完沒了!

真正反映形勢嚴峻的是:今日26宗確診幾乎100%係本地,唔係外人帶入,係關口就截住,而係喺本地,你傳俾我,我傳俾佢,內地所謂“內循環“。而且,其中有3個無厘頭,不排除另有3條隱蔽的傳播鏈。

o既第五波發展至此,感覺上(我冇統計數據)已超越δ既第四波。能唔能夠在10日內煞住升勢,好考驗當局和港人處事既功力。

我講過唔止一次:港人唔擅長危急既動員、應變、壯士斷臂,因為長期無風無浪,也冇軍隊。也唔似日本人,因為慣咗有地震,從幼稚園起就年年演習走地震。港人從小養成台灣所謂的大安主義。而家先至離學,係好辛苦。只能以勤補拙,有錯要包容,彼此諒解。

香港會否因禍得福?見過鬼怕黑,唔想禁足,不如死死氣氣去捱針。You bet.

至於京城,沒有惡化,但也下不來。適逢春運(來往奔波的人過億)+冬奧(幾千名難管的西方人),o毒仍佔上風。逆水行舟,同志們,辛苦了!

2022年1月21日 星期五

220121五晚18°C 83%:京、港看來要低調過年

還有10日就過年,京、港都面對o毒嚴峻的考驗,難望及時壓下疫情。要準備好Zoom拜年+電子紅包/利是。

京畿四周疫情持續,本地更「多點散發」。加上千計的冬奧選手從歐美湧到,其中難免有人不服強力的中式抗疫,觸發類似祖高域vs澳洲的爭議。

港本地確診連升兩日,持續有無厘頭,第五波進入high gear,後市看升。

港過去2年從未禁足。如今有千計居民的公屋勁爆,會否開先河?社會緊張。

但港承襲英式文官管治,凡事要有板有眼,長於日常運作,難以突發動員。加上禁足要徵用大量臨時工,支付公務員級的高薪,更動輒被居民鬧,當局會可免則免。

坦言之,京、港各有難處,虎年開年不利。 

220121五晴 18°C 76%:美國也開始明白自由有局限

展望疫後,美國貿易代表Katherine Tai(戴琪)建議各國修訂目前根據疫前思維制訂的貿易體系,使更具彈性、更可持續、更有利於提高生活水平。具體來說,要加強供應鏈,謀求多樣化。

美國看來開始明白,被全球奉為圭臬的美式樂觀有違現實:目前的國際貿易基於簡單的發展觀:一味前衝,但求多、快,不後顧,無安全閥。不料疫情持續、遍佈全球,逼使各國封關,跨境貿易大減,供應中斷、成本大升,愈靠外貿愈折墮…,這才醒悟:”The world is NOT flat”,甚至人人都要抗疫自保,與身旁的人有所分隔,“NO two men/women are created equal”(有打針與冇打針的家人,社會待遇都不同),單靠人權口號不足以應對現實。

疫情前,中國就開始以“內循環”來反制西方的冷戰,說白了:14億人地大物博、世界工廠,30省市彼此加強貿易往來,不靠美歐幫襯,‘食自己’也能繼續發展。爆疫後,內循環更重要。

香港20年中步入新時代後,也自然要融入國家的內循環,減少百七年來作為”自由港” 對西方的依賴。因此,我們急於與上通關,反之因為歐美與病毒共存,收緊西方人與物的入境限制(北京近日懷疑,來自加拿大的包裹輸入病毒)。在五眼聯盟有居留、留學、親友關係的幾百萬港人傳統上主導社會,但如今外出後回港要隔離21日,被迫對外疏離。反之,大灣區加快發展,香港的重心加快北移,與內地有關連的百萬港人將會成為社會主流。

西方若將供應鏈多樣化,主要將目前對中國的需求分散到其他發展中地區,間接增加對中國的‘圍堵’。 

但疫後,中國是否仍以內循環為主導?

2022年1月20日 星期四

220120四晚18°C 75%:京城要加緊努力

疫情升級後,過去兩日未再惡化。但初確偏高,隱憂仍在。

真正嚴峻的是京城。千計冬奧參賽者入境,但區內疫情持續,連北京都有本地個案,勢要收緊措施,難免與不慣約束的西方運動員有抵觸。加上西方人對中國早有看法,有可能引發祖高域vs澳洲式的矛盾。

歐美的日確繼續以萬為單位,但這個o波或已見頂,後市看好。但並非歐美抗疫有方,而是靠人毒並存的路線:恃著o毒病情輕,讓十萬計的人在短時間內染疫,加上打針的人口,達致群體免疫。

西方的與毒共存路線vs中國的零容忍路線對立。後一路線要求國民有統一的意志、政府有強大的組織、足夠的人力、不太計較行政成本。但這在全世界絕無僅有。

其他國家只能學西方:抗疫half-hearted,緊下鬆下,以免逼到選民改選在野黨,失卻執政權。抗疫成功最終唔係靠自己,而係寄望病毒傳播強但疫情輕,造成大量輕微的感染,令兩三成人病愈後產生抗體,加上打針獲得抗體的五六成人,合計達致群體免疫。如今終於等到傳得勁但殺傷力弱的o,成為西方路線的救星。

中共的思維剛好相反:首先係唯物,堅信地球上以人最大,人必勝毒;加上“漢賊不兩立傳統道德觀,不論病毒有多強,都堅信只要遵從科學加領導正確、全國合力,一定可以滅絕。以中國昔日的革命觀看,“與毒共存”是投降派,羞恥。的確,回顧抗戰,唯漢奸才主張與日寇共存。

因此,隨著香港日漸融入內地,港人要忘記與毒共存,堅決殺光病毒。

但月來新變種o傳播特強、病情輕,有利西方路線,中國顯得曲高活寡。中國最近積極報道西方疫情狀若失控,強調:中國原則上已達成西方所謂的群體免疫,多少可感覺到中國正努力與西方路線較量,爭取世人的認同。 

2022年1月19日 星期三

220119三晚17°C 67%:兩大政治新聞人物

清晨露天伸展。再見久違了的白鸚鵡,聒躁得可愛。附近一對喜鵲循例安靜地自得其樂。

昨陰今晴,趁機外出散步辦事買餸。但年來我買餸唯一學識的性價比最高蘋果Gala冇貨。疫下供應斷鏈,還是說過時?美國蛇果和內地富士果我都唔啱。


正準備上博,又收到一則訃聞。一個我與他先後為同一個出版社工作的同行離去。最初認識這位行家是70年代中期,彼此為一對粉紅色的姐妹刊物當編輯。 

踏入2022,虎年到來之前,接二連三有我這個年紀的人離開,不會是疫情吧?

我是否要做好準備?


同日有2大新聞人物,而且由娛樂、體育換到政治:

1.「光時」口號(還是說「勇武」概念?)之父梁天琦,因為參與16.02.08年初一的旺角騷亂,18年6月被判6年。獄中行為良好,扣減假期後,今凌晨刑滿回家。

2. 藍營網紅冼國林率先宣佈參選特首。當選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參賽,應會鼓勵更多人訓身。

有關1.,時代變得很快,過去的已經過去。主事人今年才30,還宜活在當下,與家人安心過活。

他獲建制報引述的「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雖然當初可能是對fans說的,但其他人,包括藍絲,似乎也適用。

梁是“19”街霸年之前入獄的,當時相信沒有人想到後來會有國安。以此角度看,梁是‘街頭活動’的先行者,思想上與後來的‘黑衣靚’唔同層次。或因此,出獄後講明繼續受監管。

激進的人士受當局‘關注’,即便在西方也不罕見(例如基要派的穆斯林),但通常秘而不宣。香港講到明,唔怕有人告侵犯人權,看來想為類似的案件測試外界的反應。港人可信唔會出聲。西方照例上頭,但兩日咁多啦!近月歐美除咗被疫情拖累,更擔心烏克蘭、立陶宛,加上拜登在國內形勢大壞,在東亞只能集中應付中國,對香港這個城市顧不了那許多。

有關2.,我沒有耐性看serial的資訊,一見視頻、網台就刪,不理紅黑(除非將來有AI軟件將1分鐘的視頻/錄音摘錄成10秒鐘的精華),故此前從未聞冼生大名。今後也懶理其他參選者的影音。到時看開票就是。